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四章
    张豹和吴亮盯着石鉴,这让他感觉十分的不自在。

    “小王失职......”石鉴行礼说道。

    “出了这样的事情,陛下若是要追查,恐怕不是殿下一句失职可以掩盖过去的吧?”吴亮说道。

    “吴大人!怎么跟宁王殿下说话呢!”张豹假装斥责道。

    吴亮悻悻的说道:“下官失言!”

    “宁王殿下,不知昨夜巡查可有发现什么异常?”张豹问道。

    “没有啊!跟平常没啥区别!安静的很!”石鉴说道。

    “昨夜宵禁以后,是什么人从西城门走了?宵禁之后城门不能再开,这个规矩你是知道的吧?”

    石鉴一脸茫然,说道:“昨夜宵禁之后,没听说有人私开城门放人出去啊!小王自从坐上巡防营统领这个位置,无时无刻不谨记上面的规矩!从未有过徇私枉法之事!”

    说完石鉴看了看吴亮和张豹,问道:“丞相,您是听何人说,昨夜西城门开过?”

    “可能是有人看错了!”张豹镇定的说道。

    石鉴点点头,说道:“宵禁之后,大街上不允许任何人走动,这半夜三更的在大街上溜达,说是小王的手下私开城门,这个人一定居心不良,非奸即盗!丞相大人切莫上当啊!”

    张豹笑了笑,说道:“谁忠谁奸,本官心里和明镜一般。”

    石鉴悻悻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张豹又缓缓说道:“宁王殿下,去年陛下登基之前,曾在邺城大街上,光天化日之下被人行刺,圣上命你去追查此事,怎么好像几个月过去了,殿下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个......”

    “陛下不追问,殿下便也不上报结果,这恐怕不太合适吧!”张豹说道。

    石鉴一听,连忙慌乱的起身,朝张豹跪下说道:“丞相大人可得帮帮小王!那伙黑衣人,至今查到什么有利的线索!小王怀疑,说不定是庆王府的余孽干的!陛下若是问起,丞相大人,只有您能救小王了!”

    “宁王殿下,此刻才来求丞相帮忙,是不是晚了一点?陛下交代的这件事,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吴亮在一旁说道。

    石鉴甚是惶恐的说道:“小王向来胆小怕事,陛下交代的这件事,小王实在是一筹莫展,毫无主见,只能得过且过,丞相大人!您可得帮帮小王,宁王府上下一定对您感恩戴德!巡防营也必定对丞相大人您也一定......”

    “殿下!您这边模样,张某实在是担当不起!您还是起来吧!”张豹不愿看石鉴这般模样,实在是令人鄙夷至极,便打断了他的话。

    “可是......”

    “殿下不必担心!”张豹镇定的看着他说道:“陛下对于臣子们向来赏罚分明,只要殿下好好替陛下分忧,犯点小错,想必陛下不会责罚!”

    石鉴试探性的问道:“丞相大人的意思是?”

    “殿下只管做好您自己的分内之事,至于其他的事情,该您管的,您得管好,不该您管的,可千万不要去横插一手!”张豹说道。

    石鉴有些疑惑,问道:“丞相大人的话,小王听着有些迷糊,额......小王好像没有去多管闲事吧......”

    “张某也就是这么一说,殿下不必太认真!”张豹说着,缓缓起身,阴冷的笑了笑,说道:“张某知道,宁王殿下是个孝子,郑妃娘娘独居常青宫多年,无依无靠!这些年来,殿下节衣缩食,时刻不忘郑妃娘娘,令人感动!为了让殿下尽心竭力的给陛下办事,没有后顾之忧,张某已经托了关系,让人好生照顾郑妃娘娘,以后娘娘在宫里的生活,殿下不必有丝毫顾虑!”

    张豹的话,实则是**裸的威胁和警告,石鉴却丝毫不惊讶,连连行礼道谢,说道:“多谢丞相大人!如此一来,母妃有人照料,小王这心里,也就放心了!”

