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着石闵离去的背影,林炎得意的笑了笑,一旁的手下伸出了大拇指,夸赞道:“郡守大人厉害!石闵来了,一样灰溜溜的被您打发走了!”

    “是陛下的女婿又如何?在本官眼里,他与城外那些等死的汉人没什么区别!”林炎不屑的掸了掸衣袖,对其他人说道:“本官给他面子,叫他一声侯爷,本官不给他面子,他能把本官怎么样?”

    “就是!”身边的人纷纷附和道。

    林炎回到位子上,重新拿起酒杯,对众人说道:“来吧!诸位大人!咱们继续!不能被石闵扰了我们的雅兴!”

    “歌舞继续!继续!”

    “来来来!大伙儿一起敬大人一杯!”

    ......

    石闵气冲冲的出了郡守府,张沐风也心有不甘的说道:“将军,刚刚为什么对那姓林的这么客气!让末将教训他一顿多好!这老小子实在是太嚣张了!”

    “我恨不得痛打他一百军杖!”石闵转过脸对张沐风说道:“你以为我不想?但是邯郸毕竟是我们的驻地,我们和林炎以后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还没到撕破脸的地步。”

    石闵说完,便跨上了马背,张沐风也连忙上了马,又问道:“可是您刚刚让他去发动乡绅们捐粮,他会听吗?”

    石闵抓着马缰绳,缓缓说道:“我也不确定这老小子会不会去办这件事,但是等到咱们的粮草也用完了,城外百姓没的吃的时候,他就知道事情比他想象的更复杂!”

    说完,石闵又对张沐风吩咐道:“我们走!”

    “去哪?”张沐风追上去问道。

    “去城外看看灾民们道情况!”石闵说道。

    石闵带着一队人飞奔出了城,没有回营地,而是去了城外难民们聚集的地方,前去查看情况。

    “传令下去,全体下马!这里人多,不得纵马飞奔!”石闵对张沐风吩咐道。

    张沐风点点头,应道:“是!”

    石闵和张沐风等人把马匹交给了随从,他们则徒步走进了人群。此时这个难民们临时聚集躲灾的地方,已经是一片狼籍,又脏又乱。

    放眼望去,几乎所有的人都是蓬头垢面,面黄肌瘦,有的孩子饿的皮包骨头,一双大眼睛毫无生气的看着石闵,眼里充满了渴求。

    “再过十多天,要是上面不拨粮下来,咱们几万个弟兄也得饿死!”张沐风看着眼前的场景对石闵说道。

    石闵握紧了拳头,又对张沐风说道:“再给张豹去封信,问他什么时候能有粮食过来!”

    “末将明白!”

    石闵转过身,正想跟张沐风说句话,却不慎将一个人撞倒在地。

    “哎哟......”一个老人沙哑的喊了一声。

    石闵被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搀扶,问道:“老伯,你没事吧!实在......”

    石闵话还没说完,那老伯一眼看到石闵,眼睛便直勾勾的盯着他,嘴唇嗫嚅着,眼神里说惊讶和激动,他这副模样,让石闵和张沐风等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老伯,没事吧?”石闵又问了一句。

    话刚刚说完,那老伯不知何故,突然挣扎着起身,往后退了几步,直接跪在了石闵面前,痛哭流涕的说道:“冉将军!您终于回来了!小人等了您几十年了!”

    石闵和张沐风被这位老伯的举动完全惊呆了,他们不知道这个老伯突然这样说什么情况。

    那老伯对着石闵磕了一个头,又说道:“将军,当年您让小人照顾好夫人,结果没等到您回来,夫人便染病而亡,小人便去找您,却只得到了您战死的消息,这么多年来!小人也未曾找到小公子的下落,实在是愧对您啊!”

    “将军,这位老伯是不是认错人了......”张沐风有些尴尬的对石闵说道。

    看着那老伯伤心难过的模样,石闵有些动容,他看了一眼张沐风,说道:“我感觉着这老伯肯定认错人了!先扶他起来!”

