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三章
    “谭渊至今下落不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当时石鉴能坐上巡防营统领这个位置,据闻是石遵的安排,所有人都以为石鉴是庆王府的人。按照这个说法,在李城军攻城的时候,石鉴应该毫无条件的开城迎接,可是他没有这么做,而谭渊在李城军攻城以后,便失踪了!”石闵想了想,又继续说道:“按照庆王府的行事风格,若是石鉴没有照庆王府的吩咐做事,谭渊一定会兴师问罪!所以,我感觉,谭渊或许早就死在了石鉴的手里!”

    徐三默默点头,说道:“公子分析的有道理!这石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却似乎一直在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

    “如今,我唯一关心的,就是他和鲜卑人到底有没有不可告人的勾当!”

    “您的意思是”

    “如果当初是他向鲜卑人告密,泄露了先帝的营地位置,那么父亲的死,便是他害的!我不能让父亲生的不明不白,死也死的不明不白!”石闵严肃的说道。

    “公子说的是!不过我觉得,首先还要搞明白一件事情!石鉴到底是不是我们认为的那群黑衣人的主子!毕竟方才您所说的,都是猜测!”

    “若要验证我的猜测,并不难!”石闵忽然神秘的笑了笑。

    “怎么做?”徐三连忙问道。

    石世的意外身亡,让朝廷完全乱成了一团,石鉴以自己手头巡防营的兵力,爆发性的瞬间成为朝廷的柱石,百官们却偏偏无人敢质问。

    第二天,石世的儿子便匆匆继位,或许这样的一个结果,并非是梁郡主当日所愿。然而这一切,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对于赵国来说,这或许是个灾难,但是石鉴却开始在这次事件之中,开始崭露头角。

    “殿下,高世荣的人马已经在城外了!但是他们并没有任何动作!”石鉴的手下说道。

    “他们的先头部队不是应该被石闵消灭了吗?为何会出现在邺城?”石鉴有些疑惑。

    一旁的高尚之幽幽的说道:“恐怕石闵想作壁上观吧!”

    “他这是落井下石啊!”石鉴有些愤恨的说道。

    “经此一事,石闵一定对宁王府心存芥蒂,殿下,该抓紧时间了!切不可让石闵先下手为强!”

    石鉴点点头,说道:“没错!”

    “如今石闵身在邺城,邺城内没有他的人马,此时正是消灭他的好时机!殿下何不派人直接荡平西华侯府!”高尚之说道。

    “但是王世成和李昌不在,拿下石闵,还有他们两个,邯郸的几万兵马,恐怕仍然是个不小的威胁!”

    高尚之默默点头,捋着胡子,沉思片刻,说道:“既然如此,那只有请君入瓮,给他们准备一场鸿门宴了!”

    “石闵不是傻子,想要将他的势力一网打尽,恐怕没那么容易,得有一个合适的理由才行!”

    “理由并非没有!眼下就有一个合适的理由!”

    “什么理由?”

    “新帝登基,诏有功之臣封赏!西华侯府平定张豹之乱有功,内黄水灾,王世成和李昌也有功,诏他们回邺城,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石鉴微微点头,忽然又问道:“说起内黄水灾,这几日未曾关注那边的消息,大人您可知现在是什么情况?”

    “听说,林炎死了!”

    “死了?”石鉴一愣,问道:“为何突然就死了?”

    “李昌斩了林炎,西华侯府的兵马现在已经占领了邯郸,他们打开了邯郸的粮仓,救济灾民,如今城外数十万灾民暂时得以存活,但是邯郸城现在已经乱成一团!林炎的手下也全部做了西华侯府的俘虏!”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老夫是今天早上收到消息的,事情就是昨日发生的!”高尚之说着,严肃的石鉴说道:“这就是为什么老夫要殿下您先下手为强的原因。”

    “石闵胆子不小啊!纵容他的部下杀害堂堂的郡守,这根本就是藐视朝廷!”

    “消息是杀手锏送来的,应该是错不了!但是关于石闵接下来有什么计划,他并没有提及。”高尚之想了想,问道:“石闵该不会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身边有卧底吧?又或者,咱们的这个卧底,已经背叛了我们?”

    “按照石闵的性子,他既然敢指使手下的人杀了林炎,就一定有了一些准备,根据之前的消息,石闵对他说完全信任的,没道理一点消息都不透露给他!”

    “如此看来,此人说不定真的背叛殿下您了!”高尚之说道。

    石鉴摇摇头,缓缓说道:“本王对他的信任,如同对大人您一样!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石闵的人马,一定会有动作!城外的人马能出现在这里,这就足够说明一切了!”

    “说到这个!大人,如今新帝刚刚登基,不少宗室似乎有些蠢蠢欲动!外面的这些人若是不收服,恐怕不仅仅是本王,就算是老二的这个亲儿子,怕是也坐不安稳!”

    “殿下说的是!西华侯府固然需要咱们去废心思,但是眼下这混乱的局势,也需要尽早稳定下来!”

    “以大人的本事,定有办法兵不血刃结局城外的兵马,只可惜,您现在还不能现身!而本王这边也实在是抽不开身!”石鉴颇为忧愁的说道。

    “殿下!其实此事或许根本不需要宁王府亲自出面去解决!”

    “什么意思?”石鉴问道。

    “有一个人可以用!”

    “谁?”

    高尚之微微一笑:“吴亮!”

    “吴亮?”石鉴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没错!”高尚之点点头,说道:“自从张豹专政以来,吴亮说张豹最倚重的人,此人若是没有什么本事,岂会得张豹青睐?”

    “大人的意思,是要让他戴罪立功?”

    “对!没错!就是这个意思!”高尚之说道。

    “但是吴亮肯不肯去做这件事,怕是还不好说吧!”

    高尚之笑了笑,说道:“殿下放心,这吴亮不但会去做,而且可能一点都不会让殿下您失望!”

    “为何?您是怎么知道的?”

    “吴亮此人好名利!虽然才能过人,实际上也是个小人!这样的人,要么想成名!要么想得利!所以做他的眼里,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因为只有活着,才有名利,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高尚之一脸轻松,对石鉴又说道:“所以,若是将此事交给他去办,吴亮定会竭尽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