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六章
    就在这个时候,老三也带着人回来了,一见老七被抬了下去,连忙问道:“大人!老七怎么了?”

    “方才有人来行刺殿下,老七受了重伤!”

    “行刺的人呢?抓到了吗?”

    “跑了!”高尚之说着,转过身对石鉴说道:“殿下,先回屋再说吧!今日的事情不简单!”

    石鉴憋着一肚子的气,拂袖跟着高尚之进了屋子。

    高尚之坐定,抬头看了一眼老三,再看看他身后的老六,微微皱眉,问道:“怎么?受伤了?”

    老六答道:“属下无能,受了些皮肉伤,没什么大碍。”

    “今日夜探西华侯府,收获如何?”石鉴问道。

    “回禀殿下,一无所获。”

    “一无所获?”石鉴有些吃惊,问道:“你们三个人去了,半点有用的消息都没带回来吗!”

    “我们三个人一路上小心谨慎,来到西华侯府外,却好像早就被人盯上了,连西华侯府的大门都没摸到,便被一伙身份不明,但是武艺非常好的人给包围了!打了几十个回合,居然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们几个人?”高尚之问道。

    “一共七个人!”老三应道。

    “你们个个都是顶尖的高手,区区七个人怎么可能是你们的对手!”

    “殿下!这七个人绝对不是一般人!他们行踪诡异,出手干净利落,丝毫不逊色于我们,看起来也一样受过专门的训练!应该就是西华侯府潜伏在邺城的暗线!”老三说道。

    “难怪之前派出的人前去西华侯府打探消息,都是有去无回,果真如此!石闵的手下能人不少啊!”石鉴颇为愤恨的说道。

    “没想到的是,石闵竟然亲自来试探宁王府!”高尚之闭上眼睛,幽幽的说道。

    “石闵?”老三大吃一惊。

    高尚之点点头,说道:“原本以为,刚刚那两个人会是张豹的余孽,但是细细想来,张豹手下若是能有如此高手,当日说不定已经被他逃脱!这邺城之中,除了石闵,还有谁能与你们交手丝毫不落下风?”

    “石闵想干什么!”老三恨的咬牙切齿。

    “殿下,恐怕过了今晚,西华侯府和宁王府恐怕要争个你死我活了!”高尚之睁开眼,看着石鉴说道:“他今日是为了试探宁王府来了!”

    石鉴眉头紧锁,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是注定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老八忽然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老三呵斥道:“这么慌慌张张的做什么!”

    “殿下,大人!七哥......七哥他死了!”老八泪流满面的说道。

    “什么!”老三第一个反应过来,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

    等众人赶到的时候,老七已经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床榻上到处都是血迹,府里大夫满手血污的走了过来,无奈的对石鉴说道:“殿下,老朽无能,他的伤太重了,出血太多,根本止不住!”

    石鉴的几个手下黯然神伤,高尚之面无表情,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流露出一丝难以掩饰的哀伤。

    石鉴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看得出此刻的他异常愤怒。

    “老七,你放心,我们会为你报仇的!”老三两眼通红,坚定的说道。

    “今日做的是亏本买卖,没占到西华侯府的便宜,却倒折损了我们的人!”高尚之背着手,声音沙哑的说道。

    “处理好老七的后事,等吴亮的消息再说!”石鉴冷冷的吩咐了一句,便转身走了出去。

    ......

    石闵带着王冲回到西华侯府的时候,已临近丑时,徐三已经焦急的等候了多时。

    “公子,你们终于回来了!”徐三迎了上去。

    “王冲受伤了,带他下去疗伤!”石闵吩咐道。

    “好!”徐三看了一下王冲的伤口,说道:“没事!皮肉伤,包扎好过几天就好了!”

    王冲傻笑了一下,徐三对一旁的小六子吩咐道:“六子,扶王冲下去,替他包扎一下伤口!”

    “诶!”

    石闵摘下脖子上的面罩,问道:“张沐风回来了吗?”

    “您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回来了!已经等候您多时了!”徐三说着,在前面引路说道:“人就在前厅。”

    “方才回来的时候,看到门外的地上有一滩石灰粉,是不是今晚有人来过?”石闵问道。

    徐三点点头,说道:“来了三个人,身手相当不错,七个人也能拿住他们!被他们跑了!”

    徐三刚刚说完,石闵还没来得及问话,张沐风已经迎了上来,行礼说道:“将军!”

    石闵从张沐风身边走过,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起来说话!”

    “谢将军!”张沐风站起身。

    “说说看,弟兄们现在何处?”石闵问道。

    “末将奉命向朱大哥传递您的明亮,狼骑尉已经全部撤到牛首山附近!”

    石闵微微点头,这时候,张沐风问道:“将军,末将有一事不明!”

    “什么事情?”

    “狼骑尉为何不撤回到邯郸,而是撤到牛首山?”

    “牛首山人迹罕至,几千人马躲在那里,根本不会被人发现。我就是要所有人都不知道狼骑尉的踪迹,这样一来,在必要时刻,才能出其不意!”

    张沐风点了点头,又见石闵一身的夜行衣,便问道:“将军,这大晚上的,您为何这副衣着打扮?”

    “徐三没告诉你?”石闵问道

    “徐三叔只说您出去有事了,没说是去宁王府了!而且还是这般模样去的!”张沐风说着,看了一眼徐三。

    “原来是这样!”石闵也看了一眼徐三,然后对张沐风说道:“今夜我带王冲夜探宁王府,刚刚回来!”

    “您可有什么收获?”张沐风问道。

    “还记得先前曾与你我交手过的黑衣人吗?”

    张沐风点点头:“自然是记得!”

    石闵冷笑道:“现在基本确定,那些黑衣人就说石鉴道手下!”

    “如此说来,那石鉴便是高尚之口中的那个神秘人?”

    “没错!”石闵点点头。

    “但是如果是这样,那高尚之和石鉴会不会早就相熟,毕竟当初张豹这大理寺内救先帝的时候,那两个来路不明的黑衣人,出现的有些巧合,又偏偏与石鉴和高尚之都有牵连!”张沐风说道。

    “这些事情的真实情况如何根本不重要,我原本有两个疑惑,一个是石鉴到底是不是那个一直深藏不露的人,如今已经确定,他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一定是有所图谋。另外一个疑惑,我只想知道,当初和鲜卑人勾结的人,到底是不是他!父亲的死,和宁王府到底有没有关系!”石闵一脸严肃的说道。

    这时候,一旁的徐三说道:“不管这石鉴用什么样的借口来掩饰自己,他的真实目的一定是皇位!而他宁王府,恐怕不会拿西华侯府当成自己人!公子,恐怕咱们与宁王府的较量,远甚过与张豹和石遵较量!”

    石闵默默点头,深情严肃的说道:“徐三叔说的是!这一切恐怕才是刚刚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