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三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徐三见石闵脸色不好,朝二人使了个眼色,说道:“行了,二位兄长,公子交代的事情赶紧去做吧!时候不早了!”

    洪泽见徐三催促他,又察觉到石闵的变化,便也不再多说什么,起身向石闵行礼告退。

    送洪泽和蒙泰离开之后,徐三回到了前厅,石闵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显然是洪泽的话,让石闵对秦氏父女产生了怀疑。

    “我记得,当日陆安派人把信送来的时候,秦先生也在场!”石闵回忆着说道。

    “将军,您的意思是说,这秦先生是细作?”张沐风问道。

    “原本我以为洪哥只是乱猜的,今日他说的话,细细想来,确实是有几分道理。当时陆安把关于高祖皇帝的真实死因转告给公子的时候,那段时间,秦怀山确实是在府里住着,他完全有机会获取这个消息,然后再送出给宁王府!”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所有的猜测都说得通。将军,要不要直接飞鸽传书给邯郸,立刻把这父女俩拿下?”

    “不!暂时不能动他们!”石闵摆摆手。

    “为何?除了这两个人,还能有谁是细作?您可不能心慈手软啊!”张沐风说道。

    “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还只是猜测,你给二叔三叔飞鸽传书,让他们限制这两人的活动范围,所有的军政之事不得让他们参与和接触,离开营帐,也不准任何人私下议论军政之事。”

    “末将明白了!”张沐风点点头,他知道,石闵并不愿意承认,秦婉是宁王府的细作。

    “若这父女俩真是宁王府的细作,徐三叔,您说该怎么办?”石闵转过脸问道。

    “对待细作,从来都只有一个方式,那就是杀。”徐三毫不迟疑的说道。

    “杀了他们,你下得去手吗?”石闵问道。

    “这......”

    “秦怀山若真是细作,他有太多的机会可以泄漏西华侯府的秘密,但是如今看来,宁王府并不知晓太多关于西华侯府的事情。”石闵背着手,在屋内来回踱步,缓缓又说道:“还有一事,我始终想不明白!”

    “何事?”徐三问道。

    “先父在时,他便怂恿父亲起兵,后来又似下与我说过几次,他既然是宁王府的细作,劝我们造反做什么?”

    “或许西华侯府一旦真的那样干了,宁王府便会有机可乘!”

    “有机可乘?他宁王石鉴当时不过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失宠亲王,燕王府和庆王府都如日中天,哪来的机会轮到他?”

    “公子说的也是!这确实是让人想不明白!”

    ......

    第二天一早,王世成便收到了张沐风的飞鸽传书,信上的内容,让他有些吃惊。

    “老三,小闵来信说什么?”李昌问道。

    “秦氏父女可能是宁王府的细作!”王世成说着,将那信纸扔进了炭炉里。

    “喂!你烧了干嘛!我还没看呢!”李昌责问道。

    王世成瞥了他一眼,说道:“你看?你又不识字,你看什么看?”

    “你......”

    “叫狗蛋儿过来!”王世成对李昌说道。

    “他是我的副将,你叫他干什么?”李昌还在为王世成刚刚的那句话耿耿于怀。

    “有正事!小闵有吩咐!耽误了正事,小心到时候把你军法从事!”

    “他娘的,你小子久欺负老子不识字,现在老子也只能对你言听计从了!”李昌瞪了王世成一眼,冲帐外喊道:“狗蛋儿!给老子滚进来!”

    片刻之后,狗蛋儿匆匆忙忙的来到帐外,行礼说道:“末将......”

    话还没说完,里面就传来了李昌的声音:“狗蛋儿!进来!”

    狗蛋儿悻悻的进了王世成的大帐,问道:“将军,您叫我有何吩咐?”

    “不是老子叫你,是他!”李昌指了指王世成说道。

    王世成对狗蛋儿说道:“从今日起,你去协助秦先生管理粮草!”

    “我去?”狗蛋儿一愣,问道:“秦先生早已将粮草府库的事情管理的井井有条,要我去做什么?”

    王世成吩咐道:“什么都不需要你做!但是不管他做什么,你都得陪着!所有的粮草兵器军服等所有用度,你要做到心中有数!本将对意思,你可记住了?”

    狗蛋儿有些不明白王世成的意思,问道:“将军,您让末将这么做,难不成是要监视秦先生?”

    “没错,就是要你监视他!”

    “这是为何?”狗蛋儿给弄糊涂了。

    “你小子问那么多干什么?照做便是!”李昌斥责道。

    尽管狗蛋儿心里依然有一万个为什么,但是李昌和王世成的吩咐,他绝对只会无条件的服从。

    “还有一点!”王世成忽然又说道:“他每天与谁接触,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你都得全部记下来,向我汇报!若是他问起你的去意,你只管说,是大将军吩咐!让你去协助他!其他的不必多说!”

    “末将明白了......”狗蛋儿点了点头。

    “去吧!”王世成对狗蛋儿吩咐道:“记着,此事不可声张!”

    “末将明白!”

    待狗蛋儿离去,李昌忍不住问道:“你让这小子去监视秦先生,他行不行啊?”

    “他是所有副将之中最机灵的一个,没人比他更能胜任!”王世成说着,看了看身后的地图,说道:“也不知道小闵在作何打算!我可听说,宁王府已经在收拢各路兵马了!”

    “石世驾崩的消息,你还没告诉公主吧?”李昌问道。

    “当然没有!这要是说出去,那还得了?”王世成瞥了一眼李昌。

    “城里的粮草虽然够我们一时之用,但是也不能坐吃山空!一旦打起仗来,我们可就耗不起了!”

    “不管怎么样,先按小闵说的去做!明日起,你负责从城中的难民里征兵,加以操练!以备将来的突发战事。城中羯族俘虏的口粮一律减三分!留作军粮!”

    “征兵?小闵是这样吩咐的?”李昌问道。

    “那还能有假?咱们早晚要起兵,怎可不早做准备?”王世成回头看了一眼李昌,说道:“操练兵马,我们都指望你了!至于粮草!我来想办法!”

    “练兵没问题!老子保证把这帮小子练成精兵强将!但是在此之前,我有个建议!”

    “什么建议?”

    “城中的那些胡人,留着作什么?直接杀了算了!”

    “不行!小闵没有吩咐,你我不能擅自做主!万一出了纰漏,可是要闹出大事的!”王世成直接拒绝了李昌的建议。

    “你就是妇人之仁!”李昌埋怨道。

    “现在是非常时期,很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万一乱了小闵的计划,你我后悔莫及!”

    “那我问你,秦婉那丫头,你打算如何处理?”

    “不动声色,让她继续待在公主身边伺候着,公主如今怀有身孕,所有的事情,能瞒着她就尽量瞒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