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七章
    “西华侯府在邺城的势力还远远不够……石鉴有两万巡防营的兵马,就连文苍的禁军,也不敢违逆他!单凭父亲留下的暗线,恐怕难以与之抗衡。”石闵颇为担忧的说道。

    “听说白天吴亮奉石鉴之命,去城外招降高世荣的旧部。如今石世的死讯已经传了出去,各地的驻军似乎都有些不太安分。新帝尚幼,心怀鬼胎的人甚多!”

    “石鉴已经开始了他的计划!他利用庆王府和燕王府的争斗,暗中不断培植自己的势力,如愿以偿的控制了巡防营的两万兵马。张豹祸乱朝纲,他利用我为诱饵,铲除了张豹。而朝中剩下的那些官员,不过是一群自诩清高,庸碌无能之辈,根本无法对他形成威胁!如今他唯一忌惮的,恐怕还是因为我西华侯在中原的影响力和手里的兵力!”石闵说道。

    “所以我才说,这才只是一个开始而已。”徐三说道。

    “将军,这石鉴步步为营,相当沉得住气,听说剑术超群,这样的人,末将认为,不如早日杀了他,免去麻烦!”张沐风对石闵说道。

    “想取他的性命并非易事!今日我与王冲去了趟宁王府,石鉴手下的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否则王冲也不会受伤。有那些人在,就算是我亲自去,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而且经过今晚的事情,宁王府一定会加上戒备,想取他性命,难上加难!”

    “关键还有一个问题!”徐三想了想,说道:“公子不要忘了,先前有人把陆安给您的消息偷了出去,这个人至今还不知道是谁!此人应该是石鉴的细作!有这样一个不知身份的人在您身边,想要对付石鉴,恐怕更难了!”

    “细作?什么细作?”张沐风问道。

    “此事不要声张!”石闵对张沐风说道:“还不确定是谁!”

    “三叔,这是怎么回事?”张沐风一脸茫然。

    “之前邺城谣传的事情,是有人偷看了陆安给公子的书信,把这个秘密透露了出去,如果没有猜错,这个人是在替石鉴做事!”

    “府里上上下下,都是当年大将军收容的人,亲如家人,谁会干出这种无耻的背叛之事??”张沐风问道。

    “在没有确定是谁之前,你俩切勿走漏风声,以免打草惊蛇。”石闵吩咐道。

    “是……”徐三应道。

    “将军……”

    “记住,沉住气!谁都不能说。”石闵又对张沐风叮嘱道。

    张沐风摇摇头,说道:“当日陆安送信来的时候,我也在府里,按理说,我也是有嫌疑的,您……”

    石闵摆摆手,说道:“你我是生死与共的兄弟,你是断然不会背叛西华侯府的!在这个问题上,我绝对不会怀疑你!”

    “谢将军信任!”张沐风甚是感动。

    ......

    吴亮孤身来到高世荣旧部的大营,领头的王鸾,是高世荣最为倚重的部下,被他视为心腹。吴亮带来了高世荣的死讯,这个消息,毫无疑问在王鸾那里,引起了极大的怨愤。

    自打进了大营,王鸾自始至终都没有召见吴亮,吴亮虽然肩负这石鉴的嘱托,但是实际上心里也是战战兢兢,因为他担心,这王鸾一时脑热,杀他泄愤。

    这一夜,邺城并不安宁,而身在王鸾军营的吴亮,同样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约莫天亮时分,吴亮正在秘密呼呼,忽然,营帐的帘子被人拉开,两个甲士直接闯了进来。

    吴亮被惊醒,连忙爬起来喊道:“你们干什么!”

    其中一人说道:“我们将军要见你!跟我们走!”

    话音刚落,还没等吴亮反应过来,那两个人便一左一右,把吴亮架了出去。

    “放开我!”吴亮挣扎到。

    但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吴亮,再怎么挣扎,也是无济于事。两个甲士如同拎着一只小鸡一样,把吴亮带到了王鸾面前。

    王鸾两眼通红,布满血丝,脸色有些憔悴,看起来是一夜未眠。吴亮故作镇定的站在那里,却也不敢直视王鸾。

    “吴大人,这一夜睡的可好哇?”王鸾冷冷的问道。

    吴亮说道:“身负重责,食则无味,寝则难安。”

    王鸾冷哼一声,又问道:“高大人的死,你打算给我这三万弟兄一个什么样的解释!”

