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九章
    “错!大错特错!”吴亮摆摆手,说道:“王将军,你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今日来,是为了给你和外面的几万弟兄指条明路!石鉴如今已经完全控制了邺城,他还有多少手段,我并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我是知道的!他现在需要你的支持!”

    “需要我的支持?他不是已经有西华侯府的兵马吗!要我们替他卖命?”

    “当然需要!”

    “如果是这样,我有一事不明白!你倒是跟我说说!”

    “何事?将军尽管说!”

    “他石鉴到底打的什么算盘,有何谋划?莫非他想当皇帝不成?”

    “以前谁也不会相信他有这个想法,如今......依我看,他或许真的有这个打算!”

    “新帝已立,他难不成想造反?”

    “他若是想光明正大的造反,早就这么干了,我估计,这位宁王殿下一定还有其他的手段。但是他处心积虑谋划了这么久,说他没有称帝之心,你觉得可能吗?”

    “你的意思,是要老子跟着他去造反?”

    “成王败寇!王将军,这世道,只以成败论英雄!他石鉴的才能,远在石遵和张豹之上,到那时,你便是功臣!这样一来,不但于高世荣将军的名声无害,也于你和外面这几万弟兄无害!岂不是两全其美之策!”

    “石鉴此人,以前籍籍无名,现在突然冒出来,要我们几万弟兄替他卖命,这样似乎草率了一点吧!”

    “那王将军有何见解?”

    “你刚刚的话,分析的都很有道理!但是石鉴这个人,我要见一见!若他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有本事,你今天这次来便没有白跑一趟。”

    “那在下即刻回去报信!你随我一同回去!如何?”

    “不!”王鸾镇定的看着吴亮,说道:“你不必回去,我也不会跟你进城!你只需手书一封,我派人送到宁王府!”

    “王将军,这似乎有些不妥吧!”吴亮站了起来说道。

    “不这么做,我怎么知道这石鉴胆识如何!”王鸾说着,站了起来,又对吴亮说道:“吴大人,你最好祈祷你刚刚说的话都是真话,那石鉴也会如约而来,否则,我必须用你的血来抚慰我的三万弟兄!”

    “你......”

    吴亮愣了一下,原本他以为与王鸾已经谈的差不多了,没想到这胡子拉碴的王鸾,居然翻脸比翻书还快,话锋立马就变了。

    “来人!”王鸾对帐外喊道。

    “将军!”帐外的守卫走了进来。

    “给吴大人拿笔墨!等他写好,派人送信到宁王府!”王鸾看了一眼有些惊讶的吴亮,对守卫吩咐道。

    石鉴站在城楼上,从天亮时分便开始等,一方面,他对昨夜的事情耿耿于怀,另一方面,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吴亮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虽然现在宁王府和西华侯府已经暗里知道了彼此的底细,但是双方还没到撕破脸的时候。不过即便如此,不代表他们之间的矛盾可以平息。

    “殿下。”

    石鉴回头看了一眼,问道:“老七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老三眼睛满是血丝,脸上满是怒气,默默的点了点头。

    “老七的死,是宁王府损失,这笔账,我们会算在西华侯府的头上!等大事成了,我会给他重修陵墓,追封谥号。”

    “谢殿下!”

    “把你的愤怒藏在心里,不要放在脸上!这只会让你变得怯懦和软弱。”

    “殿下恕罪......”老三擦了擦眼睛,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变得舒缓。

    “其他人派出去没有?”

    “大哥二哥一早就出发了!前往邯郸打探消息去了。”

    石鉴点点头,说道:“就看吴亮的本事了!”

    “您已经在这里站了两个时辰,不如先歇着吧!属下替您看着!”

    “不!”石鉴叹了口气,摇摇头说道:“一刻没有消息,我这心里便一刻无法安宁!”

    “按理说,从这里到王鸾的大营,不过半个多时辰的车马之路,成与不成,吴亮也应该回来了!难道王鸾一怒之下杀了吴亮?”

    “说不定!所以我才派吴亮先去探探他们的反应!”

    忽然,老三指着城外对石鉴说道:“殿下您看,好像有人骑马过来了!”

    石鉴连忙往前走了两步,站在城头上往外探着脑袋,远远望去,果然有个人骑着马朝这里来了。

    “看那人的着装,应该不是平民,但是吴亮是坐马车去的,应该不会骑马回来!难道出事了?”老三嘀咕道。

    “这人是王鸾的手下,你看他身上穿的甲胄便知道!”

    “王鸾派人来做什么?难道是下战书?”

    “看看再说!”石鉴阴沉着脸说道。

    片刻之后,送信之人来到了城门口,被石鉴的巡防营拦了下来。接着,信便被送到了石鉴的手里。

    “殿下,送信的人说,这是吴亮的亲笔信,您过目。”老三把信交到了石鉴手里。

    石鉴拆开一看,微微皱眉,想了想,问道:“大人在何处?”

    “在那边坐着呢!”老三指了指坐在城墙尽头晒着太阳的高尚之说道。

    石鉴二话不说,拿着那封信便匆匆离去,朝高尚之走了过去。

    “大人,您看一看,这可是吴亮的亲笔信?”

    高尚之缓缓睁开眼,接过石鉴手里的信,看了看,说道:“这确实是吴亮的字迹。”

    “大人,吴亮自己不来,却来了王鸾的人,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老三问道。

    高尚之站起身,对石鉴说道:“这信上说,王鸾约殿下你前去赴约,商议归顺之事,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是这吴亮的字迹看起来,似乎在写这封信的时候,内心有些慌乱!恐有被胁迫之嫌。”

    石鉴微微点头,说道:“大人心细入微,分析的有道理!但是本王恐怕还是得去!”

    “殿下!我可听说王鸾此人杀人如麻,您万一去了有什么危险,那可怎么办?”老三说道。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都说了,王鸾嗜杀,若是吴亮去了没有半点成效,怕是这封信也就不存在了,他既然是想见我,看来多少有点愿意为我所用的意思。我若是不去,倒显得我宁王府皆是胆小无能之辈了!”

    “属下这就去召集人手,护送您去赴约!”老三说着,便要离去。

    “慢着!”石鉴转过身喊道。

    “怎么了殿下?”

    石鉴想了想,说道:“不必带人去!就你一人随我前去会一会这王鸾即可。”

    “可是......”

    “就这么定了!”石鉴坚定的说道。

    高尚之神情严肃,但是没有反对石鉴这样做,说道:“殿下放心去,若是王鸾有任何异动,就发信号!”

    说完,他将一根竹管递给了石鉴。

    “大人安心等我回来,邺城的任何动静,还都望大人您看着!”石鉴说道。

    高尚之点了点头。

    石鉴没有做任何准备,也未曾带任何兵器,赤手空拳,带着老三,两人骑着马便出了城,往王鸾的大营去了。

    王鸾的大营设在距离邺城大约十多里路的地方,那里地势开阔,居高临下,若是有兵马前来偷袭,王鸾可占得先机,故而还没等石鉴看到大营的辕门,王鸾的哨兵便已经发现了两人的踪迹。

    “将军!有两个人骑着马朝这边来了!”手下前来对王鸾禀报道。

    “就两个人?”王鸾微微皱眉,问道:“可曾看清是谁?”

    “那人穿着华服,看起来应该不是一般人!”

    “石鉴果然来了!”王鸾冷笑一声,吩咐道:“把咱们行军的大锅搬出来,把水煮开!今日,我要看看这位宁王殿下有多大的胆识!”

    一旁的吴亮已经吓的不敢说话,他生怕王鸾和石鉴若是对不上眼,会牵连到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