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四章
    陆安被安置在了石闵的营中,也就过了不到两个时辰,徐三派来送信的人,也到了,带来了和陆安一样的消息,这样一来,石闵已经完全确认了石世已经对他起了杀心。

    如今,石闵最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西华侯府上下三十多口人。一旦张豹要动手,西华侯府的人该怎么办?难不成真要他带着几万人杀回去吗?不,他并没有这样的打算,一旦开战,不但自己要背上谋逆欺君的骂名,赵国也会因此而陷入内乱,遭殃只会是数以万计的百姓。

    “若是父亲在,他会怎么办?”石闵自言自语道。

    “大哥若是在,恐怕也不会造反!他的脾气我知道,在他看来,名节比什么都重要。”王世成在一旁说道。

    “老子早就不想给这帮胡人孙子卖命了!弟兄南征北战几十年,建了多少功劳?如今把这样的屎盆子扣在我们头上,叫老子如何咽的下这口气!”李昌骂道。

    “若是造反,天下人会怎么看我们?西华侯府的人又怎么办?朝廷难道会放过他们吗?”王世成说道。

    “难不成坐以待毙?这样朝廷就会放过他们,放过我们这几万弟兄了吗?命重要还是面子重要?这天下本来就不是胡人的!他们祸害了我们几十年,百姓们受的苦还不够多?”李昌反问道。

    石闵一言不发,他从桌案底下,拿出了一个盒子,小心翼翼的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一块早已泛黄的布。

    “这不是大哥以前东西吗?”王世成一眼就认了出来。

    石闵点了点头,说道:“当年先帝将父亲捡回来的时候,就是用这块布裹着的,父亲因为这一点,为赵国卖命几十年,出生入死,西华侯府也从未有过反意!”

    “就算我们不造反,军中粮草也不剩多少,我们马上就得饿死了!都不用石世那小子动手!”李昌说道。

    忽然,张沐风在帐外说道:“启禀将军,宫里来人了!”

    众人一听,果真如陆安所说。

    “来的这么快!”王世成不由得惊叹道。

    “不接!直接将宣旨的人杀了!反了他娘的!”李昌说道。

    “不!这圣旨还得接!”王世成对石闵说道:“但是接旨归接旨,你不必立马就回邺城,就说忽然得了恶疾,不能奔波,要休养几天才能回!”

    “多耗个几天,有什么意义?”李昌问道。

    王世成摆摆手,又说道:“事情或许还有转机!你急什么?小闵只要不回邺城,他们是断然不敢乱来的!毕竟我们手里的六万兵马,是赵国最精锐的!石世不敢来硬的!”

    石闵想了想,说道:“先按三叔说的办!静观其变!”

    “好!”王世成站起身,对石闵说道:“你就不必出去了!我代你去接旨!”

    “有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劳三叔!”

    王世成点了点头,走了出去。跟随张沐风来到辕门,宣旨的人已经等候多时,来人正是张豹的心腹,王世成一眼便认了出来。

    见王世成走了过来,那人问道:“侯爷呢?怎么不来接旨?”

    “我家将军身染恶疾,如今正卧病在床,无法接旨,只能由王某代接!”王世成说道。

    “王将军,这恐怕不合规矩吧?陛下的这道圣旨,是下给侯爷的,不是给您的!”那人笑了笑,说道:“不如劳烦将军带路,小人去侯爷的床榻边宣旨比较妥当。”

    “也行!”王世成镇定的应道:“不过我得提醒大人一句,将军感染的是恶疾,会传染,你可得当心点,不要自己也感染了,回去传染给其他人!”

    那人一愣,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那便还是将军您来接旨吧!”

    “大人刚刚不是说这不合规矩吗?”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那人看到王世成以及自己旁边的人,个个都面无表情,杀意逼人,自然不敢多说什么。

    王世成下跪听旨,圣旨上所说的,也与陆安带来的消息分毫不差,王世成越听脸色越凝重。

    “将军,不知侯爷是否方便现在就启程随小人回邺城?陛下可等着侯爷呢!”那人说道。

    王世成笑了笑,将圣旨交给手下,背着手对那人说道:“不急!将军今天是走不了了!大夫说最近几天一定要卧床静养,不可奔波,否则会有性命之忧!”

