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九章
    “何意?”石闵问道。

    张沐风看了看四周,欲言又止。石闵见状,招招手,张沐风上前俯首贴耳嘀咕了几句,石闵脸色微变。

    “你确定?”张沐风问道。

    “唯有如此,才能免受宁王府的威胁!”张沐风说道。

    石闵沉思了片刻,一旁的李昌忍不住问道:“张沐风,你给将军出的什么主意?”

    石闵看了一眼李昌,说道:“二叔,此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见石闵也不愿意说,其他人自然不再多问。

    “二叔,派出探马!往洛阳方向打探高世荣旧部的动向!一有发现,立马飞鸽传书!”

    “遵命!”李昌应道。

    王世成有些疑惑,问道:“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吗?”

    “不!刺探军情只是计划中小小的一步!我们还需要决定一下,如何行动!”石闵对王世成说道。

    中午时分,西华侯府还沉浸在紧张的氛围之中,一个不速之客忽然到来。

    “请问阁下找谁?”徐三站在门口,看着一个相貌平平,衣着简单的中年人问道。

    “邯郸来信。”那人说了一句。

    徐三一听,意识到来人不简单,连忙说道:“阁下随我来!”

    说完,徐三半开门,将那人放了进来,然后立马将门关上。

    “这边请!”徐三伸手引路。

    徐三一边往前走,一边下意识的悄悄看了两眼那人,什么话也没有说。就在那人跟着徐三转过一个弯,进到一个院子里的时候,忽然一根棍子朝他面门砸了下来,那人下意识躲闪,不曾想小腿上也挨了狠狠的一棍子,他立马被打翻在地。

    “捆起来!”徐三对下人吩咐道。

    “慢着!”那人喊道。

    其他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将那人捆了个严严实实。徐三直接问道:“你是什么人?来西华侯府有什么企图?”

    “替侯爷传信!快放了我!”

    “替侯爷传信?”徐三冷笑一声,说道:“你根本就不是将军的手下!我从未见过你!但凡来送信的,都知道规矩,可你似乎根本不知道西华侯府的规矩!说吧!谁派你来的!”

    那人不慌不忙的笑了笑,说道:“我只说是替你家侯爷送信,可从没说过我是从邯郸军营来的!你自己理解错了!”

    “那就更可笑了,不是从营中来的,那你的信又岂会是将军的?”徐三说着,对其他人吩咐道:“搜身!”

    “对!赶紧搜我的身,尤其是我胸前的口袋里,一定要搜!”那人丝毫不紧张。

    果然,在那人的身上搜出了一封书信,别无他物。

    “三叔,只有这封信!其他什么都没有!”一个比六子年龄稍长的年轻人说道。

    徐三依旧警惕的看着那人,同时吩咐道:“把信拆开给我看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年轻人拆开信,给徐三看了一眼,徐三脸色骤变,直接一把拿了过来,仔仔细细的看着。

    “好好看看,这是你们侯爷的亲笔信!”那人镇定自若的说道。

    徐三看了,果然不错,字迹确实是石闵的,而且石闵给徐三写信,一般在字迹上都会做一些特殊的标记,免得字迹被人模仿。这些标记,常人根本不会认为那是可以加上去的,而徐三却能一眼认出。

    “怎么样?看到你家侯爷说什么了吧?”那人说道。

    徐三抬起头,将信交给身边的年轻人,低声说了一句:“收好!”

    年轻人点点头,将信折好收在怀里。

    “是谁派你来的!”徐三问道。

    “信上应该说了吧?你自己不会看吗?”那人问道。

    “现在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徐三说道。

    “我是宁王殿下派来接应你们的!现在可以把我放开了吧!”那人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绳子问道。

    徐三看了他一眼,对手下吩咐道:“放了他!”

    “是!”

    两个人把那人身上的绳子解开,那人说道:“今夜子时,有辆马车在西边的城门口等你们,为了掩人耳目,你们最多只能去两个人!多了容易暴露!”

    “这一点,我家将军信中已经告知!”

    “还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一句,外面现在肯定有张豹的耳目盯着,你们若是不能甩掉他们,这城门是不会开的!你们也自然走不了!”

