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七章
    a ,最快更新冉魏大帝最新章节!

    牛首山距离石闵的大营大约一百多里路,入夜之后,石闵便带着张沐风等人策马而去,直奔牛首山了。

    抵达牛首山下的时候,还未到子时,王冲对石闵说道:“将军,安全起见,末将先带人探路,您放心,末将会确保您的安全!”

    “石鉴既然约我商议事情,想必不会有什么埋伏,不过小心一点总是没事的,去吧!”石闵吩咐道。

    “末将领命!”王冲点点头,带着十几个人便很快消失在山林里。

    石闵抬头望了望半山腰,隐约能看到孝子亭里有些许火光,于是对张沐风说道:“看来石鉴已经到了!走吧!去会会他!”

    “将军,我走前面!”张沐风抢先一步,举着火把走在了石闵的前面。

    身后两个人是张沐风的手下,也是狼骑尉的精锐,他们也举着火把,寸步不离的跟着石闵。

    午夜的牛首山,山风阵阵,略有些寒意,两旁的树枝在风中哗哗作响,火把上的火苗也是呼呼直晃。还未到半山腰,张沐风忽然看到大约十几步外,有一个人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什么人!”张沐风警惕的喊道,右手同时已经握在了刀柄上。

    那人不慌不忙的朝石闵行礼喊道:“侯爷,我家殿下已经恭候多时!请随我来!”

    张沐风这次稍稍放松了警惕,回头对石闵说了一声:“是宁王的人!”

    石闵镇定的说道:“没事,继续走!”

    四个人跟着那人继续往孝子亭走去,约莫走了五百多步,终于看到了孝子亭,远远看去,亭内正点着两个灯笼,一个身形高大的人站在亭子下,看着石闵等人。

    “宁王殿下!”石闵喊了一声。

    对面立马回应,朝他招招手说道:“小闵,我等候多时了!来吧!过来坐坐!”

    石闵看了张沐风一眼,吩咐道:“不用担心!走吧!”

    张沐风点点头,这才站到了石闵身后,跟着石闵走上了台阶。

    走到近处,石鉴笑着说道:“你远道而来,先坐下喝杯热茶!”

    石闵低头一看,石桌上烧着一个探路,炉火上煮着一壶茶,茶香四溢,闻着味道还不错。

    “宁王殿下倒是会享受!”石闵也不客气,径直坐了下来。

    石鉴拎起茶壶,一边给石闵倒茶,一边看了看张沐风和他的两个手下,对石闵说道:“久闻西华侯府有一支虎狼劲旅,名曰狼骑尉,可媲美当年曹孟德的虎豹骑和刘玄德的白毦军,想必就是你身后的这几位吧?”

    石闵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石鉴点点头,看着张沐风等人赞许道:“果然个个百里挑一的厉害人物!”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宁王殿下,今日约我再次会面,不知要商议何事?”石闵开门见山的问道。

    “别急,先尝一尝这茶!”石鉴说着,将一碗热茶推到了石闵的面前。

    石闵先前从未与石鉴这般相对而坐,平心静气的谈话,仅仅是刚刚几个动作,石闵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位宁王殿下,不显山不露水,淡定从容之间,表现出来的,是常人难以企及的谋略与气度,这不禁让石闵有些意外。

    “多谢殿下!”石闵也不推辞,端起茶碗便要喝。

    “将军!”一旁的张沐风生怕石鉴使诈,连忙提醒。

    石鉴看着他笑了笑,说道:“小将军忠心护主,让人钦佩!小闵,你有这样的部将,是你是福分!”

    说完,石鉴伸手从石闵手里拿过茶碗,将自己碗里的茶倒了一半,以石闵茶碗里的茶水加满,又拎起茶壶,重新斟满,推到石闵面前,笑着说道:“现在可以喝了!”

    石闵笑着点头示意,说道:“宁王殿下不必误会,我的部下并无他意!”

    石鉴笑了笑,没有说话,端起茶碗抿了一口,微微摇头,皱眉说道:“这陈茶的味道,就是比不上新茶!”

