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章
    “我看你也没有想到吧?他才是最狡猾的那个!”张豹说道。

    “我只想知道两件事!”石闵看着张豹说道:“到了这个地步,你应该可以说几句实话了吧。”

    张豹苦笑一声,说道:“你说吧,什么事情!”

    “关于先帝的死,那谣言是不是你传的?”石闵问道。

    “不是!”张豹果断的答道。

    石闵自然不回轻易相信张豹,张豹见石闵盯着他,一脸的不相信,便说道:“信不信随你!”

    “第二个问题!卧龙山上的黑衣人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

    “石闵!你这两个问题,都应该去问石鉴,不是我张某!若我所料不差,这一切阴谋的最终获利者,皆是他宁王府!”张豹说道。

    石闵不敢轻易相信张豹的话,眼神里多少有些怀疑。

    “早晚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为何沦落到这个地步!”张豹说着,抬头看了一眼石闵,又说道:“我有一事不明,想问问你!”

    “说吧,何事!”

    “你是用了什么手段,让文苍为你所用?”

    石闵微微皱眉,说道:“若是我告诉你,文苍的事情我一无所知,你信不信!”

    “信!”石闵说道。

    “那就好!”张豹笑了笑,右手在袖中摸索了一下,不知是在掏什么东西,石闵不由得警惕起来。

    “放心!不是什么暗器!”张豹说着,取出了一个小瓷瓶,在石闵眼前一亮,然后仰头便把那小瓷瓶里的东西灌进了嘴里。

    “张豹!”石闵连忙起身,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这个时候吞下的,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可是张豹的行为完全出乎了石闵的预料,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石闵夺过张豹手里的瓷瓶,却发现他已经将里面的东西吞食干净,而他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一种难以描述的笑容。

    “你吃了什么?”石闵问道。

    “我张豹一世聪明,心气甚高,自知落到今日这般田地,不会再有活路,与其被人羞辱,不如死了干净!”张豹说道。

    “你的功过是非,不是这小小的一瓶毒药能够解决的!你得明明白白的说清楚,昭示天下!”石闵说着,将张豹从地上拽了起来。

    “来不及了......”张豹艰难的笑了笑,嘴里忽然涌出了一口血。

    “张豹!”石闵心知事情不妙。

    “石闵!”张豹忽然死死的拽住了石闵的衣服,说道:“我有一事相托,你能否答应?”

    石闵原本对张豹可谓恨之入骨,可是在这个时候,他竟然点了点头。

    “我这辈子,有两个没有看透的人,便是高尚之和石鉴!你务必小心宁王府!查明来龙去脉,再去我的坟前相告!好让我死也瞑目!”张豹艰难的说道。

    石闵本以为张豹要托付的是其他的什么事情,没想到最终他割舍不下的,居然是这个要求。

    “好!”

    张豹紧紧抓着石闵的手,忽然垂落,赵国的当朝丞相,就此殒命。

    石闵将他放在地上,用地上的一块早已破烂的草席,盖在了他的身上,然后匆忙离去,赶回宫门口去了。

    待石闵赶到,王冲等人已经把张豹的手下尽数杀光,唯独一人,那便是老王头,他居然还是追了上来。

    此时,老王头浑身是伤,王冲等人也几乎气力耗尽,石鉴虽然也是狼狈不堪,但是手里的剑未曾放下,看起来没受什么伤。

    “将军!张豹呢?追到了吗?”王冲问道。

    “死了!”石闵说道。

    听到张豹的死讯,老王头不由得跪在了地上,眼神里满是忧伤和愤怒。

    “是你亲手杀的?”石鉴问道。

    “服毒自杀!”石闵看了石鉴一眼。

    “斩草除根,这个人冥顽不灵,也就没必要留着了!”石鉴指着老王头说道。

    “成王败寇!”老王头说着,用尽全力,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对石鉴和石闵说道:“来吧!”

    石闵并未阻拦石鉴,因为他知道,这个老王头,是一头驯服不了的狼,留着确实是个祸患。老王头一脸血污,拼劲全力挥起手里的铁鞭,却根本无法伤及石鉴,而石鉴出招甚是快准狠,仅仅一招,便割断了老王头的喉咙。

    老王头的左手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喉咙,鲜血喷溅出来,然后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弹。

    石闵看着石鉴,说了一句:“宁王殿下真是好身手!”

    石鉴笑了笑,没有说话。

    “王冲,你有没有事?弟兄们伤的如何?”石闵问道。

    “我没事!”王冲摆摆手,喘着粗气,但是他的胳膊上,腿上,后背,都有伤口。

    “有四个弟兄伤的厉害!应该没有性命之忧,但是的卧床几个月了!”王冲指着几个靠在墙边的将士说道。

    “赶紧替他们包扎!送到西华侯府!”石闵吩咐道。

    “末将明白!”王冲点点头。

    说完,石闵独身一人进宫去了,他想知道,这场惨剧,到底会以何种方式结束。

    此时的永昌阁外,血流成河,尸横遍地,场面令人骇然。石闵提着长戟来到的时候,双方的厮杀已近尾声,高世荣和他的人马尽数覆灭,文苍的禁军也损失惨重。

    “文大统领!”

    文苍回头一看,喊他的正是石闵。

    “陛下死了!是张豹干的!”文苍直接说道。

    石闵一惊,方才混战之时,他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石闵连忙上前查看,只见石世已经趴在地上,背上插着一把匕首。

    “陛下背上的伤本不该致命!但是那匕首上沾着剧毒,见血封喉!”文苍说道。

    石世的死,并不在石闵的预料之中,如此结果,让他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向石欣交代。

    “侯爷!怎么办?国不可一日无君!得赶快想个办法!”文苍又说道。

    石闵缓缓起身,看了一眼文苍,又看了一眼那些个早已乱成一团的文武百官,不由得心生鄙夷。

    “张豹已经伏诛!凡参与其谋乱者,一律拿下!”

    “那该由何人来主持大局?”文苍问道。

    “陛下驾崩,子承父业!自然是由陛下的嫡长子继承王位!”石鉴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石闵回过头,这才发现,石鉴已经站在了不远处,而巡防营的人已经涌了进来。

    “宁王殿下,你这是何意?巡防营的人,如何能进得皇宫?这恐怕于法不合吧!”文苍说道。

    石鉴瞪了文苍一眼,说道:“你身为禁军统领,职责乃是护卫陛下,你竟然让张豹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成功的行刺了陛下!文苍,你该当何罪!”

    文苍撇了撇嘴,心中不服,但是石鉴的话让他哑口无言。

    “文苍的话没有错!任何兵马都不得进入皇宫内院,宁王,你想做第二个张豹不成!”

    “非也!”石鉴义正言辞的说道:“我石鉴不想做第二个张豹,但可以做第二个周公旦!”

    “宁王殿下心志不小啊!”石鉴嘲讽道。

    “呵呵!国不可一日无君!西华侯府想必也不愿意看到赵国混乱吧?”石鉴说着,微微侧身,指了指身后的巡防营人马,说道:“这些人进宫,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让这场暴乱,尽快平定下来!既然文大统领的禁军无法担起这个职责,那就由我的巡防营来!”

    “宁王!你......”

    “我皇兄的死,你脱不了干系!”石鉴此刻毫不客气的指着文苍斥责道。

    文苍敢怒不敢言,悻悻的站到了一边。

    “来人!”石鉴吩咐道。

    “卑职在!”

    “去把我皇兄的大皇子请来!今日辅佐他登基!”石鉴坚定的看着石闵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