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三章
    石闵的匆匆离去,给石欣留下的是满满的疑问,一旁的秦婉沉默不语,似乎刚刚石闵的这番话,也超出了她的料想。

    “这位将军,抓紧的吧!陛下还在邺城等着小人回去复命呢!”前来传旨的人对王冲说道。

    王冲没好气的回道:“急什么!大将军身体不适,不可车马劳顿!”

    说完,王冲又对手下赶车的人吩咐道:“速度不可过快!别颠着将军!”

    “小人明白!”

    那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对手下低声吩咐道:“你先走一步,回去给大人报信,就说石闵已经在回邺城的路上!明日天亮前必到!”

    “是!”手下策马而去。

    “既然这样,将军,咱们就上路吧!再怎么慢,明天天亮前咱们也该到邺城了!”

    “行!走吧!”王冲带着**个人,跟着马车走了。

    大约过了酉时没多久,报信的人便到了张豹府里,一见送信的人回来了,张豹连忙问道:“叫你们去邯郸传旨,来回最多也就一天多的时间,为何现在才回来?”

    “回禀大人,那石闵说是病了,无法即刻动身,所以耽搁了两天,此刻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估计天亮前就能到邺城!”

    “病了?好端端的怎么会病了?”张豹起了疑心。

    “听说因为水灾之事,石闵奔波劳累,感染了恶疾,具体什么情况,小人也不清楚。”

    “是你亲眼看到的还是听说的?”

    “额......小人是听说的......”

    “蠢货!”张豹抬腿就是一脚。

    一旁的吴亮劝道:“大人息怒,他一个小小的奴才,怎么会知道的那么多?问了也是白问!”

    说完,吴亮对那人问道:“此次石闵回来,带了多少人?”

    那人连忙重新跪好,说道:“回大人,石闵只带了**个随从。”

    吴亮回过头,对张豹说道:“大人,石闵带的人不多,那便还好。”

    “这几天,石闵的军营可有什么异常?兵马有没有调动?”张豹问道。

    那人想了想,说道:“并无异常,也没见有什么兵马调动......”

    吴亮微微皱眉,吩咐道:“下去吧下去吧!”

    “是......”

    张豹不由得陷入了沉思,说道:“昨夜城中死了十几个人!却不知是谁干的!这件事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方才来的时候,下官听到下人议论了!正想问大人来着。”

    “一夜之间,损失十几个杀手,到底是何方神圣,有这等本事!”

    “难道是有西华侯府的人跑出来了吗?”

    张豹摇摇头,说道:“西华侯府那边倒是风平浪静,一直没有丝毫动静!”

    说完,张豹朝吴亮招招手,说道:“过来看看这个!”

    吴亮上前,张豹指着桌上的一张地图说道:“这是邺城的城防图。”

    “大人,地图上画圈的这几个位置是什么情况?”吴亮抬头问道。

    “这几个位置,就是今日发现我的人身亡之处!你看出什么端倪来没有?”

    吴亮仔仔细细的看着那张地图,再看看西华侯府的位置,比划了一下,说道:“离西华侯府有些距离,好像跟他们八竿子打不着。”

    “你仔细看看,这些人的丧命之处,似乎朝着一个方向!”

    “方向?”吴亮连忙再看看地图,手指沿着那几个圈研究了一会儿,说道:“好像是向西城门方向!”

    “没错!”张豹点点头,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

    “但是大人,下官不明白,这几个地方,好像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这正是这件事奇怪的地方!我在全城布置了那么多的杀手和眼线,为的就是监视一切可能对我们构成威胁的人,这几个地方,不过是几个小官小吏的府邸所在,他们能有什么作为?”

    “难道昨夜有人从西门逃离了邺城?”

    “这恐怕还得问问石鉴!昨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的巡防营居然丝毫不知,这里面或许有什么问题!”

    “那下官这就派人去找石鉴!”吴亮说着站起身。

    “不必了!”张豹摆摆手,说道:“他马上就该到了!”

