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章
    此时此刻,略显苍老的徐三,却一身正气,令石欣也无从抗拒,所有人对于他的安排都表示赞成,于是,事情便这样定了下来。

    入夜,秦婉收拾好东西,扶着石欣走了出来,徐三已经在门外等候。

    “徐三叔,不是说外面有张豹的人吗?我们怎么去城门口啊?”秦婉问道。

    “随我来!”徐三径直说道。

    石欣不明就里,问道:“我们去哪里?”

    “送你们出去!”徐三走走前面,头也不回的说道。

    二人跟在徐三后面,来到了石闵原先住的屋子外,秦婉忍不住问道:“三叔,不是要出去吗?怎么来这里了?”

    “原本这是西华侯府发秘密,除了我和大将军,府里知道这个秘密的,也就三个人,连公子都不知晓!今日情况紧急,我就带你们从西华侯府的密道出去!”

    “密道?”秦婉和石欣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道,语气里满是惊讶。

    “什么时候府里有了这个密道?”石欣问道。

    “这歌公主就不比多问了!走吧!”徐三拒绝回答石欣的问题,头推开了门,点燃了桌上的蜡烛,然后举着蜡烛走到柜子旁,手不知摸了一下哪里,那柜子便自己缓缓挪开了,此时石欣和秦婉探着脖子望去,这才发现,柜子后面便是密道的入口。

    “公主,请随我来!”徐三说着,举着蜡烛走了出去。

    对于这个密道的存在,秦婉和石欣的心里都有着无数个疑惑,她们在猜测,这个看似普通的侯府,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公主小心,这里黑漆漆的。”秦婉扶着石欣,提醒道。

    石欣依旧没好气的说道:“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秦婉不能辩驳,便问走在前面的徐三:“三叔,还有多久?”

    “快了!”徐三说道。

    秦婉背着包袱,扶着石欣,三个人在弯弯曲曲的密道里,走了将近一柱香的时间,这才出了密道。

    “这是哪里啊?”石欣喘着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问道。

    “走!”徐三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回答石欣的问题,而是直接说道:“此处离西城门还有近三里路,我们要抓紧时间了!”

    石欣这才看清,她们所在的位置,是一个早已废弃的宅院,月光下,四周看起来显得有些阴森恐怖,她于秦婉二人不由得吓的靠走一起,连大气也不敢喘。

    此时徐三已经灭掉了手里的蜡烛,他的那只独臂之中抓走腰间,一声不吭,脚步很轻,几乎听不到动静。

    忽然,徐三停下了脚步,这把秦婉和石欣吓到不轻,二人紧张的问道:“怎么了三叔?为何忽然停下了?”

    徐三神色严峻,他看了看两旁横七竖八的民房和几棵歪脖子树,头也不回的对二人说道:“稍微快点,一会儿不管听到什么动静,你们都不要管,只管跟着我往前走!明白了吗?”

    石欣和秦婉哪见过这般紧张的气氛,连连点头应道:“明白了!”

    “走!”徐三说着,加快了脚步往前走。

    三人走出还没两步,忽然只听到“嗖”的一声,不知从何处射出的一支箭,从秦婉身边飞过,“咚”的一声闷响,扎在了旁边的土坯房上。

    “啊!”秦婉吓的差点喊了出来,幸亏石欣捂住了她的嘴。

    “别怕!什么都别管!继续走!”徐三在前面说的。

    两个女子相互紧紧的握着对方的手,此刻已管不得过往的恩怨,彼此的温度变成了战胜恐惧的唯一希望。

    说来也巧,徐三说完之后,并未见到第二支箭,倒是听到了一阵打斗之声,也就是眨眼之间,四周又完全恢复了平静。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三人摸着黑,在巷子里窜梭前行,徐三对二人说道:“穿过这个巷子,就安全了!”

    话音刚落,两个黑衣人忽然从屋顶上跳下,堵住了三个人的去路!徐三连忙站在两人面前,宽慰道:“公主别怕!没事的!”

    说完,徐三终于将手从腰间抽了出来,秦婉这才看清,原来徐三手里一直握着的,一把一尺多长多短刀。

    “西华侯府里待的好好的,偏偏要跑出来,既然这样,那就不必再回去了!”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

    “是吗?就你们两个人,恐怕不够吧?张豹手下是人手不够了吗?怎么才派来这几个人?”徐三嘲讽道。

    “死鸭子嘴硬!”黑衣人也不愿多言,提着明晃晃的刀径直朝三个人走来。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三个黑衣人忽然从天而降,出现在徐三他们的面前,这把石欣和秦婉吓的几乎腿都软了。

    “三叔!”秦婉紧张的拉了拉徐三的衣服。

    “别怕,是自己人!”徐三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三哥,你先走!这里交给我们!”其中一个人对徐三说道。

    “好!”徐三说着,转过身对石欣说道:“公主,我们这边走!”

    三人立马调转方向,从另外一条路走了,那两个黑衣人岂肯罢休,挥刀便要追赶,西华侯府的三个人则拦住黑衣人的去路,双方很快便缠斗到了一起。

    这三里路,是石欣平生走过的最远的三里路,她已经害怕到了极点。秦婉亦是如是,这两人平生从未见过这般刀光剑影,几乎是吓得腿软。

    在黑暗中跌跌撞撞的跟着徐三走了许久,耳边似乎始终萦绕着砍杀的声音,二人硬着头皮,终于来到了西城门边的一个角落,负责接应他们的人早已在此等候。

    为了掩人耳目,经过简单的乔装,秦婉和石欣打扮的如同普通的巡防营士卒一般。

    “这衣服穿的人好难受啊!”石欣抱怨道。

    “公主忍耐一下,等上了马车就好了!”徐三劝慰道。

    “就这么几步路,干嘛要穿成这样?”石欣问道。

    “为了不被张豹的人发现,必须要这样乔装一下!”徐三解释道。

    “西华侯府还真是有本事,听说张豹暗中派人把西华侯府围的水泄不通,你居然能这么准时的把人带出来!”白天送信的那人对徐三说道。

    徐三懒得与他议论此事,说道:“这二位务必安全送到我家侯爷手上,若是有半点闪失,侯爷必定踏平宁王府!明白了吗!”

    那人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遵命!大人!”

    石欣和秦婉就此离开了邺城,两个人都奔着他们心心念念的男人去了,从危险之中脱离的喜悦,并不能掩盖方才受到的惊吓,唯一能让她们欣慰的,是石闵将在几个时辰后出现在他们面前。

    睡到半夜,石闵忽然惊醒,睡梦中的铁马冰河,刀枪剑雨,令他久久不能平静,辗转反侧,再也无法入眠。

    于是起身,披着一件斗篷,走出了自己的军帐。

    王冲听到动静,立马回头,发现原来是石闵,于是说道:“将军!您怎么起来了?”

    “睡不着!”石闵说了一句,走到了王冲身边,问道:“子时应该过了吧?”

    “已经过了!”王冲应道。

    “那石鉴的人应该已经带着人出发了!”石闵说着,转头问道:“接应的人去了吗?”

    “去了!是张大哥亲自带人去的!”王冲说道。

    “交给他,我放心!”石闵叹了口气,又对王冲说道:“陪我走走!”

    “是!”王冲连忙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