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一章
    几乎一半的官员都被抓了起来,此时的皇宫之内,禁军人数虽有削减,但是并不影响正常的巡防,但是由于文苍却有失职之处,这一点被石鉴紧紧的抓在手里,他不得不屈服,任凭石鉴发号施令。

    一个从未受宠的亲王,不过是个小小的巡防营统领,却在这个时候,站在了众人面前。那些原本位高权重的百官们,要么成了阶下囚,自身难保,要么战战兢兢,自顾不暇,无人还有心思去管石鉴如何如何。

    “小闵,如何?我答应你的,都做到了吧!”石鉴站在永昌阁外,看着空地上堆积如山的尸体,对石闵说道。

    石闵扭头看了一眼石鉴,问道:“宁王殿下,这一切,都是在你的计划之内的吧!”

    “计划?我的计划你都清楚的很!何须再问我?”石鉴说道。

    “不必揣着明白装糊涂!这与你之前说的计划,并不相符!你当我是傻子不成!”石闵转过身,看着石鉴,说道:“让文苍临阵倒戈的人是你吧!”

    “我?”石鉴笑了笑说道:“他堂堂的禁军统领,岂会将我放在眼里?”

    “是吗?”石闵微微皱眉,他懒得再与石鉴争执。

    “你现在要考虑的,不是文苍为何倒戈,而是这里今日的残局,如何收场!据我所知,高世荣的三万人马,可是对他忠心耿耿!他死了,这些人恐怕没那么容易收服!”

    “这个不用宁王殿下你操心!他的先头部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石闵冷冷的说道。

    石鉴有些吃惊,但依旧镇定的说道:“看来你早有安排!”

    “宁王府不也一样留了一手!”石闵冷笑一声,说道:“不过如今看来,高世荣的旧部,不如让宁王殿下你来收服!以您智谋,定能做到兵不血刃吧!”

    “呵呵,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石鉴又装糊涂,然后对石闵说道:“如今张豹除了,新帝继位之后,便可昭示天下,把所有的罪名都推给张豹,西华侯府便也安全了!本王答应你的事情,也全部做到了!”

    “确实!宁王殿下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你卧薪尝胆了几十年,恐怕等的不仅仅是一个周公旦的位置吧?”

    “那你以为我要什么?”

    “依我看,你是想做成王,而不是周公旦!”

    “哈哈哈哈!”石鉴笑了笑,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微微摇摇头,便离去了。

    “对了!”石鉴忽然停下脚步,说道:“你还是暂时别走了,就留在邺城!如今这朝廷乱作一团,我若是一人说了算,岂不是成了第二个张豹!”

    “也好!”

    看着石鉴走进了永昌阁,石闵的心中依旧是那样沉甸甸的。他回想起张豹临死前对他说的话,没错,这个石鉴,实在是深不可测!

    但是即便如此,难道他就是那个一直藏在暗处的那个神秘人吗?自己父亲的死,又和他有没有关系?石闵顿时陷入了沉思。

    如今整个邺城,几乎已经在石鉴的控制之下,他仅仅以一百多个巡防营士卒的性命,便换来了张豹和禁军以及自己的厮杀,百官们几乎个个都成了戴罪之身,因为害怕受到牵连,就算位高权重,也不敢说话!就连文苍,也轻轻松松的被石鉴一招制服,如此一来,这一时间,石鉴似乎可以以一个小小的巡防营统领的身份,号令群臣。如此手段,石闵感到深深的震撼。

    赵国的皇亲贵胄们,原本也并非齐心一致,多年的战乱,令朝纲废弛,官员无能。邺城的这场惨剧,恐怕很快就会传遍天下,而石闵并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赵国的将来又会是什么样的!

    父祖之仇萦绕在他的心头,令他不敢忘记过往,他想复仇,但是石世的死,让石闵觉得自己愧对石欣。如今即将登位的,又是石欣的弟弟,他若此时造反,更是如何面对石欣?

    怀揣着复杂的心情,石闵回到了西华侯府,出乎他的意料,西华侯府的人,一个没少,全部都在。

    “公子!”徐三迎了上来。

    “家里都好吗?”石闵问道。

    “都好!都好!”徐三激动的点点头。

    “巡防营的人可曾来过?”石闵又问道。

    “来过,但是没进来,您回来前刚走!”

    石闵点点头,说道:“看来这石鉴,还算识相!”

    “王冲他们在后院疗伤!已经请大夫来了!您要不要去看看!”徐三问道。

    “张沐风回来了吗?”

    徐三点点头,小声说道:“已经回来了!安排在东边的屋里!”

    “走!去看看!”

    石闵匆匆推开了屋门,张沐风正站在门边,一个年老的妇人正对大门坐着,陆安和几个婢女正在小心侍候。

    “石闵拜见郑妃娘娘!”

    郑妃一见石闵来了,立马起身问道:“小闵啊,好端端的,你派人把我带这里来做什么?”

    “娘娘恕罪!今日宫廷内发生了大事,石闵担心您的安危,便自作主张,把您请来了!”石闵行礼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郑妃问道。

    “娘娘久居深宫,恐怕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张豹谋反,今日永昌阁外已经血流成河!陛下已经被张豹刺杀了!”

    “什么?陛下张豹杀了陛下?”郑妃大吃一惊,就连一旁的徐三和陆安等人也完全惊呆了。

    “如今张豹已经伏诛,百官们人人自危,宫里乱成一团,这西华侯府暂时还是安全的,您就暂时不要回宫了,先在这里住下!”石闵劝说道。

    “可是若是这样,我还是去宁王府吧!”

    石闵摇摇头,说道:“宁王府人丁单薄,如今宁王殿下忙于平乱,无暇照顾您,还是让我这个后辈来孝敬您吧!宁王殿下那里,稍后我会派人去知会一声,您不必担心!”

    “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为什么又打起来了”

    郑妃是心地善良之人,最见不得打打杀杀,她颤颤巍巍的重新坐了下来,又问道:“鉴儿他没事吧?”

    “宁王殿下好的很!此次平乱,殿下居首功!娘娘不必担心!”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郑妃稍稍松了口气,又问道:“陛下驾崩,那赵国便要乱了!这可怎么办?”

    “陛下的长子,会被拥戴为新帝!”石闵再次行礼,问道:“娘娘,他们带您来的时候,可曾有旁人看到?”

    “那常青宫偏僻的很,哪有人会注意?自然是没人看到。”郑妃说着,又问道:“怎么了?”

    石闵连忙摇摇头,笑着说道:“没事!娘娘安心在这里住下!只是外面比较乱,你们就不要出门了,等过几天一切都太平了,石闵一定亲自送您到宁王府!”

    “好!好!”郑妃笑着点点头。

    石闵转身出了屋子,脸色陡然变了,徐三问道:“公子,怎么会这样?陛下被张豹杀了?”

    石闵没有理会徐三,对张沐风吩咐道:“沐风!”

    “末将在!”

    “火速去通知朱松,让他暂不行动!撤到牛首山!”

    “牛首山?不是回邯郸?”张沐风不解

    “对!不回邯郸!我得提防着石鉴!”

    虽然张沐风不明白石闵的用意,但是对于石闵的命令,张沐风只会完全听从,便也不再多问,匆匆离去。

    “徐三叔!”石闵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要变天了!”

    “公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听糊涂了!张豹不是要害西华侯府吗?怎么会行刺陛下?”徐三说道。

    石闵摇摇头,说道:“张豹为何会行刺陛下,我无从知晓,但是可以确定的是,石鉴坐收了渔翁之利!”

    “石鉴?”

    “走!去我的屋里!我有事问您!”石闵对徐三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