    “这”那人略显尴尬,说道:“但是陛下吩咐,要侯爷接到圣旨后,即刻启程,不得耽误,小人”

    “你刚刚都说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陛下是诏我家将军回邺城议事,不是叫他去送命!万一路上颠簸,将军有个三长两短,谁负责?公主的肚子里,可还怀着将军的孩子呢!你想冒这样的风险吗?”

    听到王世成这样说,那人有些迟疑了,问道:“那侯爷何时可以出发?”

    王世成撇了撇嘴,说道:“不确定,大夫说快则两三天,慢则十天半个月才能下床!你等着吧!”

    说完,王世成对手下吩咐道:“带他们下去休息,好生招待。”

    “是!”

    王世成特地将“好生招待”四个字说的语气稍重,手下心领意会。

    那些人无奈的被带到了一个营帐内,四周都是王世成的部下围着,他们那里也去不了。

    “大人,怎么办?”一个随从问道。

    “你问我,我哪知道?”

    “看样子,这西华侯好像真的要造反啊!”

    那个随从话刚刚说完,便是“啪”的一声,一个耳光招呼到他脸上,骂道:“管住你的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嘴!再多言,老子要你的命!”

    “是是是”随从被打的七荤八素,连连点头。

    王世成带着圣旨回到石闵的军帐,一进去,石闵便起身问道:“三叔,怎么说?”

    王世成将圣旨丢在地上,说道:“还能怎么说!果然是要你回邺城,跟陆安带来的消息一字不差!”

    “哼!老子就说,这帮胡人如今是想卸磨杀驴了!”李昌愤愤不平的骂道。

    就在这个时候,陆安又来了。

    “公子,小人听说张豹派来宣旨的人到了?”陆安问道。

    石闵点了点头,指着地上的圣旨说道:“没错,圣旨就在这里!”

    陆安看了一眼,一脸忧愁的说道:“陛下现在可能已经发现我不在宫里了,张豹一定会猜到我前来投奔您!陛下也会想到,先帝的死因,一定和我有关”

    “你放心,西华侯府绝对不会抛弃同伴!”石闵宽慰道。

    听到石闵这句话,陆安激动的连连点头,抹了抹眼泪,因为事到如今,他只能依靠石闵了。

    忽然,陆安的目光停留在石闵的桌案上,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桌案上的那块泛黄的布。

    “怎么了?”石闵发现了陆安的异常。

    “公子,您桌案上的这块布,是哪来的?”陆安连忙问道。

    “这是先父的遗物!当年先帝把先父捡回来,就是用这块布包着的!”石闵有些疑惑的看着陆安,又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我好像在哪里见过”陆安认真的说道,他脑子里飞快回想,这似曾相识之物,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你见过?”石闵摇摇头,说道:“不可能,父亲去世后,我才见过这个,你又怎么可能会见过?”

    “公子稍候!我去去就来!”陆安似乎想到了什么,对石闵说了一句,转身便匆匆忙忙的出去了。

    众人被陆安的表现弄的莫名其妙,李昌王世成:“这小子搞什么名堂?”

    王世成摇摇头,说道:“不清楚,但是看他的样子,好像是有什么事情,等等看!”

    没过多久,陆安便拿着一个包袱跑了过来,石闵问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陆安喘着粗气,应道:“我也不清楚,您看看再说!”

    陆安说着,将包袱解开,众人一看,也是一块看起来有些破旧的布。陆安将石闵桌案上的那块布拿起来,说道:“公子稍候,得罪了!”

    说完,陆安将那块布摊在地上,平铺放好,又把自己手里的不摊开,比划了一下,然后放在地上铺平,众人这才惊奇的发现,这两块布居然完全吻合,可以连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