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五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时去邯郸,最多两个时辰便可到,明日晌午时分可见分晓!”石鉴微微皱眉,说道:“本王等得起!”

    “是时候了!”高尚之缓缓起身,背着手走到了窗口,喃喃说道:“咱们谋划了三十年了!等的就是这一刻!”

    石鉴点点头,说道:“这三十年来,大人劳苦功高!”

    “前几日,老夫已经以殿下的名义,派人送信去了鲜卑,让慕容氏暂且按兵不动,这个时候,咱们也经不起匈奴以及鲜卑发难。”

    “大人考虑的甚是周到!只要慕容儁和匈奴人不要在这个时候给本王落井下石,那成就大业,便没什么问题了!”

    “但是越到最后时刻,越不能掉以轻心,所有的环节必须考虑周密,不能出一点点的错误,否则,那便是万劫不复了!”

    “大人说的极是!”石鉴走到了高尚之旁边,对他说道:“在宫里对石闵动手,是最容易成功的,如今皇宫内外都握在了宁王府的手里,应该不会有什么纰漏了!”

    “说到底,文苍终究不是我们的人!他能够背叛张豹,说不定也会背叛我们,殿下,这可是至关重要的一点!文苍若是出了问题,我们很可能会步张豹的后尘!”

    “文苍绝对不敢背叛本王!他和石勇的家眷,可都在我们的手里!”石鉴说道。

    “他们家眷,还得派人看好,万一逃脱了,说不定文苍会变节,帮了西华侯府,毕竟,没有人喜欢被威胁!”

    “大人尽可放心,藏匿她们的地方极为隐秘,又有专人看守,不会有什么问题!”

    高尚之默默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等邯郸回来的消息吧!”

    ......

    秦怀山自在的走在邯郸城外,狗蛋儿寸步不离的跟在他身旁。秦怀山自然明白眼下自己的处境,或许石闵已经怀疑到自己身上,但是并无实据,所以眼下他要做的,就是继续保持镇定自若,不能漏出一丝马脚。

    “将军,被调来与老夫作伴,枯燥的很吧?”秦怀山笑着对狗蛋儿说道。

    狗蛋儿笑了笑,说道:“军人要服从命令,将军如何吩咐,末将便如何做,哪还能说什么枯燥不枯燥!”

    “哈哈哈哈,将军倒是看的开!前途无量啊!年轻人!”秦怀山捋捋胡子说道。

    “先生过奖了!只是末将不明白,营中的事情并不少,您为何今日这么早就要到城外来?”狗蛋儿问道。

    秦怀山伸出手,指了指面前的一大片空地,说道:“将军,咱们现在看到的,是城内几十万军民的未来!老夫既然掌管着粮草内务,不得不关心一下今年的耕种情况。”

    狗蛋儿看了看四周,不少荒地已经被重新开垦过,去年冬天种下的麦子,此刻已经长成了绿油油的麦苗。而荒地上的树木,都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毫无疑问,不久之前,难民为了果腹,扒光了这里所有的树皮充饥。

    此刻天已蒙蒙亮,已经有平民前来劳作,秦怀山微笑着走在小路上,说道:“再过一段时间,这麦苗便会变成沉甸甸的麦穗,若是收成好,可抵半年多的口粮!这可不是小数目了!”

    “今年一定会有好收成!屯田一事,秦先生你功劳可不小!”

    “将军过奖了!老夫也只是奉命行事,谈不上什么功劳不功劳。”

    秦怀山刚刚说完,一个衣衫褴褛的汉子提着一个篮子,手里拿着一块石片,出现在二人的视线里。只见那汉子蓬头垢脸,两手是泥,篮子里装着的,好像是几颗野菜。

    “这个汉子,我前几天就看到过他,在附近挖了好几天野菜了!”秦怀山指着那汉子对狗蛋儿说道。

    “是吗?”狗蛋儿看了看那个人,又问秦怀山:“城中的难民都分到了口粮,为何此人还要在这里挖野菜?”

    秦怀山摇摇头,说道:“不清楚,要不过去问问?”

    狗蛋儿点了点头,于是二人便朝那汉子走了过去。

    “这位兄台,今日收获如何了?”狗蛋儿远远的便朝那汉子喊道。

    那汉子抬头看了两人一眼,没有应声,埋头继续干他自己的事情,这令狗蛋儿颇为尴尬。两人很快来到那汉子面前,停下了脚步,那汉子又抬起头,看了看两人,再转头看了看四周,一脸茫然的问秦怀山和狗蛋儿:“两位大人是在叫我吗?”

    “当然!不然我们刚刚是在跟谁说话?”秦怀山笑着对那汉子说道。

    那汉子缓缓起身一副邋里邋遢的样子,颤颤巍巍的看着二人,看起来似乎是有一些害怕他们。

    “内黄来的吧?”秦怀山问道。

    那人点点头,一手拿着石片,一手握着拳头,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分到的粮食不够吃?”秦怀山又和气的问道。

    那汉子点点头,缓缓说道:“婆娘生了娃,粮食给婆娘和娃娃们吃,我出来挖点野菜!”

    秦怀山叹了口气,狗蛋儿听了这话,也不由得有一些动容。

    秦怀山指了指那汉子篮子里的野菜,说道:“今日的收成好像不怎么样嘛,这么点应该不够吃吧?”

    那汉子低头看了一眼篮子里的野菜,说道:“这么点肯定不够,还得继续!”

    说完,那汉子又看着秦怀山说道:“家里还等着我的消息,小人就不和二位大人多说了!”

    “且慢!”秦怀山忽然喊道。

    “大人,您有何吩咐?”那汉子问道。

    秦怀山从怀里缓缓掏出了一个用布包着的东西,打开了一点,递给那个汉子,说道:“我这里有两个白面馍馍,拿回去吃吧!”

    那汉子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秦怀山手里的白面馍馍,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显然是有些心动,但是并没有伸手接着。

    见那汉子有些迟疑,秦怀山将两个馍馍重新包好,塞到那汉子的手里,说道:“拿着吧!不必客气!老夫今日出门正好多拿了两个!”

    那汉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推却了几下,倒也接受了,连连对秦怀山道谢,说道:“谢大人!谢大人!”

    秦怀山背着手,笑呵呵的说道:“去吧!就不耽误你了!”

    那汉子连连点头,将布包着的两个馍馍放在了篮子里,匆匆离去。看着那人离去,秦怀山的眼神有些异样,瞬间又恢复平静,对狗蛋儿说道:“将军信不信,这两个馍馍,他自己说绝对舍不得吃的!定然还是会拿回去给他的家小。”

    狗蛋儿点点头:“恐怕是这么回事!”

    秦怀山轻轻的拍了怕沾了点泥土的右手手背,然后继续背着手,对狗蛋儿说道:“行了,咱们也该回去了!将军,今日咱们可有不少事情要做!”

    狗蛋儿笑了笑,说道:“在下听从先生的安排,您怎么吩咐,我就照葫芦画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