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二章
    进了自己的屋子,石闵二话不说,掀开了一个蒲团,那是他常坐的位子。

    “果然!”石闵看着位置上的一张纸说道。

    “怎么了公子?”徐三上前问道。

    石闵蹲下来,看着那张折好的纸,说道:“这是当日陆安送来的关于先帝死因的消息,我看完之后,塞在了这个蒲团下面,但是这显然已经有人动过了!”

    “这信不是还在这里吗?您怎么知道有人动过了?”徐三不解。

    石闵拿起那张纸,说道:“凡是陆安的送来的信,他都会在左下角撕掉小小一块,作为标记。”

    徐三接过来打开一看,果然左下角是缺了一个角。

    “那日我看完之后,将这封信放在蒲团下时,我记得这个破损的一角正面朝上,如今来看,却已经在背面!这说明期间有人偷看过这个消息!而前段时间邺城风传的谣言,便是从这里被泄露出去的!”

    “啊?”徐三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说道:“这府里都是自己人!会是谁干的呢?会不会是您记错了?”

    “不会!”石闵坚定的摆摆手,一本正经的看着徐三说道:“咱们府里,一定有外人的细作!”

    徐三见石闵看着他,连忙问道:“公子,您不会是怀疑我吧?”

    “当然不是!这世上谁都可能背叛我,唯独您不会!”石闵坚定的说道。

    徐三松了口气,说道:“可是思来想去,也想不出是谁啊!小六子和小武他们几个,都是我看着长大的!不可能会背叛西华侯府,而那两位嫂子,也不是这样的人!”

    “我一直在想,到底先帝之死是怎么被外人知道的,没想到居然是从我的手里走漏了风声!”

    “这个人一定是张豹派来的!”

    “原本我也这样认为,但是今日张豹死之前,对我说的几句话,让我不得对之前的想法产生怀疑!”

    “张豹?他的话您不能信!”徐三说道。

    “不!他的话有可信之处!”石闵说道。

    “为何?他可是要置西华侯府于死地的人!”徐三说道。

    “我是亲眼看着张豹死张我面前的!服毒自杀!”石闵说着,坐了下来,又对徐三说道:“他说,这辈子机关算尽,唯有两个人他看不透,那便是高尚之和石鉴!”

    “他说这话有什么用意?”

    “徐三叔,说出来也许您不信!这一次若是没有石鉴,张豹恐怕不回失败,西华侯府将会面临怎样的结局,我也不敢去想象。但是在此之前,谁会想到,石鉴有这样的手段?恐怕没有几个人会记得赵国还有一个宁王殿下吧?”

    徐三默默点头,说道:“您说的是!在此之前,宁王府确实是几乎被人遗忘的地方。”

    “今天我看到的石鉴,是剑术超群,谋略过人的石鉴。张豹的手下,若是论单打独斗,在他手下竟然没有还手的机会!您能想象的到吗?这样的一个人,居然能够在邺城待了几十年而丝毫不被人注意,这需要何等忍耐力?”石闵说着,叹了口气,说道:“毫无疑问,石鉴所图甚大!”

    “您是说,他信当皇帝?”徐三问道。

    “以前我不信,现在,恐怕有这个可能!”

    “您刚刚让张沐风通知狼骑尉取消行动,又是什么用意?”徐三问道。

    “有一件事,还没来得及告诉您!”石闵说着,对徐三招招手,说道:“您先坐下来!”

    徐三不知道石闵要说什么事情,一脸疑惑的坐着石闵身边,问道:“怎么了公子?”

    “前几天,我知道了一个事情的真相!关于父亲的生世。”

    “将军的生世?”徐三一愣。

    石闵点点头,说道:“您可曾听说过乞活军?”

    徐三连连点头,说道:“听说过!四十多年前,就在这中原一带,曾先后与诸胡交战,被先帝与诸胡联军所灭,他们的首领好像是叫冉隆!”

    “没错!”石闵镇定的看着徐三说道:“父亲确实是先帝从战场上捡回来的,但那是在杀了我的祖父以后!”

    “您的祖父?”徐三听着有些糊涂了。

    “父亲本姓冉!先祖名讳冉隆!”

    “什么?”徐三惊的站了起来,说道:“这么说,将军说乞活军的后人?”

    “没错!”

    “公子,此事非同小可,你可有确切的证据?”徐三问道。

    “自然是有!”

    石闵向徐三讲述事情的前因后果,徐三听的一会儿忧愁满面,一会儿满脸惊讶,显然对于这样不可思议的故事,他没有心理准备。

    “正是没有想到!将军的生世会是这样!”徐三叹了口气,说道:“如此说来,这先帝还是西华侯府的仇人!”

    “他对父亲有养育之恩,但是父亲用命报答了他,算是抵了这些年西华侯府蒙受的恩典!但是乞活军的仇,先祖们的仇,还没有了解!”

    “您打算怎么办?起兵吗?”

    “在此之前,我从未有过这个想法,哪怕是秦先生一再向我进言劝告,也没有这个打算,但是现在”

    “就像您说的,石鉴所谋者大,他早晚会想要当皇帝,以他目前的行使风格看来,他说不可能放过西华侯府的!”

    “西华侯府最大的靠山,却也是最大的祸根!那便是咱们手头上的几万兵马!”

    “可是这几万弟兄,是将军多年的心血,也是西华侯府的护身符!”

    “您说的有道理啊!”石闵又叹了口气,说道:“石鉴若是有心称帝,是绝对容不下西华侯府的!”

    “对了!说到石鉴!您说,之前咱们一直查的神秘人,会不会就是他?”

    “您的怀疑和我一样!”石闵对徐三又说道:“我甚至怀疑,真正泄漏这个消息的细作,说石鉴的人!而不是张豹的人!”

    “若真是那样,邺城的这个流言,便是他故意为之!这样以来,岂不是张豹也是被他算计的?”

    “有这个可能性!否则张豹不回在临死前说,若是有一天弄清楚这石鉴和高尚之的事情,一定要上天的坟头告诉他!”

    “这张豹看来上死不瞑目啊!”

    “说道这个,我忽然想起了石遵当日说过的一句话!”

    “什么话?”

    “当日先帝杀他之前,他曾说过,别以为杀了他,事情就结束了,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这或许是他故意危言耸听呢!”

    “当时我也这样以为!可是现在看来,石遵当时说的话确实没错!他或许已经感觉到了!”

    “感觉到了?”

    “谭渊这个人,您可还记得?”石闵问道。

    徐三点点头,说道:“自然是记得!他说石遵的头号智囊,庆王府的管家!”

    “此人至今下落不明!他作为石遵最倚重的心腹,怎会眼睁睁看着石遵失败?根据我们的消息,征讨鲜卑之前,谭渊并未一起北上,而是留在了邺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