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五章
    吴亮带着他最后的机会出发了,石鉴站在城楼上,看着吴亮的马车在清晨的阳光下,缓缓离去,眉头有些紧锁。

    “按理说,羌族的使者应该到了,但是至今没有他们的踪迹!看来赵国内乱,羌族已经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高尚之披着斗篷,盖着脸,忽然站在了石鉴的身后。

    “本王要逐个收服他们!让他们为我所用!”石鉴坚定的说道。

    “如今我最担心的,是石闵!他的人马占据了邯郸,那里的粮草足够他们支撑很长一段时间,数十万的难民可以充作兵员,万一石闵起兵造反,那可不是一件好事。”

    “大人放心,石闵尚在邺城,只要他不离开,王世成和李昌不敢乱来。”

    石鉴说着,转过身又问道:“为何这几日都没有西华侯府的消息?石闵到底在做什么?”

    高尚之摇摇头,说道:“不清楚!这几天石闵始终待在府内,未曾迈出半步,不知是在作何盘算。”

    “当日张豹十几名手下横死街头,想必是西华侯府的人干的好事!”石鉴背着手,开始缓缓往下面走,高尚之跟在身后,石鉴又说道:“咱们至今都不清楚,西华侯府在邺城到底暗藏了多少杀手!那个比宁王府大不了多少的院子,为何就这么难进!”

    “殿下别急!先派人去试试再说!看看西华侯府的高手,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怎么试?”石鉴停下脚步,转头问道。

    “今夜......”

    高尚之伏在石鉴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石鉴微微点头。

    ......

    入夜,邺城的大街上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偶尔夜风拂过枝头,带走一阵轻微的“哗哗”之声。

    三个黑衣人借着夜色,时而翻过墙头,时而穿梭在巷子里,很快,来到了西华侯府的门口。

    “三哥,不是说西华侯府附近时刻有人盯着的吗?为何咱们这般小心翼翼,却一个人也没有发现?”其中一个黑衣人对领头的老三说道。

    老三警惕的看着四周,说道:“不要大意!先进去看看再说!”

    三个人正要转身,绕到旁边的巷子里去,却忽然停住了脚步,一个衣衫褴褛,裹着粗布衣服,头发脏乱的汉子,忽然出现在了不远处,然后靠着墙根坐了下来。

    “这个人什么时候出现的!”老三低声问道。

    旁边的人摇摇头,说道:“刚刚根本没有看到他!我也不清楚......”

    只见那汉子看了他们一眼,丝毫不慌张,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右手却始终裹在衣袍里,看不见手里拿的什么东西。

    “继续走,不用理会!”老三沉着冷静的对另外两个人说道。

    三人继续警惕的往前走,各自却已经悄悄的把手握在了刀柄上,那汉子低着头,既不躲闪,也不看他们,就像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就在三个人走到离那汉子还有七八步远的时候,忽然,一支箭“嗖”的一下射在了三人跟前,离老三的脚不过一尺多点。

    三个人大吃一惊,往后退了两步,连忙看了看四周,对面的墙头上,又出现了一个人影,借着月光,依稀看得出,那人手持弓箭,对着他们。

    “什么人!”老三低沉着嗓子质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大晚上的鬼鬼祟祟在这里做什么?”坐在地上的那个汉子忽然抬起头问道。

    老三微微皱眉,显然,他们的已经完全暴露了,至于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三个人无从知晓。

    “三哥,怎么办?”老三旁边的人低声问道。

    “来都来了,不能就这样回去!”老三看了看墙头上的弓箭手,又对二人说道:“试试他们的身手再说!”

