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八章
    “姓吴的,少在这里危言耸听,石闵若是真对派出了他的什么狗屁狼骑尉,我们怎么没有看到?”王鸾的副将说道。

    “你若是看到狼骑尉,此刻恐怕已经是死人一个了!哪还有机会在这里说话!”吴亮说道。

    “放屁!”

    “大锤!”王鸾扭头对那人说道:“退下!”

    那个叫大锤的副将很是不服气,狠狠的瞪着吴亮。

    见王鸾的部下们来了脾气,吴亮自然内心有些害怕,这些人个个都是野蛮之人,说不定一时兴起,将他活剥了。但是再看看王鸾,他神色严肃,坐在那里,若有所思的喝着酒,也不说话,但是眉头皱的几乎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显然,吴亮的话起作用了。

    见到这般模样,吴亮稍稍松了口气,说道:“王将军,听闻高将军于你,如兄如父!当日石遵起兵造反,高将军孤身一人奋战,誓死护卫高祖皇帝,如此忠臣,当朝无二。如今他尸骨未寒,你可千万不能毁了他的一世英名啊!”

    “吴亮,你少拿这些话来压我!”王鸾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在下不敢!诸位都是身经百战之人,我吴亮不过是个手无缚鸡的书生,在你王将军面前,我的小命不值一提,但是刚刚在下的那番话,将军还是好好琢磨琢磨吧!”吴亮鼓足了勇气说道。

    王鸾听完吴亮的话,缓缓站了起来,他神色严肃,面露凶相,两眼如炬,朝吴亮走了过来。吴亮见此情形,以为王鸾要杀他,心中自然开始害怕,但是刚刚牛已经吹出去了,他只能硬着头皮,站在原地,故作镇定的与王鸾对视。

    忽然,王鸾站吴亮的面前停下脚步,问道:“说说看,你来我的大营,到底有什么居心!”

    吴亮绝对是一个善于察言观色的高手,他离开意会到,王鸾的这句话,实际上表达的意思,就是他已经把刚刚自己的话听进去了。

    这对于吴亮来说,是王鸾愿意与他商量的信号,也是这件事或许能够兵不血刃去解决的兆头。

    “王将军,这恐怕不是咱们可以好好说话的方式吧?”吴亮得寸进尺,笑着指了指四周,对王鸾说道。

    王鸾看了看众人,他的手下对吴亮的眼神全都充满敌意。但是王鸾明白,刚刚吴亮分析的确实有道理,他杀了吴亮非常容易,但是吴亮确实是代表朝廷来的,还带来了兵符。按理来说,他见到兵符,一切都要听从吴亮的安排,但是高世荣的死,令他难以接受这个现实,故而想要讨个说法。

    若真的杀了吴亮,那么对于朝廷来说,自己和这三万弟兄,便真的造反了,那高世荣也势必会背上谋逆造反的名声,而这个,是王鸾不敢也是不愿意去做的。

    “都退下!”王鸾盯着吴亮,对手下吩咐道。

    “将军!别听这姓吴的!他就是个骗子!”那个叫大锤的副将又说道。

    吴亮微微皱眉,颇为厌恶的看了那人一眼,但是他没有作声,因为他知道,他想要活着离开大营,带着王鸾和帅印回到邺城,就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此外,王鸾已经心动,只要他拿定主意,那这些所谓的副将都统之类的,他们的意见也就不重要了。

    “退下!”王鸾转过脸,瞪了众人一眼。

    众人不敢违逆军令,悻悻的走了出去,就在大锤走过吴亮身边的时候,大锤低声威胁道:“你个骗子,别想活着离开!”

    吴亮微微皱眉,看了看大锤,又看了看王鸾。

    王鸾就站在吴亮对面,大锤的这句话,他当然听得清清楚楚,但是王鸾什么都没说。

    见那些无关人等全部都走了出去,吴亮总算稍稍松了口气,然后故作轻松的对王鸾说道:“王将军,站了这么久,在下可以坐着说话了吧?”

    王鸾转过身,走向自己的位子,随口说道:“你自便!”

    吴亮颇为得意的点了点头,找了个他认为合适的位子坐了下来。

    “把你的话说完!”王鸾对吴亮说道。

    “王将军,依我看,你这三万弟兄,也就您是个明白人!”吴亮对王鸾吹捧道。

    “姓吴的,老子是个粗人,对你们这些文邹邹的酸话没兴趣,我要听的,就说你今日来,到底是何用意!”王鸾没耐心的说道。

    “若是我说,我想给将军一个机会,您信不信?”

    “机会?什么机会?”王鸾问道。

    “一个成为封疆大吏的机会!”吴亮故作神秘的说道。

    “哼!话可说的真是好听!你吴亮现在自己都说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他娘的跑到老子这里来胡说八道!当老子们都是傻子不成?”王鸾拍案骂道。

    “王将军!息怒!”吴亮此刻已经开始有些熟悉王鸾的性情,不慌不忙的说道:“在下之所以这么说,绝非胡说八道,而是有理有据!在下确实说戴罪之身,若是有机会,谁不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可惜,我吴亮没这个命!但是你王将军有!”

    王鸾听了这话,不免有些好奇,这些整日舞枪弄棒的糙汉子,论心机又怎会敌得过吴亮?见王鸾没有说话,吴亮便开始调整好他的语气,缓缓说道:“今日我来,其实是受一人之托前来,此人并非新帝。”

    “谁?”王鸾忍不住问道。

    “宁王殿下!”

    “宁王?”王鸾微微皱眉,说道:“就是那个听说几十年都没有踏上过朝堂的石鉴?”

    “额”吴亮有些尴尬,说道:“正是!”

    “他托你来?哼!老子不想给他这个情面!他算什么东西?”王鸾非常不屑的说道。

    吴亮微微摇头,说道:“王将军,你这个话,言之过早!”

    “什么意思?”

    “当初石遵也是这样想的,张豹也没把石鉴当回事。”吴亮说着,脸色忽然变了,神情有些严肃,对王鸾说道:“但是说句你不敢相信的话,石遵的失败和张豹的失败的原因之一,都是这位你看不起的宁王殿下这关键的环节上,发挥了作用!”

    王鸾听了吴亮这话,不免倒吸一口凉气,有些吃惊。

    “此话怎讲?”王鸾追问道:“你难道是想说,这石鉴有什么过人之处?”

    “没错,确实有过人之处!”

    “你说说看!他有何过人之处?他叫你来又是到底想干什么!”

    “哎”吴亮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王将军,此事说来,真对不是三言两语说的清的!我就简单一点告诉你,他石鉴,绝对不是我们看到的那样不堪!他装傻充愣几十年,骗过了所有人!就凭这般非常人能够做到的忍耐力和智谋,你服不服!”

    “我”王鸾一下子语塞了。

    “我告诉你,王将军,石遵到死都没想明白,自己输在那里。张豹也是临死才知道,真正让他输的彻底的人,并不是石闵,而是石鉴!”

    “既然他是这般善用心计之人,我也懒得与他打交道!至于他叫你来干什么,我也没兴趣知道了!”王鸾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