    吴亮深吸一口气,他看了看军帐里的这些人,个个面露凶相,知道他们对于高世荣的死耿耿于怀,若是今日他的说辞不能让他们满意,恐怕自己也无法活着离开。想到这里,吴亮对于石鉴也是恨得牙痒痒,但是如今的他已经走投无路,自己的家小全部都在石鉴手里,他根本没的选择。

    “高将军一生忠君无二,是个忠臣,也是个真正的军人!这一点,在下深深的佩服!”吴亮说着,悄悄的看了一眼王鸾的反应,见他眼中没有异样,便又接着说道:“外人或许只知道高将军死于宫廷的乱刀之下,但是仔细想想,这一切都是灾祸,都是源于张豹!”

    “是吗?”王鸾有些不屑的说道:“我可听说,张豹或者的时候,你吴大人是他的左膀右臂,深得他的信任,如今张豹刚刚伏诛,你便临阵倒戈,变了口风,这般作为,恐怕有些不知廉耻吧?”

    吴亮微微皱眉,说道:“王将军说的是!在下确实有极大的过错,所以今日,一是为了将功折罪,二是奉劝将军,切勿再走高将军的老路。”

    “你什么意思!”王鸾听了这话,十分不悦。

    “将军稍安勿躁,吴某的意思是,高将军一生忠正,在下不敢与高将军比肩,但是我们二人,都被张豹蒙骗,原以为跟着他可以大展拳脚,匡扶社稷就,没想到,他考虑的,是自立为王!所以将军,切勿把高将军以及在下与张豹相提并论!”

    “哼!吴亮,你这嘴皮子真是能说会道!你自然是不能与高将军比!但是就这般说辞,恐怕难以让我这些弟兄信服吧!”

    说完,王鸾身边的几个都尉,已经准备抽刀。

    “慢着!”吴亮连忙喊道。

    “怎么?”王鸾缓缓起身,朝吴亮走了过来,说道:“我看你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何不早早的随张豹去了!”

    “王将军,你今日杀了我,有什么后患,你可想过?”吴亮问道。

    “呵呵,吴亮,死到临头,想用什么话来恐吓我?我们这些弟兄,刀山火海几十年,什么阵仗没见过?”王鸾冷笑道。

    “我知道诸位不怕死,但是杀了,对你们没有半点好处!”吴亮咬咬牙,说道:“既然你王将军天不怕地不怕,难道还怕在下把话说完吗!”

    王鸾自然也是要面子的人,吴亮这样说,恰好戳中了他的软肋。

    “你且说说看!若是有十足的理由让我不杀你,我王鸾决不食言!”

    “在下现在虽然是戴罪之身,但是既然来到你这里,就是代表朝廷,你若杀我,是为造反!”

    “朝廷杀了高将军,我们这些弟兄反了也就反了!”王鸾说道。

    “错!大错特错!”吴亮故意提高了嗓门,又说道:“高将军去世已经有四五天了,但是朝廷至今没有对外宣传高将军是张豹的同党,为什么?因为高将军战死,不是为了张豹,而是为了军人的荣誉,为了他的忠正之名!这一点,新帝知道,朝廷也知道!所以,王将军,你是要在高将军在天之灵也不得安宁,落下一个叛贼之名吗?”

    王鸾一愣,吴亮的话直中要害,让他一时间无言辩驳。

    “话又说回来!吴某人微言轻,杀了我,不算什么!我的家小,也不算什么,但是你这几万弟兄打算何去何从?你可曾想过?造反吗?就凭你们在洛阳以及周边几个郡县的地盘?”吴亮摇摇头,故作架势,说道:“不瞒王将军,昨日出发前,我才听说,就在你们从洛阳出发的同时,石闵已经派出了他的狼骑尉,准备在半路截杀你的先头骑兵部队!在下知道,诸位是高祖皇帝的亲卫兵马,战力不俗,但是恐怕与西华侯府的精锐之师相比,还有些差距吧?单单一个西华侯府,就够将军你消受的了!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