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一章
    a ,最快更新冉魏大帝最新章节!

    二人走到一堆篝火旁坐了下来,王冲问道:“将军,您觉得,徐三叔会把谁送来?”

    “肯定是公主和秦姑娘!”石闵说道。

    “您怎么知道?”

    “猜的!按照徐三叔做事的性情,肯定会这么做!”

    “若是公主来了,您打算如何对他说及您的计划?”

    石闵叹了口气,说道:“不知道怎么开口!”

    “其实......末将觉得,如何对公主交代不是最重要的,而是您的计划成了之后,该做何打算!”

    石闵默默点头,说道:“你讲到重点了!我就是在思考这件事!”

    “将军何不自己称帝,我等必定拥护您!以我们现在兵强马壮,中原无人是我们的敌手!”王冲说道。

    “你说的没错!但是中原现在依旧是胡人的天下,就凭我们几万人,一旦真的那样做了,我们便成了众矢之的,各路人马必定蜂拥而至,前来讨伐!猛虎难敌群狼,到时候我们如何抵挡的了?”

    “将军说的也是。”

    “此时起事机会尚未成熟,但是先祖之志不敢忘!”

    “有一件事,不知道您有没有在意过!”王冲问道。

    “何事?”

    “就是之前说的,邺城最近在传的谣言,我听陆公公说,知道这个秘密的,包括您在内就只有三个人,到底是何人走漏了消息?难道您不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吗?”

    “这两天倒确实没有细细在意过此事,你提醒的好!”石闵恍然大悟。

    “西华侯府被逼到如今的地步,纯粹是因为有人故意为之,末将认为,将军应该查一查,这消息到底是如何走漏的!”

    “陆安是不会走漏消息的!他与西华侯府的交情非同一般,从之前的事情上就能看得出来,我相信他!”

    “可是张太医早已不知所踪,那个散播谣言的人,难道是从张太医那里知道了这个消息吗?”

    石闵摇摇头,说道:“张太医胆小怕事,早就逃出了邺城,当初先帝的死,没有人怀疑!旁人又怎会去追究这件事?”

    “所以这事情才显得有些奇怪!”王冲说道:“总不会是石世自己说出去的吧?末将听说,他已经有些疯癫。”

    “也不会,陆安基本一直都在石世身边侍奉着,石世若是说了这话,陆安没道理不知道!”

    “将军说的也对啊......”王冲挠挠头说道:“此事您先前连张大哥他们都没有告知,也没有道理是从您这里透露出去的......”

    “当时这个消息,是陆安写信传到西华侯府的,我看完之后,便放在了屋子里,再未去动过......”

    “将军!”王冲忽然打断了石闵话,问道:“会不会有人偷看了那封信,将这个消息传了出去?”

    石闵一愣,说道:“不会!西华侯府里的,都是自己人!平日里除了徐三叔,没人会进我的屋子,哪怕是徐三叔,也不会翻看我的东西,又会有谁去可以找那封信呢?”

    “徐三叔对您和大将军忠心耿耿,自然是不会,可是您能确保那封信没有其他人动过吗?”

    王冲这几句看似疯狂的猜测,却令石闵一时间也起了疑心,难道消息真的是从自己这里走漏的吗?如果真是那样,是谁偷看了那封信?难道西华侯府里,真的有内奸不成?

    “不可能的!西华侯府里的人不会与外人勾结!外人也进不来西华侯府!一定是其他地方出了问题!”石闵说道。

    “不管消息谁走漏的,始作俑者都是张豹!这老东西太可恨了!”

    “这是天意!”石闵看着王冲,说道:“你难道不这么觉得吗?在这个时候,上天把陆安送到了这里,让他带来了先祖的东西,又把李老伯父子俩送了过来,让我知道了我真正的身世!让我原先坚定的立场,开始动摇,父亲若是还在,想必也会这样做吧!”

    “将军说的没错!这就是天意!天意要您带着弟兄们抗击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胡人!建功立业!大将军若是知道陛下是自己的杀父仇人,当初也不会拼死护着他!”

