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四章
    “大人说的也有道理!”石鉴默默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下人忽然来报:“殿下,文苍来了!”

    “文苍?”石鉴微微皱眉,说道:“他来我宁王府做什么?”

    下人摇摇头,说道:“小人不知,文苍不肯说,但是非吵着要见您!”

    “他在哪里?在院子里等着您呢!”

    高尚之缓缓起身,说道:“既然这样,殿下,老夫就先避一避了!”

    “不必了!”石鉴抬头看着高尚之,说道:“如今的宁王府今非昔比,我石鉴已经不用再藏头露尾!他文苍既然直接找上门来,就让他把事情弄明白!”

    高尚之愣了一下,有些迟疑,石鉴笑着宽慰道:“大人放心!没事的!降服文苍,不是难事!”

    高尚之见石鉴坚持,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又重新坐了下来。

    “带文苍过来!”石鉴吩咐道。

    “是......”

    片刻之后,文苍被带了进来,他刚刚迈进屋子,便看到了坐在石鉴右手边的高尚之,只见他闭着眼,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文苍先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文大统领!”石鉴笑了笑,问道:“你来我这小小的宁王府做什么?”

    文苍又看了一眼高尚之,然后对石鉴说道:“来让殿下替下官接一个疑惑,如今看来,似乎已经没有必要了!”

    “哦?是吗?你是为了老夫来的吧?”高尚之缓缓睁开眼,转过头看着文苍问道。

    “你果然是宁王府的人!”文苍说道。

    “不错!文大统领还算聪明!”石鉴毫不避讳的说道:“你可是第一个知道这个秘密的人!”

    “没想到,让西华侯府,张豹以及石遵费尽心思去查的人,竟然就是宁王殿下你!”文苍深吸一口气,说道:“宁王殿下,您可是把我逼上了绝路啊!”

    “呵呵!”石鉴笑了笑,抬手指了指旁边的位子,说道:“既然来了,就不必站着说话!本王和大人得抬头看着你,脖子累!”

    文苍硬着头皮坐了下来,举手投足之间,却显得有些顾虑和迟疑。

    “殿下......”

    “本王知道你想说什么!”石鉴摆摆手,打断了文苍的话,说道:“你放心,你的家小和石勇将军的家小,都安好!”

    “高大人交代的事情,我都已经办妥,是时候让我带走他们了吧?”

    石鉴微微皱眉,问道:“文统领,在你的眼里,本王是不是心狠手辣之人?”

    文苍看了一眼石鉴,没有应声。

    “你大可放心!两位夫人和孩子,宁王府没有为难他们,但是现在外面兵荒马乱的,你自己还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我劝你,还是暂时不要动这个念头的好!”

    文苍一听石鉴这话,顿时有些不悦,说道:“殿下要食言?”

    “文老弟,别那么着急!殿下是一言九鼎之人,说了不会为难他们,就一定不会有任何动作!”高尚之在一旁提醒道。

    文苍心知自己无法与石鉴讨价还价,撇了撇嘴,只得忍气吞声。

    “殿下还想让我做什么?”文苍问道。

    “哈哈哈哈!宁王府就喜欢你这般爽快!”石鉴笑着,看了一眼高尚之,又对文苍说道:“本王料定,以你的头脑,很快便会猜到高大人背后的人是本王!你今日不来,明日也会来!”

    “殿下就不怕我把您的秘密公之于众吗?”

    “秘密?本王有什么秘密?”石鉴反问道。

    “......”

    “你是想说高大人死而复生,然后在替本王做事?”石鉴好不慌张,又反问道:“还是本王谋反造次?呵呵呵呵,文统领,没有人手里捏着本王的把柄!包括你!”

    石鉴自始至终,所以的谋算,多做到了滴水不漏,文苍想了想,他所谓的秘密,似乎确实没有任何价值。

    “文苍失言了,请殿下恕罪......”

    文苍的这句话,显然是对宁王府屈服表现,一旁的高尚之和石鉴,自然是内心颇为得意。

    也许在旁人看来,文苍的低头,是因为自己有把柄握在石鉴手里,事实上,文苍心里清楚,让他低头的,并不仅仅是妻子和嫂夫人的安危,还有宁王石鉴超乎他想象的谋略和手段。

    “张豹将这邺城搅的天翻地覆,先帝之死,乃是张豹一人之责,与他人无干!如今赵国现乱成一团,朝野上下人人自危。文统领,这邺城的安危,可咱俩齐心协力才能维持!”

    石鉴的话,毫无疑问给了文苍一个暗示,文苍立马磕头行礼说道:“文苍听从殿下的差遣!”

    ......

    收服了文苍,石鉴的野心开始按照计划的那样,一步一步的实现。与此同时,高世荣的人马已经在城外集结,虽然没有攻城的迹象,但是数万人马扎营城外,对于石鉴来说,亦是如鲠在喉。

    “吴大人,看到了吧!这就是你们干的好事!”石鉴站在城楼上,对一旁的吴亮说道。

    张豹的失败,对于吴亮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加上数日的牢狱之灾,原本相貌堂堂,衣冠楚楚的吴亮,此时却显得有些落魄和瘦削。

    “殿下......”

    吴亮有些干裂嘴唇终于动了动,缓缓说道:“这些是高世荣的旧部,原本是张大人......是张豹命他调来对付西华侯府的!如今高世荣伏诛,这些人马,怕是未必能听从号令!”

    “这江山是陛下的江山,这些将士也是陛下的刀剑,高世荣死了,陛下难道还不能号令他们不成?”石鉴故意说道。

    “这些人是高世荣的亲信部下,跟随他征战多年,若是有高世荣的兵符,或许还有机会!”吴亮低着头,悻悻的说道:“只可惜高世荣已死,他的兵符不知在何处......”

    “兵符在此!”石鉴忽然从袖中取出了一枚虎符,在吴亮面前一晃,问道:“你可有把握,将外面这三万人马收服?”

    吴亮抬头看了一眼石鉴,问道:“下官愚钝,不知殿下说的收服,说何意?”

    “吴大人这么机灵的人,莫非还猜不到本王的心思不成?”石鉴笑着,神色颇为轻松的拍了怕吴亮的肩膀。

    不知为何,吴亮着一脸笑意的石鉴面前,丝毫不觉得轻松,如今他已经完全相信,当初张豹对于石鉴的判断,以及自己的判断,都是正确的!早知如此,吴亮和张豹就算费劲心思,也会早早的除了石鉴。

    只可惜,这石鉴一直以来都隐藏的太好。

    “下官明白!下官明白!”

    吴亮说着,小心的伸出双手,低头弯腰,等候石鉴将兵符交给他。

    “吴大人!”石鉴一边把玩着兵符,一遍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个差事可不是儿戏啊!”

    “下官明白其中利害!”吴亮恭敬的说道。

    石鉴看着点头哈腰的吴亮,心中自然有些许得以,毕竟就在数日之前,吴亮当着张豹的面,对自己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没想到只是数日之后,着局面竟然完全颠倒。

    “这兵符你可得小心保管!”石鉴说着,将那虎符交到了吴亮的手中。

    吴亮小心的捧着虎符,揣入怀里,这时候,石鉴又说话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这是你吴大人将功折罪的机会!千万要好好把握,你的家人,可都等着与你团聚呢!”

    吴亮心头一紧,他不禁看了一眼石鉴,此时吴亮心里明白的很,石鉴的这句话,分明是这用自己的家人作威胁。

    “吴亮一定不负殿下所托!”吴亮假装不懂石鉴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