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章
    来到王鸾的营地外,石鉴便远远看到了几口大铁锅架在石堆上,下面的篝火烧的很旺,柴火烧的噼里啪啦,火星四溅。

    “殿下,这阵势不太对劲啊......”老三警惕的对石鉴说道。

    石鉴微微皱眉,自然看得出,这似乎就是一场鸿门宴,但是他心里明白,这道坎必须迈过去。

    “宁王殿下,将军有请!”一个士卒上前说道。

    石鉴理了理衣袍,镇定的说道:“前面带路!”

    石鉴跟着那人进了大营,老三由于担心出现意外,寸步不离的紧跟着石鉴,而一路上,王鸾的那些手下,看到石鉴和老三,那眼神恨不得吃了他们一般。

    王鸾面相凶狠,胡子拉碴,看起来就如同恶狼一般。他坐在营地的一块空地上,面前有几张简陋的桌案,上面有酒有肉,只是那肉,看起来有些特殊。

    “将军,人带来了!”手下对王鸾说道。

    王鸾抬头看着石鉴,打量了他一番,但是依旧坐在那里,语气蛮横的问道:“你就是宁王?”

    石鉴见王鸾如此无理,倒说丝毫不恼怒,微微一笑,自顾自的坐在了靠近王鸾的一张桌案旁,看了看四周,对王鸾说道:“王将军,你派人送信,约本王来此议事,这似乎不合待客之道吧?”

    “我听吴亮把你说的神乎其神,所以一时好奇,想要看看你这位听起来如同神仙一般的宁王殿下,到底是何方神圣!”

    “现在看到了吧?”石鉴依旧淡定的很。

    “看到了,也就那么回事吧!”王鸾的语气里,满是挑衅和不屑。

    “既然如此,那本王相信,吴大人已经向将军你详细表达了本王的意思了吧?你作何感想!”石鉴问道。

    “作何感想?哈哈哈哈哈!”王鸾忽然哈哈大笑,说道:“我能有什么感想?我就是打算把你骗来,杀了你,以祭奠高将军在天之灵!”

    “王将军!你......你可不能食言啊!之前玩答应写信给宁王殿下,是因为你同意了双方坐下来谈谈,我才写了那样一封信,你现在怎么......”吴亮有些着急了,连忙又对石鉴说道:“殿下,我也是被骗的!我......”

    “吴大人,你怕什么呢?现在他们就两个人!你说句实话能怎么样?放心,他们跑不了的!”王鸾故意说道。

    “王鸾!你这是故意坑害我!”吴亮站起身骂道:“你个言而无信的小人。”

    “兵不厌诈,没听过吗?”王鸾讥讽道。

    吴亮气的直跺脚,倒是石鉴,依旧安静的坐在那里,镇定自若的喝了一口酒,就连王鸾看倒他是这个反应,也颇为惊讶。

    “你们吵完了没有?”石鉴放下酒碗,扭头看了一眼王鸾,只是一个对视,王鸾不由得心里打了一个寒颤,他征战多年,从未遇到过如此让人畏惧的眼神,就如同一把利剑,能够瞬间刺穿人的心。

    “死到临头,就不打算说点什么?”王鸾问道。

    一旁的老三终于忍不住了,立马准备动手,却让石鉴呵斥住了:“别动!”

    老三双拳紧握,怒视着王鸾,恨不得将他撕成碎片。

    王鸾看到石鉴的随从这般模样,也是十分不屑的冷笑一声,对石鉴说道:“枉费吴亮把你夸的神乎其神,没想到,你居然天真的带着区区一个随从,就敢来我这里跟我讨价还价!一会儿把你俩下了锅,老子倒是要看看,你的胆到底又多肥!”

    “不带人来,是为了让王将军你看到本王的诚意!”石鉴笑了笑,说道:“至于来这里之前有何风险,本王也早已掂量过。”

    “掂量过?哼!那你可知道,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俩马上就得被扔进锅里煮成人肉汤!”王鸾大声恐吓道。

    石鉴微微皱眉,回头看了看那几口锅,柴火烧的很旺,锅里的水已经开始沸腾。

    “这架势看起来确实挺吓人!”石鉴冷笑一声,不慌不忙的给自己重新倒酒,又说道:“不过汉人有句话说的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本王既然下成大事,自然要冒些风险。”

    “你倒是会自欺欺人!恐怕这一次,你就活到头了!”