    “您已经派人去传了?”吴亮问道。

    “这么严重的事情,我岂能让他给一个说法!”

    “大人,下官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讲。”

    “你跟了我十几年,有什么话还不能说的。”

    “此次诱骗石闵回邺城,巡防营这边,是不是应该提防一下?”

    “何意?”

    “这石鉴始终不显山不露水的,令人捉摸不透,说他聪明吧,好像显得有些木讷,至今也没见他送拜帖到您的府上。说他愚钝,但是此人看起来好像又不是那么毫无城府之人。”

    “你是担心他会相助石闵?”张豹问道。

    吴亮点点头,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吴亮的话,倒是提醒了张豹,他缓缓说道:“这确实是个问题!”

    “石闵只带了几个人回来,若是石鉴与他没有牵连,那石闵自然是插翅难逃!但是如果石鉴从中作梗......这说明他们是要造反了!”

    “高世荣的人马,什么时候能到?”

    “回禀大人,三万人马,先头部队最晚后天便可抵达邺城!如今文苍已经在您的控制之下,只要石闵进了宫,便无任何后顾之忧,唯独这石鉴,千万不能出任何乱子!”

    “等他来了,看看再说!”

    “大人,下官有一计策,不管这石鉴如何打算,倒是都可以栓得住他!”

    “什么计策?”张豹问道。

    “石鉴是出了名的孝子,郑妃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想必他比死了还难受!如今整个皇宫可以说都在大人您的手里,何不趁机把郑妃控制住?以此令石鉴屈服!”

    “这个计策不错!”张豹立马应道:“你立了大功!”

    “谢大人夸奖!”吴亮说道。

    张豹想了想,对站在旁边的下人说道:“都听到了吧?去把本官的意思,告诉文苍!让他去办!”

    “小人明白!”

    没过片刻,另外一个下人站在门外禀报:“启禀大人!宁王殿下到了!”

    张豹和吴亮转过身,石鉴已经走到了门口。只见石鉴恭敬的行礼问候:“小王石鉴,见过丞相!”

    “宁王殿下光临,张某有失远迎!”张豹假装客气的应了一句,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朝石鉴招招手,说道:“殿下,进来一叙!”

    “诶!”石鉴低着头,谦恭提起衣袍,迈了进来,却险些被门槛绊倒,踉踉跄跄的往前冲了几步。

    张豹有些鄙夷的看了一眼石鉴,说道:“宁王殿下,小心脚下!”

    石鉴尴尬的连连说道:“见笑了见笑了!没事没事!”

    “殿下请坐!”张豹径直走到屋子正中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却看也没看石鉴一眼。

    石鉴直愣愣的看了看四周,见吴亮也坐了下来,便连忙坐到了次座。

    “宁王殿下为何坐的那么远?往前来一点!”张豹不冷不热的说道。

    石鉴看起来有些紧张,说道:“诶!谢丞相!”

    连忙换好位置,石鉴见吴亮和张豹都不说话,憋了好一会儿,终于主动问道:“丞相大人,你叫小王前来,不知所谓何事啊?”

    吴亮问道:“昨夜殿下的巡防营可曾按时在城中巡查?”

    “日日都查,从不敢偷懒!”石鉴说着,咽了咽口水,试探性的问道:“丞相大人可是要问昨夜死在街头的那十几个黑衣人?”

    “不错!”张豹看着石鉴,说道:“殿下身为巡防营统领,身负维护京畿安全之重则,一晚上出了十几条人名,这消息一大早已经传到了陛下那里!所以在下先来问问情况,免得陛下问起,我张豹却一无所知!”

    “说来也是奇怪!那个地方,昨夜有人去巡视,怎么就没发现有人打斗呢?”石鉴自顾自的说道。

    “宁王殿下都不知道,我们又怎会知道?为何没有发现,丞相大人也想问问殿下您呢!”吴亮毫不客气的质问石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