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八章
    a ,最快更新冉魏大帝最新章节!

    “今日的对话,令小侄对宁王殿下刮目相看!”石闵看着石鉴说道:“真没想到,原来宁王殿下一直深藏不露!”

    “你过奖了!”石鉴说道:“不知你意下如何?”

    “殿下的这个想法,甚是大胆,小侄一向谨小慎微,一时间难以拿捏!”石闵说着,看了看石鉴,又问道:“冒昧问殿下一句,先前在邺城出现过几次的黑衣人,是你的手下吧?”

    “黑衣人?”石鉴想了想,问道:“你说的是在大理寺救走张豹他们的黑衣人吧?”

    “没错!也是先前在卧龙山上掳走庆王府刺客的黑衣人!”

    “我说不是,你信吗?”石鉴问道。

    “不信!”石闵果断说道。

    石鉴摇摇头,说道:“如果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张豹早就设好的阴谋,那些黑衣人也是他的,你信不信?”

    石闵微微皱眉,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何以见得?”

    “本王并不确定,这是猜测!”石鉴看了一眼石闵,又说道:“当然,你有理由怀疑!但是我听说那几个黑衣人可不止一个,宁王府每年的奉银只够府里的人勉强度日,哪有闲钱去养活这些人?这点道理,你应该明白吧?”

    “至于你所说的计划,我如何信得你?即使要做这件事,总该有个由头!”

    “杀晁错,清君侧,你总该听过吧?”石鉴问道。

    “那是七王想造反!”

    “你以为杀了张豹,事情便能有多大改观吗?当今的这位陛下,可不是你当初认识的那位燕王殿下了!这一点,你心里比谁都清楚!”

    “赵国不可一日无君,宁王殿下有何想法?”

    “天下与我何干?谁做皇帝又与我何干?”

    “那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我只要一块小小封地,带我母妃出宫,远离朝政!就这么简单!”石鉴说着,缓缓起身,又说道:“我与你父亲可以算是一奶同胞,我没有理由骗你西华侯府!”

    “张豹在邺城耳目众多,身边不乏高手,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得手吧?”

    “如果进了皇宫,他身边所谓的高手又有何用?”

    “你的巡防营难道能冲进皇宫不成?”石闵问道。

    “上兵伐谋,能用脑子解决的事情,当然不需要去玩命!”

    “看样子,殿下已经胸有成竹,那么此事你一人去做即可,何须我来横插一手?”

    “呵呵,我宁王府做了出头鸟,身后却没有靠山,岂不是自寻死路?”

    “你想让我西华侯府来做你的挡箭牌?”

    “非也!我们是合作!”石鉴不慌不忙的说道:“你如今已经是走投无路,而我也已经忍无可忍。”

    “那就说说看,张豹进了宫,你打算如何行事?”石闵问道。

    “禁军之中,已经有人为我所用,让他们代劳即可,无需我动手!”

    “然后呢?”

    “也许有个消息你还不知道!兵部尚书高世荣已经暗中调派其旧部赶赴邺城,不出三日,大军便可抵达邺城!你我要做的,便是在其大军赶到之前,把张豹的党羽一网打尽,而西华侯府的人马,需要拦住高世荣的人马!”

    “宁王殿下思虑周全,石闵佩服,但是我如何知道你的这些话,有几句是真的?毕竟空口白牙,没有说服力!”

    “我就猜到你会这样说!”石鉴不慌不忙,又重新坐在了石闵对面,说道:“我猜你此刻最大的顾忌,应该是西华侯府里的几十口人吧?”

    石闵默不作声。

    “明日天亮时分,我带两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你府里的人到这里,作为此次交易的凭证,如何?”

    听到这个话,石闵自然不得不有些心动。

    “当真?”

    “自然是一言九鼎!”石鉴镇定的说道:“西华侯府里的人,我巡防营会照看好,无人能动他们分毫,如此免去你的后顾之忧,如何?”

    “说说看你的具体计划吧!”石闵直接说道。

    ......

    原本石闵预料最多一个时辰的会面,一直谈到了天亮时分。原本石闵唯一可能被牵制的事情,终究算是有了解决的方法。

    回到营地,已经是过了卯时,石闵来不及休息,便开始着手计划此事,石闵召集了左右前锋大将,还有都统及以上将官大约二十多人,前来帐中议事。

    “昨夜和石鉴的谈话,大致就是如此,诸位有何见解,说说看!”石闵说道。

    听完石闵的描述,众人立马陷入了议论。石闵看着众人,等候他们的回应。

    “将军可知,如若踏上这一步,恐怕便回不了头了!”秦怀山忽然悠悠的说道。

    “先前先生一直劝我起事,自立为王,如今却为何又要说这样的话?”石闵问道。

    秦怀山摇摇头,说道:“老朽并非此意!而是将军要明白,所谓的清君侧,不过是一个众所周知的谎言而已,西华侯府和宁王府必定背上造反的名头,您千万不要指望这件事结束以后,会那么容易平息。若要起事,必须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秦先生说的有道理啊!”人群中有人附和。

    石闵微微点头,对秦怀山说道:“先生接着说!”

    “如今我军将士士气尚佳,兵力也充足,唯一掣肘的,便是粮草!邺城粮草不多,即使占领了那里,也撑不了多久,如此,万一高世荣和其他氏族前来讨伐,西华侯府和宁王府必定难以招架!”

    “依先生之见,该当如何?”

    “既然是决定要有所行动,那就索性把事情做的干净利落一些!”秦怀山想了想,说道:“邯郸城内粮草充足,去年屯田,这第二季的粮食林炎私吞了不少,如今他手里的粮草,少说二十万石是有的!拿下林炎,那二十万石粮草便可挪为己用,亦可救济灾民!”

    “先生的想法有些道理!”石闵说道。

    “小闵,我认为咱们应该多个心眼!”王世成说道。

    “三叔,您有什么想法?”

    “宁王石鉴一直以来能隐藏的这么深,此人的心机城府绝非常人能及,他的话,绝对不可全信!”

    “这一点,我当然知道!他一定还有其他的算计没有告诉我!”

    秦怀山又说道:“不管宁王打的是什么算盘,只要他能确保西华侯府里的人能安然无恙,事成以后再做其他决断也不迟!”

    王世成反驳道:“先生可曾想过,他若是明日天亮时分当真交出两个府里的人来,这便意味着西华侯府上下几十口人的安危,实际上不是捏张豹手里,而是受制他宁王府!到头来,对于西华侯府来说,结果其实都差不多,七寸还是被掐在别人手里!”

    王世成的话,令石闵大吃一惊,这是他没有考虑到的事情,而秦怀山也一时语塞,无法反驳。

    “三叔的话说的不无道理!”石闵眉头紧锁。

    这时候,站在石闵身边的张沐风忽然说道:“将军,末将有话要说!”

    “你有何见解?”

    张沐风行礼说道:“末将认为,不管石鉴作何打算,他一定是有所目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宁王府是西华侯府暂时可以联手的对象。也许他会把徐三叔等人当做人质来要挟将军,但是我们也并非没有应对之策!”

    “什么应对之策?”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张沐风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