    “此事不劳尊驾费心,西华侯府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那人微微皱眉,看了徐三一眼,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子时!不要忘了!”

    “带他出去!”徐三对手下吩咐道。

    待那人走后,徐三便叩响了石欣的门,说道:“公主,公子来信了!”

    片刻之后,石欣打开了门,问道:“公子说了什么?”

    “事关重大,请公主移步前厅!小人稍后会详细说明!”徐三说道。

    “好!”石欣说着,跟着徐三到了前厅。

    石欣一看,府中上下三十多号人,已经全部都到了,一看这阵势,石欣便知有情况,问道:“徐三叔,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宁王府的人带来的公子的书信!您过目!”徐三说着,接过信,递给了石欣。

    “宁王府带来的?”石欣有些疑惑,接过信问道:“公子的信,怎么会在他们手里?”

    “您看了信便知!”徐三说道。

    石欣将信将疑的打开了那封信,越看眉头皱的越紧,问道:“公子这是要做什么?”

    “公子没有明说!小人也不清楚!”

    石欣抬头看着徐三,说道:“你从小看着公子长大,他的心思你一定知道!既然这封信能通过宁王府送来,说明宁王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和公子已经暗中联手,他们定是有什么计划了吧!”

    徐三对于石欣的猜测颇感意外,他没有料到,石欣会猜的这么准确。

    “西华侯府如今已经走投无路!公子想必也是被逼无奈!”徐三说着,又对众人说道:“想必刚刚小武已经跟大伙儿说过了吧!目前西华侯府面临的情况,就是这样!公子吩咐,今夜要送走两个人!我”

    “我不同意!”石欣说道。

    “公主!”徐三有些意外,问道:“您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石欣问道:“你要我看着自己的夫君和父亲斗的你死我活?西华侯府一旦真的这样干了!那就万劫不复了!你们知道吗!”

    “西华侯府只会照公子的吩咐行事!”徐三坚定的说道。

    “不行!我要现在就进宫见父皇!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造反!”石欣说着就要往外走。

    但是小六子和小武已经站在了门口,堵住了石欣的去路。

    “徐三叔,你什么意思?”石欣气愤的转过身问道。

    “公主恕罪!”徐三行礼说道:“此事关乎数万人的身家性命,消息万万不可走漏,恕小人今日不能让您出这个门!小人相信,公子一定有自己的打算,绝不会让公主难堪!”

    “你好大的胆子!敢囚禁我?”石欣彻底怒了。

    “您是公子的夫人,便如同公子一样,也是我的主子,但是既然公子已经这样吩咐了,徐三只有照办!徐三行伍出生,只知道执行命令!请公主恕罪!”

    “公主啊!您也要想想公子的难处啊,西华侯府为朝廷这些年付出的可不少,到头来却要落得一个被人栽赃陷害的结果,大将军若是泉下有知,恐怕都不得安宁啊!”黎妈站出来劝道。

    “公主,您如今怀有身孕,留在西华侯府恐怕不安全,今夜小人会送您先走!宁王府的人,会送您和公子团聚!若是西华侯府有个万一,我们死了无所谓,您不能有事!”徐三说道。

    听到这句话,石欣怎会丝毫不为之所动,一时间也无话可说。

    “你们都没有意见吧?”徐三问众人。

    “没有!”众人的意见出奇的一致。

    “秦姑娘,你也走!路上可以照顾公主!”徐三对秦婉说道。

    “我?”秦婉有些惊讶的看了看旁人。

    “对!你跟公主一起走!”徐三说着,对黎妈等人说道:“秦姑娘说到底,不是西华侯府的人,没有理由跟着我们冒险,而我们不一样,这是西华侯府的规矩,你们没有意见吧?”

    众人相互看了看,依旧答道:“没有!”

    “三叔,我们都听你安排!”小六子说道。

    “不!三叔,我不走!你跟公主一起走!”秦婉说道。

    “不行!我需要留在这里!此事就这么定了!”徐三说着,又对秦婉说道:“秦姑娘,公主身怀六甲,此去与公子汇合路途虽然不算远,但是一路上恐有不便,你务必照顾好公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