    说道石瞻,石闵的脸色有些黯然,说道:“这或许也是天意!父亲这一辈子都为忠义活着,却不知自己忠义的对象,却是建立在世仇之上的欺骗和谎言!”

    说到这里,石闵的语气有些明显的颤抖,王冲有些不知所措,不知如何安慰。石闵擦了擦眼角,说道:“但是平心而论,先帝待西华侯府还算不错,父亲的忠,算是报了他这些年的养育之恩,但是冉家和羯族人的仇恨,和鲜卑匈奴的仇恨,并没有了解!一码归一码,胡人在中原犯下的滔天罪孽,必须偿还!”

    看着石闵咬牙切齿的模样,王冲也说道:“没错!我就是被胡人害得家破人亡,咱们军中不少弟兄也有同样的遭遇!”

    说完,王冲转过脸又对石闵说道:“这辈子,说实话,除了跟在您和弟兄们身边,我王冲还真不知道去哪里,因为这军营里,我才觉得有家的感觉!”

    石闵苦笑着,拍了拍王冲头,说道:“你个臭小子!”

    二人不知不觉聊了许久,就在石闵准备回营帐的时候,忽然一只鸽子落在了几步之外。

    王冲认得出来,那是营中专用于传讯的鸽子,于是王冲小心翼翼的跑了上去,一把将那鸽子抓住,再看看鸽子的腿上,果然绑着一张小小的纸条。

    “将军!”王冲将纸条递给石闵。

    “走!”石闵抓着纸条,匆匆回了营帐。

    王冲帮石闵点燃了油灯,石闵打开纸条,靠在油灯边上,这才看清,那纸条上写着:“洛阳兵出三万余,朝邺城进发,先头部队三日内可到。”

    “将军,张豹果然已经在部署人马了!”

    “果然如石鉴所说!”石闵将那张纸条点燃烧毁。

    “咱们怎么办?”王冲问道。

    “等!等张沐风回来!我要看看石鉴有没有食言!”

    ......

    收到飞鸽传书以后,石闵再无睡意,他一直等着张沐风的消息,直到晌午十分,营地外终于到了一辆马车。

    而带来这辆马车的,正是张沐风。

    守营门的将士并不知道事情原委,于是问道:“将军,这马车上......”

    张沐风拿出了石闵的手谕,说道:“放行!”

    领头的人一看,连忙说道:“得罪了!将军请!”

    张沐风亲自牵着马车,来到了石闵的营帐外,王冲心领意会,走进了营帐。

    片刻之后,石闵走了出来,而石欣也在秦婉的搀扶下下了马车,一见石闵,便哭着跑了过来,扑倒在石闵怀里。

    “为什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石欣哽咽着说道。

    石闵有些不知所措的抚慰着石欣,却看到秦婉下意识的低下了头,行礼说道:“见过公子。”

    石闵对二人说道:“先进大帐再说!”

    两人进了大帐,石欣满脸泪水,秦婉在识趣的站在角落里,一声不吭。

    “听说你要起兵是吗?”石欣问道。

    “这是被逼无奈,我若不这么做,西华侯府和我这几万弟兄就全完了!”

    “父皇是被小人蒙蔽了双眼,他本性并不坏!你当面和他讲清楚不就好了吗?为何非要兵戎相见呢?”

    “那日你进宫,也见到了你的父皇,你自己都说,现在的父皇不是以前的父皇了,不是吗?”石闵微微皱眉,说道:“邺城现在谣传,说先帝的死,是你的父皇所为......”

    “那都是谣言!父皇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石欣打断了石闵话。

    “可是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个谣言是真的,先帝死后没过两天,我便知道了这个秘密,但是为了维护你的父皇,我始终都没有向外面透露这个消息,如今不知何故,有人用这个消息想置西华侯府于死地,我岂能坐以待毙?”石闵说着,走上前对石欣说道:“欣儿,你的父皇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他不再是你认识的那个父皇!明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