    “好!”其余两人一致点头表示同意。

    忽然,老三原本收在腰间的右手,忽然朝着那汉子一甩,那汉子本能一个翻身,滚到了旁边的草地里,身后“铛”的一声,一支飞镖钉在了墙头上。

    老三刚刚出手,三个人便迅速闪开,墙头上的弓箭手第一时间放箭,但还是没有能够射中他们。

    一支箭扎在了老三原本站立的位置上,于此同时,巷子前后陆续走出了五六个人,将这三个人堵住了去路。

    三人警惕的看了看前后,那脏兮兮的汉子终于亮出了右手,手里握着的,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刀。

    “拿下!”汉子甚是镇定的说道。

    一声令下,五六个手持利刃的人朝老三他们冲了过来,三个人如临大敌,不敢大意,连忙背靠背的站在一起,抽出了腰间的刀。

    一群人混战在了一起,老三等人是石鉴最为倚重的刺客杀手,对方虽然人数上占有优势,但是却也拿不下这三个黑衣人,一直站在原地的那个汉子,对此显然有些惊讶。

    刀光剑影,双方你来我往的打斗了一番,均占不到便宜,一旁观战的汉子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

    “三哥小心!”一个声音忽然喊道。

    老三下意识的多开,却被人推了一把,听得身后“铛”的一声,紧接着,老三感觉一个人撞在了自己身上。

    老三连忙回头一看,老六手里的短刀被打落在地,手上似乎还受了伤。

    “没事吧老六!”老三问道。

    “这兔崽子偷袭我们!”老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愤恨的说道。

    一伙儿人将这三个人围了起来,老三自知,再打下去,他们绝对不会有脱身的机会,于是低声对身边的两人说道:“撤!”

    话音刚落,三个人同时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石灰粉,用力一撒,四下顿时白茫茫的一片,于是这兄弟三人趁机纵身一跃,跳上墙头,然后消失在夜幕里了。

    “洪哥,追不追!”

    “不用!摸不清对方的底细,穷寇莫追,我们不宜暴露!撤!”那脏汉子说道。

    于此同时,在宁王府里,也有两个黑衣人,站在了宁王府的院子里,那两个人各持一柄长刀,盯着站在门口的石鉴,而这两个人,正是王冲和石闵。

    黑衣人的到来,似乎完全出乎了石鉴的预料,但是他依旧毫不慌张,站在门口,背着手,问道:“你们两个来我宁王府有何贵干?”

    石闵和王冲根本不理会石鉴,提着刀便冲了过来,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两个的从石鉴的身后站了出来,也拿着兵器,但是石闵和王冲并未停下脚步。

    “看来他们早有安排!”王冲低声说道。

    “试试再说!”石闵说道。

    石鉴往后退了一步,两个手下挥舞着刀迎了上去,与石闵和王冲打了起来。原本石鉴并未将这两个人放在眼里,但是当这两人与自己的手下交手以后,仅仅两个回合,石鉴便看出了端倪。

    “殿下,这两人不是一般的高手!”高尚之裹着斗篷,蒙着脸,站在石鉴身边说道。

    “本王也看出来了!”石鉴说道。

    话音刚落,石鉴自己的一个手下便被打翻在地,于是,又有三个人冲了上去帮忙,显然,石鉴府里剩下的五个高手,全部都来了。

    “殿下觉得,这些人是谁派来的?”高尚之问道。

    “说不定是张豹的余孽,前来替他们的主人报仇!”石鉴毫不慌张的说道。

    “老夫虽然不懂武艺,但是也看得出来,咱们这几个人,是拿不下他们俩的!”

    高尚之话音刚落,只听到“啊”的一声惨叫,石鉴的一个手下便被石闵一刀砍在了胸口,顿时倒地不起,血流如注。而王冲也伤到了手臂,紧紧的靠着石闵,不敢分离。

    石鉴脸色骤变,转身就要进屋拿剑,而石闵和王冲却不再打算纠缠,撒了一把石灰粉,便趁机后退,翻过院墙跑了。

    “追!”带头的那人喊道。

    “站住!”高尚之声音沙哑的喊了一声。

    “大人!”老大显然不甘心。

    “你们追上去又如何?我们的损失只会更大!”高尚之说着,走了上来,低头看着重伤不起的老七,说道:“此人太厉害了!你们不是他们俩的对手!”

    石鉴提着剑冲了出来,却见对方早已撤走,问道:“人呢!”

    高尚之蹲在地上,一边查看老七的伤口,一边说道:“跑了!是我让他们不要追的!”

    说完,高尚之站起身,面不改色的对手下说道:“赶紧抬下去救治,或许能留住他的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