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入夜,石闵独自坐在校场边,直愣愣的看着天空发呆。王世成走了过来,说道:“怎么?还没缓过神来?当年你爹知道你娘怀了你的时候,可是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二叔,我这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石闵抬起头,看了一眼王世成。

    “臭小子,这种事要什么心理准备?顺其自然!”王世成拍了拍石闵的肩膀,也坐了下来,问道:“邺城的事情,你怎么看?”

    石闵微微皱眉,说道:“得先派人跟陆安联系上,看看现在的陛下到底是什么状况!”

    王世成叹了口气,对石闵说道:“不瞒你说,我与你二叔有个共同的想法。”

    “什么想法?”

    “当初扶持咱们这位陛下,真是个错误!”王世成说着,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

    “但是除了他,先帝的诸子还有谁能当皇帝?”石闵反问道。

    “原本以为他继位之后,能有所建树,没想到,这么快就自甘堕落!”

    石闵摇摇头,说道:“我认为,陛下本性不坏,只是缺少主见,张豹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一直哄骗陛下,蒙蔽圣上的双眼。罪大恶极的不是陛下,而是张豹。”

    王世成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如今的张豹,已经是只手遮天,想要扳倒他,谈何容易?”

    “二位将军,扳倒这个张豹,难免还有下一个张豹。”一个声音从石闵和王世成身后传了过来。

    二人回头一看,说话的正是秦怀山。

    “见过二位将军。”秦怀山行礼说道。

    “邺城的事情,先生莫非也听说了?”石闵问道。

    秦怀山微微点头,走到二人身边坐了下来,说道:“老朽略有耳闻。”

    “那不知先生有何见解?”

    “见解不敢当。”秦怀山捋了捋胡子,说道:“就如刚刚老朽所言,张豹固然可恨,但是就算扳倒了他,还会有其他的人替代,谁有能保证下一个替代者是位好官?”

    “先生的话似乎是没有说完。”石闵说道。

    “没错!老朽想说的是,问题的根源并非是张豹,而是当今的陛下!”秦怀山镇定的对二人说道:“若咱们这位陛下是秦皇汉武,又岂会任由张豹放肆?张豹现在之所以这么为虎作伥,归根结底,是陛下给了他权利!”

    石闵和王世成沉默不语。

    “哎......”秦怀山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受苦的都是百姓!”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士兵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

    “将军!不好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石闵连忙起身问道。

    “营门口聚集了很多流民,看起来是逃难来的,将军您还是去看看吧!”

    “走!去看看!”石闵对王世成说道。

    石闵等人来到营门口,果然聚集了数千流民,一个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模样。

    “有没有问过他们都是从哪里来的?”石闵问道。

    “问了,说是从内黄一带逃难来的!适逢春汛,内黄水灾泛滥,这些难民都无家可归了。”

    “水灾?难不成黄河又决堤了?”

    “不清楚!只是听难民们这么说。”

    说话间,有人来到营门口,伸手说道:“官爷,给口吃的吧!哪怕一个白面馒头也行......”

    “给点吃的吧官爷......”

    伸手乞食的人越来越多,流民们仿佛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围堵着石闵的大营,不肯离去,此时夜已深了。

    “将军,怎么办?流民越来越多,他们都饿的太久了,这样下去,恐怕会生出事端。属下请求把他们赶走!等天亮了再说!”

    “不行!这个时候赶他们走也没有用!他们是不会走的!”石闵毫不犹豫的说道:“吩咐下去,马上准备吃的!”

    “这么多人,光靠咱们的军粮恐怕不够啊!”

    “管不了那么多!先顶一下再说!”石闵说着,又对王世成吩咐道:“二叔,派人把守好营地,免得出什么乱子!”

    “好!”王世成点头应道。

    难民们堵在石闵的营地旁,人越来越多,饥饿迫使他们不顾石闵手下的刀剑,将手伸进了栅栏乞食。

    石闵担心会出事,便对手下们大声喊道:“全体将士听令!不得伤人!”

    “是!将军!”众将士齐声回道。

    “诸位!我已命人为大伙儿准备吃食!请诸位稍安勿躁,往后退二十步!耐心等候片刻!”石闵又对营外的流民们喊道。

    站在前面的人一听有吃的,立马来劲了,冲身后喊道:“都要往后退点!往后退!一会儿就有吃的了!”

    “往后退!快点啊!”人群开始往后移动。

    “来人!”

    “末将在!”

    “带人去外面看看情况!将难民们维持好秩序,这黑灯瞎火的,一会儿领吃的要是乱起来就不好了!”石闵吩咐道。

    “末将领命!”

    由于天黑,根本不知道外面到底聚集了多少难民,石闵只能派出一队人马,将这群难民围了起来。难民们像羊群一样,一个挨着一个的坐着,不敢乱动,也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他们的愿望非常简单,给点吃的就行。

    “报!”一个人徒步跑了过来。

    “情况如何?难民们大概有多少人?”石闵问道。

    “回禀将军,就就目前看,末将猜测至少有七八千人!”

    “这么多?”石闵有些吃惊。

    “末将带来一个人,将军或许可以问问他!”

    话音刚落,一个身材中等的汉子跟着两个石闵的手下走了过来。

    那人光着脚,一见石闵便跪地磕头喊道:“贱民见过将军!”

    “起来说话!”石闵微微抬头吩咐道。

    “谢将军!”那汉子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不敢抬头看石闵,显得很是拘束。

    “这位大哥,敢问内黄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突然来了这么多人逃难?”

    “前些日子,那大河又决堤了!淹死好多人!村子和刚种的庄稼都没了!我们一路往北走,已经走了好多天了,好不容易才看到将军的营地!”

    “从内黄到邯郸没多少路,为何黄河决堤,我们都不知道?”石闵有些纳闷,看了看身边的几个人。

    众人也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张沐风说道:“照理说,这么大的事情,朝廷都已经知道了,我们也早就该收到消息了,却为何到现在才知道?”

    “大哥,这次水灾情况严不严重?现在情况如何?”

    那汉子揉了揉眼睛,说道:“这次水特别大!我们算是逃的比较早的!小人估计,明天开始,还会有不少百姓逃难至此!”

    石闵默默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大哥,请先到边上休息会儿,我们将军已经为大伙儿准备了吃的!一会儿就好!”朱松对那汉子说道。

    “谢谢诸位将军!谢谢诸位大爷!”那汉子激动的再次给石闵等人跪了下来。

    “将军,这件事有点奇怪啊!”张沐风在一旁说道。

    石闵的脸色很是难看,说道:“我就不信,这么多天,朝廷会没有收到水灾的消息!”

    “难不成又被张豹扣下了?”

    石闵咬牙切齿,握紧了拳头,冷静的说道:“先派人去一趟内黄,看看水灾情况如何!”

    “好!”张沐风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