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六章
    “那还犹豫什么?小闵,直接反了他娘的!”李昌章一旁怂恿道。

    “大哥为朝廷卖命一辈子,没想到确是在替仇人出生入死!”王世成此时也是恨的咬牙切齿,他郑重的对石闵说道:“既然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弄明白了,事到如今,我也赞成你二叔的想法,直接起兵吧!”

    石闵沉默了许久,李昌章一旁催促道:“你倒是说句话啊!还犹豫什么?咱们现在兵强马壮,拿下邺城不过是朝夕之间的事情!”

    “拿下邺城之后呢?”石闵抬头问道。

    “当然是我们拥护你做皇帝!”李昌毫不犹豫的说道。

    “二叔觉得,那皇位我坐的了吗?”石闵一脸镇定,缓缓说道:“我现在起兵,确实能拿下邺城,而且不虚花费太多的力气,可是占领邺城之后,又能怎么样?羯族人会善罢甘休吗?邺城现在没有什么粮草,一旦他们集结兵马前来讨伐,我们能撑多久?”

    “这”

    “小主人,容老汉说句话可以吗?”李顺行礼说道。

    “老伯请说!”石闵甚是客气的说道。

    “胡**害中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可知道?”李顺问道。

    石闵点点头,应道:“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李顺摆摆手,又指了指王世成和李昌等人,说道:“你们都不知道!”

    “爹,您别这么说话!”李大魁又劝道。

    李顺没有理睬他,说道:“五十年前的中原是什么模样,你们没有见过,可我见过,那时候中原的汉人,比现在不知多多少倍,可是现在为什么就这么点人了?都是因为胡人肆意杀戮,尤其是羯族人!当年石虎出征连军粮都不带,所到之处,活人便成了他们的军粮!据说他们的战马都是喝人血而不喝水的!”

    李顺的话,说道王世成和李昌等人瞠目结舌。

    “很吃惊对吗?”李顺看着众人的反应,又说道:“冉将军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于内黄起兵,对抗胡人,为的就是拯救中原的汉人!”

    “南边的晋国为何不发兵帮助先祖?他们不也是汉人吗?”石闵问道。

    “哼!指望他们!我呸!”李顺骂道:“他们不过是一些道貌岸然的穷酸腐儒!一群胆小的怕死鬼!当年河内大战前夕,冉将军先后十一次写信给南边的晋国,请求他们出兵,最终等到乞活军全军覆没,他们也未曾派出一兵一卒!他们早就忘了,中原是祖宗生长之地!”

    李顺说着,有些气喘,李大魁扶他坐了下来,他却一刻不愿耽搁的又说道:“河内之战,前前后后打了半年多,乞活军七万多人马,全军覆没,内黄,安阳周边百里之内,没有活人!包括冉家上上下下百余条性命!都死在石虎的手里!”

    说到这里,李顺再次潸然泪下,他抹了抹眼泪,说道:“老汉九死一生,逃过一劫,后来在外漂泊了几年,又回到原来冉家所在的地方,苟活了这几十年。没想到,将军在天之灵,终究没有让冉家断后!这是万幸!”

    石闵默不作声,先前他对于自己父亲的生世有过许多种猜测,但是他从未想到过,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

    “小主人,冉将军的遗言上说了,后世子孙切不可忘了先祖之遗志!您可一定要替您的祖父报仇雪恨啊!”李顺说着,又哭了起来。

    石闵抬起头,看了看王世成和李昌,李昌坚定的说道:“小闵,你放心,只要你一句话,你二叔我刀山火海,绝不后退一步!”

    “二位叔父!我心中此刻确实小替先祖和父亲报仇,但是西华侯府的家人们怎么办?弃他们不顾吗?”石闵摇摇头,又说道:“不!父亲不会这么做,祖父也一定不会这么做,不是吗?”

    李顺默默点头,说道:“没错,冉将军绝对不会见死不救。”

    “那怎么办?如今西华侯府有几十口人,张豹的人一定已经做暗中盯着了,他们是不可能逃出邺城的!”王世成在一旁颇为忧愁的说道。

    “今日之事,所有人务必保密,决不能往外透露半个字!”石闵严肃的众人吩咐道。

    “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陆安。”石闵转过身,看着陆安。

    “在!”陆安应道。

    石闵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说道:“你的大恩大德,石闵没齿难忘!请受石闵一拜!”

    “不不不!公子使不得!”陆安受宠若惊。

    “不!这一拜,你受得起!”石闵说着,给陆安行了一个大礼,又说道:“若非你今日带来先祖之物,恐怕先父的身份至今都是一个谜团,多谢了!”

    “公子”陆安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显得甚是拘束。

    “这都是天意!都是天意啊!”李顺激动的说道。

    “将军!”帐外的张沐风忽然喊道。

    “何事?”石闵问道。

    “宁王派人来了!”

    “宁王?他派人来做什么?”石闵问道。

    “末将不知,他派来的人神色有些紧张,不愿透露来意,只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见您!”张沐风在帐外说道。

    “还是见一见为好,看看石鉴到底想干什么!”王世成提醒道。

    石闵点点头,又对众人说道:“诸位暂且先回去!”

    “是”

    “二叔,三叔,你们二位留下!”石闵吩咐道。

    王世成和李昌相互对视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一个衣衫褴褛之人被张沐风带了进来,石闵打量了他一番,还以为是外面的难民。

    “你是宁王的手下?”石闵问道。

    那人行礼说道:“小人拜见侯爷,拜见二位将军!回侯爷的话,小人正是宁王殿下派来给侯爷传信的!”

    “哦?宁王要给本侯送什么消息?”石闵又问道。

    “宁王说,邺城的风云变故,侯爷想必已经知晓,我家殿下深知赵国已到生死存亡之秋,特邀您今夜子时,赴牛首山半山腰的孝子亭一叙,有要事相商!”

    “我与你家殿下交情浅薄,有什么事情不可以书信于我,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非常之事岂是只言片语可以说得清的?宁王殿下还说,眼下不仅仅是赵国到了关键时刻,西华侯府何去何从,侯爷难道就不考虑考虑吗?”

    来人的这几句话,听起来以为颇深,石闵不禁暗自有些惊奇,又有些疑惑,他惊奇的是宁王石鉴的心思,似乎比他想象中要细腻的多,疑惑的是,宁王府到底有什么用意。

    “回去向你家殿下转告一声,今夜子时,本侯准时到!”石闵镇定的说道。

    “谢侯爷!小人一定转达!”

    那人说完,向石闵和王世成等人行礼,缓缓退了出去。

    “二位叔父,有什么想法?”石闵问道。

    “你有没有发现,这宁王近来对西华侯府的态度是不是有些过于热情了?”王世成问道。

    石闵微微点头,说道:“是有那么一点!”

    “这小子一定没安好心!”李昌说道:“胡人都是狐狸与饿狼相交生下的杂种!一个都信不过!”

    石闵摇摇头,说道:“暂且不论他信不信得过,我在意的是,在这个风口浪尖,一向明哲保身的宁王府,为何突然一改往日的行事风格?”

    “要么为名,要么为利,要么为权!除了这三个可能,我想不到其他理由!”王世成说道。

    “猜来猜去,也不一定猜得对,既然说了要去赴约,那就去看看宁王府到底想干什么!”李昌说着,站起来对石闵说道:“小闵,我陪你去!”

    石闵摆摆手,说道:“二位叔父今夜都不必须,我还需要你们镇守大营,我只带本部贴身护卫前去。”

    王世成想了想,微微点头,说道:“也好!我会派人在牛首山附近接应,你不必担心!”

    “多谢三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