    “汉人还有一句话,不知道你王将军听过没有!”石鉴说着,微微侧脸,冷冷的说道:“那就是擒贼先擒王!”

    话音刚落,石鉴忽然甩出手里的酒碗,直接砸在了王鸾的面门上,然后他猛的一拍桌案,纵身一跃,再一个翻身,便滚到了王鸾的身边,而此时,老三也已经出手,瞬间踢翻了王鸾身边的两个守卫。

    “王将军!别乱动!这刀可不长眼!刚刚本王喝了点酒,现在有点上头!”石鉴此时已经用一把匕首,抵在了王鸾刀胸口。

    王鸾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成了石鉴的俘虏,他内心感到深深的震撼,眼神里满是惊讶。

    “将军!”旁边的守卫们第一时间冲了过来,想要救王鸾,把石鉴和老三围的严严实实。

    石鉴丝毫不慌张,老三则捡起被他踢翻的守卫掉落的长戟,警惕的对着王鸾的手下。

    “退下!”王鸾出乎意料的主动下令。

    “将军!他们......”

    “老子叫你买滚开!别妨碍老子办正事!”王鸾骂道。

    王鸾的这个表现,也着实让石鉴有些意外。见手下全都乖乖的退下,王鸾忽然换了一副嘴脸,说道:“吴亮说的果然没错,你宁王殿下有勇有谋,是个人物!”

    这时候,在一旁早已吓的魂不附体的吴亮,听到王鸾这么说,连忙对石鉴解释道:“殿下,误会!都是误会!王将军刚刚都是在试探您呢!”

    “试探?”老三显然不信,指着吴亮骂道:“刚刚他对殿下说的那番话,若非殿下拦着,我早就将他碎尸万段!那是在试探吗!那分明是羞辱!”

    一旁的石鉴看了看吴亮,再看了看王鸾,似乎明白了这其中的来龙去脉,微微一笑,但是手里的刀,依旧顶在王鸾的胸口上。

    “宁王殿下恕罪!末将刚刚确实是在试探殿下的为人!就是想看看,那个被外人说的一无是处,却被吴亮夸上天的宁王殿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这几万弟兄可都是为赵国立下锅汗马功劳的,我不能随随便便的投效在无能之人的手下,坑害了我这几万弟兄!所以,我王鸾必须这么做!看看你宁王殿下到底是不是值得我们卖命的人!”

    “殿下,别听他胡说!他这是想骗您放了他!”老三在旁边提醒道。

    石鉴看着王鸾,笑了笑,微微点头说道:“王将军有情有义,是条汉子!”

    说完,石鉴忽然手腕一转,手里的匕首不知怎么就被收回了衣袖之内,只是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却看得王鸾目瞪口呆。

    “殿下!您......”

    石鉴扭头看了一眼老三,说道:“没事!不必担心!王将军的为人,本王现在已经完全相信了!”

    王鸾站起身,身旁的手下见他没事,又想要冲上来,王鸾大声呵斥道:“都给老子滚一边去!没眼力劲儿的东西!”

    众人还没搞明白这王鸾到底这搞什么名堂,便被骂的狗血淋头,只能悻悻的退到一边去了。

    “末将王鸾,拜见宁王殿下!”王鸾朝石鉴下跪,郑重的行了一个跪拜礼。

    “起来起来!”石鉴弯腰扶他,说道:“王将军,你我现在可是过命的交情了!不必多礼了!坐下来,咱们好好聊聊吧!”

    “好好好!殿下请上座!”王鸾说着,连忙把石鉴往自己的位子上引。

    “不必了,这营地上你的地盘,本王来者是客,没有喧宾夺主的道理!”石鉴说着,转身指了指身后刚刚坐的位子,又说道:“本王就坐这里挺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