    石鉴的反应,张豹有些意外,他面不改色的说道:“西华侯明日一早奉命抵达邺城,近来邺城不太平,殿下要忠于自己的职守,安定好城内的秩序!千万不可出什么乱子!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咱们可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大人可以放心,小王事事都亲力亲为,绝不敢松懈!”石鉴拍着胸脯说道。

    “不敢松懈,昨夜还莫名其妙的死了那么多人!”吴亮在一旁没好气的说道。

    “丞相大人放心,这件事,小王一定查个水落石出!三天!就三天!小王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石鉴信誓旦旦的说道。

    张豹笑了笑,说道:“那张某就等候殿下的消息了!”

    “没问题!”石鉴说道。

    “好了!也没其他事情了!殿下还是去忙吧!”张豹抬抬手吩咐道。

    “诶!”石鉴起身行礼,又说道:“丞相大人,陛下那里,还望您多美言几句啊!”

    张豹微微一笑,摆摆手,示意石鉴退下。

    石鉴心领意会,笑着离开了。

    看着石鉴离去之后,吴亮起身问道:“大人,您觉得这石鉴心里在盘算什么?”

    张豹微微皱眉,说道:“这石鉴不简单!”

    “下官也是这么认为!”吴亮附和道。

    “你看他,从进来到出去,一直都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看起来是害怕本官,实际上,这种畏惧是装出来的!”张豹眯着眼睛,眼神如同冷箭一般。

    “下官也注意到了!刚刚您说托人照顾郑妃的时候,那石鉴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就算是再愚钝的人,也应该听得懂刚刚您那几句话的真实意思!石鉴向来孝敬郑妃,几十年来,每月的探视风雨无阻,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就凭这一点,下官就觉得,这石鉴的反应太不正常了!”吴亮说道。

    张豹点点头,对吴亮说道:“你说的没错!老夫也这么觉得!”

    张豹说着,往门外走去,吴亮连忙跟上,二人站在屋檐下,此刻外面毫无征兆的下起了雨。

    “这石鉴的心思,让人捉摸不透!”张豹深吸一口气,又说道:“这让我想起来高尚之那个老东西!”

    “高尚之?”吴亮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没发现这两个人的言谈举止,有些相似吗?”张豹问道。

    “下官愚钝......请大人明示!”

    张豹瞥了一眼吴亮,说道:“高尚之与石鉴这两个人,看起来浑浑噩噩,胆小如鼠,无才无德,让人心生鄙夷,甚至不屑去多看他们一眼!”

    吴亮点点头,说道:“大人这话一说,这两个人好像是有点相似!”

    “大智若愚啊!”张豹不禁语气有些沉重,缓缓说道:“傻子有两种,一种是真傻,另外一种是装疯卖傻!而老夫判断,高尚之和石鉴都属于第二种!”

    “您是说,石鉴刚刚所有的表现,都是装出来的?”

    张豹点点头,说道:“没错!”

    “这未免有些匪夷所思,下官真不敢想象,什么样的人,才能有这等忍耐之力!”

    “不瞒你说,老夫到现在,都想不明白,这高尚之的死是怎么回事,他身上又有怎样的秘密!”张豹微微摇头,说道:“老夫平生阅人无数,唯独此二人,令人琢磨不透!”

    “下官有个猜测!”吴亮忽然说道:“您说,这高尚之和石鉴,会不会有什么实际上的牵连或者关系?”

    “他们之间有关系?”张豹有些吃惊,说道:“你说的这个猜测,老夫之前就猜想过,但是并没有找到任何证据!”

    “可是大人您说了,这二人的风格如出一辙,世间恐怕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吧?”

    “你这样一提醒,倒似乎是有那么些道理!”张豹如梦初醒。

    “下官还有一个更大胆的猜测!”吴亮又说道。

    张豹问道:“什么猜测?”

    “邺城发生过的几件奇怪的事情,至今没有定论,您可还记得?”

    “关于黑衣人的身份!”

    “没错!”吴亮睁大了眼睛,对张豹说道:“您不是一直在找那个幕后主使吗?您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性,那石鉴或者高尚之便是您一直要找的那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