    “诶!好!”

    张沐风和和石闵正要上前将那老伯扶起来,一个中年汉子跑了过来,喊道:“爹!”

    石闵和张沐风站住脚步,看着那汉子跑到老伯面前,将他要从地上扶起来。

    “爹,您这是干什么?快起来!”那汉子对老伯说道。

    “快!快给冉将军跪下!”老伯对那汉子说道。

    “大叔,这位老伯是您的父亲?”石闵有些尴尬的问那汉子。

    那汉子看着石闵,说道:“没错!”

    “老伯似乎是认错人了,我姓石,不姓冉,您别误会!”石闵解释道。

    “将军放心,小人知道是什么情况!”

    “跪下!你个逆子!”老伯情绪越来越激动,拉扯着汉子也要他跪下,但是话还没说完,便一下子晕了过去。

    “爹!”汉子一看自己父亲晕倒,立马跪下来喊道。

    石闵一看这个情况,觉得这事情也有些蹊跷,便说道:“大叔,随我回营地,我让我营中的大夫给老伯诊治一下!”

    那汉子抬起头,一脸感动的说道:“多谢将军!多谢将军!”

    石闵命人将那老伯抬回了军营,叫来了营中的大夫替他看病,那汉子则焦急的在一旁等候大夫的诊治结果。

    “老李,怎么样?这老伯要不要紧?”

    “回将军的话,这老先生脉象上没什么大问题,倒是有点像急火攻心,情绪太激动而晕厥过去。”

    “那就好!”石闵总算松了口气。

    “大夫,我爹什么时候能醒?”那汉子问道。

    “睡一觉就好了!放心吧!”老李站起身说道。

    “行了老李,你去忙吧!有劳了!”

    “将军客气了,小人告退!”老李行礼说道。

    石闵看着那汉子,问道:“大叔,怎么称呼?”

    “小人名叫李大魁。”

    “李大叔,刚刚令尊为何将我认作他人?他口中的冉将军又是谁?”

    “不瞒将军,家父以前是乞活军首领冉隆的随从,至于家父为何会将小将军您认作冉将军,小人也不清楚......”

    “乞活军?”石闵的脑海里瞬间联想到秦怀山以及郑妃都跟他说到过乞活军。

    “没错,就说乞活军!只可惜,乞活军最后败了!”李大魁有些遗憾的说道。

    石闵有些好奇,便问道:“大叔,可否说一说令尊和那位冉将军的故事?”

    李大魁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当年冉将军出征前,家父受将军之托照顾冉夫人和小公子,结果夫人没等到将军回来,便染病而亡。胡人不知从哪里得知了冉将军家眷的藏身之处,竟然派了大队人马前来围剿,为了保住冉家的血脉,家父派人暗中带着将军的独子去投奔将军,自己则带人吸负责吸引胡人的注意力,为小公子争取活命的机会。没想道后来将军战死,公子也没了消息,冉家上下几十口人,全部被胡人屠杀殆尽!”

    李大魁说着,眼睛有些湿润,他抹了抹眼睛,又说道:“家父侥幸苟活了下来,只是这么多年来,家父一直觉得自己愧对冉将军临行前的托付,最近两年,时不时的脑子会有些糊涂,可能刚刚说突然发病了,错认将军位冉将军了。”

    “原来还有这样的故事!”石闵听着,心情有些沉重。

    “冉将军和家父都是内黄人,家父从小跟找冉将军身后,二人情谊非同一般。冉家世代为牙门将,当年胡**害中原百姓,冉家便高举义旗,反抗胡人,为的就是保住中原汉人,保住祖宗之地不落入胡人之手,没想到最后搭进了全家的性命,还是功败垂成了!”

    “听大叔这么说,这位冉将军才是一个惊天动地的真英雄!”石闵说道。

    李大魁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小人虽然没有见过冉将军,但是听父亲说了这几十年的故事,小人恨不能早生二十年,追随冉将军左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