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五章
    “冉?”石闵一眼便认出了陆安带来的那块布上的字。

    “对!是冉字!”陆安点点头。

    “你这东西是哪来的?”石闵连忙问道。

    陆安说道:“这是先帝一直收在一个柜子里的,没有人知道,先帝驾崩后,我偶然间在柜子里发现了这个东西,一直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先帝藏了那么久,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所以这次从宫里逃出来,我便把这个也带上了!没想到还有一半在您这里!”

    听到这个消息,石闵的脸色有些变化,他问陆安:“你可知这是什么东西?”

    陆安摇摇头,说道:“不清楚......”

    石闵脸色有些难看,说道:“这是先父被先帝捡回来之时的包身之物!”

    “啊?”陆安大吃一惊,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这看起来像是一面旗帜!”一旁的王世成说道。

    “对!是有点像!”李昌也附和。

    “冉字旗?什么意思?”王世成看了看李昌问道。

    李昌也摇摇头,说道:“没见过这个旗号!小闵,你知不知道。”

    “不确定......”石闵神色严峻。

    “对了!还有这个!公子您看看!”陆安说着,将自己带来的那半块布拿了起来,翻腾了一下,递到石闵面前,说道:“公子您看,这里还有几句话!”

    石闵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河内大战,历时数十天,斩胡人数万,然今已兵尽粮绝,诸胡如虎狼将我等围困,悲哉!天亡炎黄,灭我乞活!冉某誓不投降,必血战到底,唯留一独子良,难以割舍,以此将旗作其襁褓,生死由命!若得活,望其不负乃父之志,驱逐诸胡,复我汉室。

    看到这里,石闵的心中已经大约猜到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不敢相信,也不敢确认,王世成等人并不知道这些是什么意思。

    “张沐风!”石闵喊道。

    帐外的张沐风立马应道:“末将在!”

    “去把李大魁父子俩请来!”石闵吩咐道。

    “是!”

    石闵紧紧握住了陆安带来的那块布,回想到以前听说的种种故事,心中的谜团似乎就要被解开了。

    “怎么回事?”李昌低声问王世成。

    王世成摇摇头,看到石闵脸色严肃,低声回答:“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猜,或许和大哥的生世有关!”

    “大哥的生世?”李昌一脸迷茫,问道:“大哥不是被捡回来的吗?”

    “等下你就知道了!我也不确定!”王世成没有耐心的说道。

    李昌看了他一眼,又看看石闵,只觉得一头雾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过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李大魁父子二人终于到了石闵的帐外。

    “将军!他们到了!”张沐风说道。

    石闵连忙转过身吩咐道:“带他们进来!”

    “二位请!”张沐风伸手引路。

    李大魁和李老汉并不知石闵叫他们来所为何事,父子二人有些惶恐,一进大帐,便跪地行礼:“见过将军!”

    “二位请起!”石闵上前将二人扶了起来。

    “将军唤老汉父子二人来,不知是有何吩咐?”李老汉问道。

    “老伯,您来看看,是否识得此物?”石闵说着,将手里的布摊在地上,完整的拼接起来给李老汉看。

    李老汉一看,眼泪立马就出来了,只见他双膝跪地,几乎是爬到了那两块破布旁边,双手紧紧的抓着那两块布,老泪纵横,哽咽着说道:“这是将军的帅旗!这是冉将军的帅旗!四十多年了!没想到还能再见到!”

    石闵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问道:“您说,这是冉将军的帅旗?”

    李老汉抬起头,抹着眼泪说道:“没错!我认得!这面旗,是夫人亲手绣的!一定没错!”

    听到这里,石闵顿觉脑袋一晕,两腿有些发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小闵!”王世成第一个跑了上去,扶着他。

    “小闵,你怎么了!”李昌关切的问道。

    石闵的这个反应,也着实把李老汉父子吓了一跳。石闵摆摆手,说道:“我没事!”

    石闵重新站了起来,对李老汉说道:“老伯,那您看看,这上面的字迹,可是您口中的冉将军的?”

    “字?”李老汉有些疑惑,连忙翻看两块布,终于找到了留在帅旗上的那几句话。

    李老汉由于上了年纪,眼神不是太好,他揉了揉眼睛,仔仔细细的看了许久,终于抬头看着石闵,坚定的说道:“我确定,这是冉将军的手迹!”

    听到这里,石闵的手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这时候,李老汉问道:“将军,这个物件,您是哪里弄来的?”

    石闵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他说道:“这是先父当年被先帝捡回来之时的包身之物。”

    “什么?”李老汉一愣,问道:“这是你父亲的东西?”

    石闵含着眼泪点了点头。

    听到这个消息,李老汉又惊又喜,却也不敢相信,于是又问道:“恕老汉冒昧,你父亲身上,可有什么胎记?”

    “有!”一旁的王世成一脸严肃的说道。

    李老汉回过头,又问道:“可是在左肩?”

    “一块朱砂印一般的红色印记!”王世成又说道。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没错!没错!就是在左肩上的一块红色印记!”李老汉激动的泪流满面,说道:“那就是冉将军的独子!是小公子!”

    听到这里,石闵已经泣不成声,而王世成和李昌等人,也终于明白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将军,您说这是您父亲的东西?那您的父亲在哪里?我要见见他!”李老汉说道。

    这时候,一旁的李大魁忍不住说道:“爹,刚刚将军已经说了,那他先父的东西......小将军的父亲已经没了......”

    “什么......”李老汉一愣。

    “您的意思是......家父的生父,是您口中的冉将军,对吗?”石闵擦了擦眼泪问道。

    “对!”李老汉点点头,指着王世成说道:“如果这位将军没有说谎,那您的父亲就一定是冉将军的儿子!您便是冉将军的孙子!这一定错不了!否则老汉不会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把您认错为冉将军!您和冉将军长的太像了!”

    “小闵和大哥长的也有几分相像!”王世成又说道。

    “小公子!”

    李老汉喊了一声,再次跪在了石闵的跟前,哭着说道:“没想到,老汉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将军的后人!”

    说完,李老汉对着那面帅旗重重的磕了一个头,说道:“将军!您在天有灵,冉家没有绝后!您后继有人了!李顺可以死而无憾了!”

    “爹......”

    “跪下!拜见小主人!”李老汉对自己的儿子喊道。

    李大魁顺从的跪在石闵面前,磕头说道:“李大魁拜见小主人!”

    “二位快起来!”石闵两眼通红的将父子二人从地上拉了起,哽咽着说道:“没想到,先父是便是冉将军的后人!”

    “老汉一直以为,公子当年早已死在乱军之中,没想到,名震中原的西华侯,便是公子!”李老汉也擦了擦眼泪,说道:“但是老汉不明白的是,石虎为何会留下公子!他当年杀了冉将军,为何单单让公子活了下来!难道看着公子认贼作父,他心里才舒坦吗?”

    “哼!我看那个老混蛋就是这个意思!”李昌愤恨的说道。

    “先帝......”

    “小主人!那是您的仇人!您怎么还称呼他为先帝!”李老汉打断了石闵的话。

    “爹!您少说两句!”李大魁劝道。

    “滚一边去!石虎现在若是在我面前!老子就是粉身碎骨,也要和他拼命!若非他当年率军和匈奴人还有羌族人氐族人围攻冉将军,乞活军怎会兵败?冉将军又怎会被杀?归根结底,石虎是冉家的仇人!他们石家更是冉家的仇人!”李老汉对李大魁吼道。

    李大魁悻悻的退到一边,他了解自己父亲的脾气,不敢再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