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石闵一夜未眠,一直到天亮,才勉强把所有的难民安顿好,看着眼前很七竖八蜷缩在一起的难民,石闵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忽然,张沐风看着远处,对石闵说道:“将军,果然被昨天那人说中了,这逃难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了!您看!”

    顺着张沐风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还能看到有难民陆续往邯郸城附近过来。

    “将军,怎么办?咱们的这些粮草,可不能全用了救济灾民的!春耕刚刚开始,有些种子还没下地呢!”

    “派去内黄的人回来了没有?”石闵神色严峻的问道。

    张沐风摇摇头:“还没有!最快估计也要今天天黑左右回来。”

    “让秦先生看看,咱们的军营里还有多少可以调配的粮食!对了,常用的药材也看看,我估计这难民中的老弱妇孺,难免会生病!”

    “秦先生昨夜就已经去忙活这些事了!将军请放心!”

    “看这个情形,恐怕这次水灾的情况很糟糕!光靠咱们这点军粮,恐怕解决不了问题,得想其他办法!”石闵自言自语的说道。

    “也不知道朝廷现在知不知道这件事,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

    “等派去内黄的人回来,以我名义给陛下写一封奏疏,说明这次水灾的情况!然后交给徐三叔,让他直接转交给张豹,看看他作何反应!”

    “是!”

    ......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邯郸附近聚集的难民越来越多,已经超过了十万人,这远远超出了石闵的想象。即便如此,邺城方面却迟迟没有任何消息。

    张豹坐在公文堆积如山的桌案前,眼睛都花了,一旁的吴亮说道:“大人,这几日水灾的奏疏一封接着一封,到处都是难民啊......”

    吴亮说着,将一封信递给了张豹,说道:“这是刚刚西华侯府的管家送来的石闵的信!大人您过目。”

    张豹接过那封信,缓缓拆开,大致看了一下,便将那封信揉成一团扔在地上,说道:“石闵也来凑热闹!”

    “他也是问大人水灾的事情?”

    “这帮人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是天灾,怎么可能举手投足之间就把事情给解决了!”

    “微臣查了去年户部的账目,原本还有存粮,但是打鲜卑人的时候,基本被调去了辽东,消耗的差不多了!现在的府库里,根本拿不出多少粮食来救济灾民!”

    “真是雪上加霜!”张豹咬牙切齿的说道。

    “大人,下官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说!”张豹瞥了一眼吴亮。

    “内黄水灾的事情,陛下是否已经知道?”

    “陛下当然知道!但是陛下如今撒手不管任何事情,让本官应对!有道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几十万人的口粮,让本官从哪给变出来!”

    “大人说的是,眼看着春耕就要开始,如今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赵国先前的底子又太薄,实在是没有办法!”

    “这件事一定要想个办法!否则本官便成了天下的罪人,不知道还以为是本官不顾那些难民的死活!”

    “下官以为,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粮食是拿不出来了!可是咱们没有,南边的晋国有啊!花钱从他们手里买不就行了!”

    张豹一听,倒也觉得有道理,微微皱眉道:“但是等从晋国调来粮食,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各州县的粮仓应该有存粮,先应付一下吧!下官把府库仅有的粮草,也拿出一部分,先应应急!”

    “这件事,你抓紧时间去办!拖的时间长了,难免会出什么乱子!”

    “下官明白......”

    “至于石闵那里,本官恐怕要亲自给他回个信!”

    “大人何须这么给他面子?”

    “他这封信是给本官的,不是给陛下的,这说明了什么?”张豹问道。

    “石闵或许明白了,现在的陛下不管事,赵国是您说了算!所以他才直接给您写信。”

    张豹摆摆手,说道:“不!他这是在提醒本官!不要做僭越之事。”

    “这......”

    “行了,这件事无需你操心,去做你该做的事情便是!”张豹摆摆手。

    “是......”

    ......

    天下起了雨,石鉴站在屋檐下,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滴,脸色有些不好。

    “殿下,内黄的水灾,已经有好多天了,上面却迟迟没有动静。”高尚之拄着拐杖说道。

    “附近几个州县都受到了水灾的影响,听说当地的官员已经在带人抢修河堤,但是目前最重要不光是河堤的问题,几十万人无家可归,食不果腹!这才是最要紧的!”

    “张豹迟迟不拨粮不拨饷,想来也并非完全是他的意愿。”

    “此话怎讲?”

    “殿下有所不知,去年老臣曾经执掌过户部一段时间,对于赵国的粮食储备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现在的府库里,根本拿不出多少粮食来赈济灾民!”

    “老东西一辈子穷奢极欲,挥金如土,把赵国的底子给败光了!如今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给了那个怂包软蛋的石世!”石鉴恨的咬牙切齿,说道:“偏偏现在还有张豹这等佞臣!”

    “短短数月,张豹已经完全把持住了朝政,现在所有的奏疏,全部都经张豹的手,他愿意把哪些事情告诉陛下完全随他的心意!”

    “不过这倒也是正如当初咱们预料的那样!这个张豹扶持老二,就是为了把他当成一个傀儡。”石鉴转过身,对高尚之说道:“大人,这次水灾,或许是我们开始计划的一个契机!”

    高尚之想了想,问道:“殿下有何计划?”

    “这次的水灾不是小事,弄不好是要出乱子的!百姓可不知道府库之内有没有粮食,但是张豹迟迟不给,那他得罪的便是天下人!本王要让张豹做这个冤大头,让他坐实这个误国误民之奸佞的罪状!以清君侧为名,实施我们的计划!”

    “这倒不失为一个办法!”高尚之默默的点了点头,又说道:“但是宁王府势单力薄,根本不能撼动张豹。”

    “所以才需要石闵!”石鉴走进屋子,缓缓说道:“是时候让杀手锏出点力了!他在石闵身边待了那么久,发挥的作用实在是太小了!”

    “殿下是打算挑起他们二人的矛盾吗?”

    “他们之间的矛盾已经存在,本王只需要把这把火再烧的旺一点便是!”石鉴笑了笑,说道:“而且,这也是本王拉拢石闵的好机会!本王要让他看到,在赵国,还有一个脑子清醒的亲王!本王才是皇位的最佳人选!”

    “殿下打算作何部署?”高尚之问道。

    石鉴笑了笑,说道:“首先这第一步,要把话放出去,本王要张豹变成千夫所指的权奸!”

    “老臣明白了!这事儿不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