    石闵也喝了一口,未加评论,他的心思,始终都是在石鉴身上。

    “邺城近来风传的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吧?”石鉴终于开了口。

    “不知殿下作何感想?”石闵问道。

    石鉴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我作何感想,而是你作何打算!”

    “殿下既然约我来,肯定是有什么指教,您是先父的兄长,也就是我的伯父,小侄愿听您的教诲!”

    石鉴笑了笑,说道:“后生可畏!勇武过人,智谋超群!老五有你这样的儿子,他应该可以瞑目了!”

    石闵面无表情,镇定的看着石鉴,石鉴不慌不忙的继续斟茶,说道:“本王收到消息,宫里已经派人去邯郸,宣召你进宫,目的是要趁你回邺城的时候,把你拿下!盖以谋反之罪!当今圣上对你的杀心已定,你应该明白!”

    “看了宁王殿下知道的不少!”石闵说道。

    “要在邺城这个龙潭虎**存活下来,多少得有一点自己的耳目,不是吗?”石鉴笑了笑,说道:“西华侯府不也一样吗?”

    “原来今日殿下约我来,就是为了谈论此事!”石闵将茶碗推到一边,说道:“小侄想听听殿下有何见解!”

    石鉴放下茶壶,说道:“当日西华侯府扶持燕王府,助其夺得帝位,但是如今看来,老五当日似乎是下错注了!”

    石鉴说着,拿起一块陶片,卡住了炭炉底下的进风口,不一会儿,炉火便开始慢慢消亡。这时候,石鉴又说道:“如今的圣上,便如同这炉火一般,在风中摇曳,难以将这壶茶煮沸。究其根源,便是因为炭炉底下的这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块陶片!它堵住了风口,令炉内炉外无法通畅。”

    “依殿下看,这陶片是谁?”石闵问道。

    “自然是张豹!”

    “那殿下认为,如今想要将这壶茶重新煮沸,该当如何?”石闵问道。

    “问的好!”石鉴笑了笑,说道:“办法有两个!”

    “哪两个?”

    “一个,便是毁了这块陶片!这样内外通达,炉火或许可以再次燃起!”石鉴说着,抽出那块陶片,直接摔碎在地上。

    这时候,石闵看了一眼那炉火,似乎并没旺起来,于是说道:“殿下,内外通达了,但是炉火依旧是星星之火。”

    “没错!因为这炭炉内,木炭不够了!”石鉴笑了笑,身后的随从很是机敏,立马拿来两块木炭,放到了炭炉之内,片刻之后,炉火便又旺了起来。

    这时候,石鉴又说道:“这便是第二个办法!”

    石闵微微皱眉,说道:“木炭太少,或许火力不够吧?”

    石鉴脸色微变,反问道:“那你有何高见?”

    石闵摇摇头,说道:“我哪来的高见,今日小侄是听殿下教诲来了!”

    “想要这炉火重新烧起来,要做的第一步,便是将这陶片打碎!”

    “这陶片贴近炉火,烘烤的时间太长,太烫,或许无从下手吧?”

    “戴上手套即可!”

    “那不知这手套哪里有?”

    “这手套就在邺城!”石鉴笑了笑说道。

    二人的对话,显得有些深奥晦涩,但是你来我往,较量皆在笑谈之中,石闵在试探着石鉴,石鉴也在试探着石闵。

    “殿下说的是你自己吧?”石闵问道。

    “正是!”

    “小侄有些疑惑,宁王府想得到什么?”

    石鉴笑着问道:“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看殿下您说的是实话还是假话!我才知道我想不想听。”石闵淡定从容。

    石鉴不得不佩服石闵的机智聪明,他缓缓的说道:“宁王府就是想争一口气!”

    “一口气?”石闵微微皱眉

    “没错!”石鉴点点头,说道:“你未曾去过常青宫,不知那里的砖瓦已经破成什么样子,你也不曾在宁王府待过,不知本王过去这几十年是如何提心吊胆的在先帝的眼皮子底下求生的!”

    “所以呢?”

    “所以本王要拿回我母妃应得的尊重,拿回宁王府应得的尊严!这一点点要求,不过分吧!”石鉴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