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七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小子是个高手!不要大意!”什长连忙喊道。

    剩下的人全部下马,十几个人全都围了上来,老八心里知道,想要全身而退,恐怕是不可能了。

    众人想要活捉,下手的时候自然有所顾及,而老八自然要玩命才有逃脱的机会,下手毫不迟疑。双方打斗了好一会儿,老八终究寡不敌众,被什长成功活捉,而那十几个人,也有四个人变成了死尸,五六个人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大哥,这小子杀了咱们四个弟兄,实在是太可恨了!”一个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看到自己的弟兄被杀,什长的心里自然不是滋味,若非狗蛋儿吩咐,他定要把这个人剁碎喂狗,以解心头之恨。

    什长走到老八面前,恶狠狠的瞪着早已遍体鳞伤的他,甩手便是两个耳光,骂道:“你个狗杂种!若不是要活捉你!老子们早就把你剁成肉泥!”

    老八倔强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喘着粗气说道:“抓了老子又如何!你们什么都别想得到!”

    说完,老八忽然闷哼一声,嘴里涌出一口血,旁边的人惊喊道:“这小子咬舌自尽了!”

    “赶紧回去!别让他死了!”什长这下也急了。

    “老大,要不先看看他身上有什么消息吧!”

    “对!先搜搜看!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

    众人连忙搜查老八的全身和马背上挂着的口袋,终于在他的腰间,找到了一张皱巴巴的纸条。

    “老大,您看看,是不是这个!”

    什长拿过来看了一眼,塞进怀里,说道:“老子又不识字,带回去给将军看了再说!赶紧回去!”

    待众人赶回邯郸城的时候,已经临近午时,出去的时候还是活生生的十几个人,回来却是死的死伤的伤,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到了王世成的耳朵里。

    “怎么回事!”王世成看着几具尸体问道。

    “苟将军今日在城外觉得此人可疑,或许是邺城来的细作,便派我等去把此人带回来问问情况,不曾想这小子一路快马往邺城方向跑,好不容易追上以后,这小子杀了我们四个弟兄,还伤了五六个人!本想带回来交给二位将军发落,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李昌问道。

    “没想到这小子咬舌自尽了!”

    “死了?”王世成微微皱眉。

    “还没死,但是怕是说不了话了!”

    “他娘的!还是个硬骨头!”李昌骂道。

    什长连忙从怀里掏出那张皱巴巴的纸条,双手递上,说道:“将军,这纸条是从这小子身上搜出来的,卑职不识字,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您过目!”

    王世成接过那张纸条,打开一看,脸色微变。

    “怎么了老三?”李昌问道。

    “没事。”王世成一脸严肃,什么都没对李昌说。

    沉默了片刻,王世成又对那什长吩咐道:“把死去的弟兄好好安葬,受了伤的带下去好好养着,至于这个细作,先救活他,不要让他死了!”

    “卑职明白!”

    待众人散去,李昌终于忍不住又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那纸上写的是什么?”

    “秦怀山果然是细作!”王世成撇了撇嘴,眼神里既有惊讶,又有愤怒,他将那纸条在李昌面前晃了晃,又说道:“这上面的字,确确实实是他的笔迹!”

    “确定了?”李昌问了一句,又说道:“老子这就去宰了这老东西。”

    “且慢!”王世成喊住了李昌。

    “干什么?细作留着干什么?”李昌问道。

    “先去看看他再说!”王世成看着李昌,说道:“有些话,我还得替大哥问问他!”

    秦怀山并不知道有细作被抓了回来,他还在与狗蛋儿清点剩下的粮草,忽然,王世成和李昌便带着一队人赶到了。

    “二位将军!”狗蛋儿行礼喊道。

    听到声音,秦怀山忽然站住脚步,叹了口气,缓缓的转过身,将手里的册子也放在了旁边的粮袋上。

    “二位将军。”秦怀山微微行礼。

    李昌没有二话,微微抬手,身后的一群人立马将秦怀山围了起来。

    “二位将军,你们这是做什么?”秦怀山问道。

    “秦怀山,不必再装腔作势了!”王世成义正言辞的看着他,说道:“我们干什么,你心里没数吗?”

    “什么意思?将军的话,老夫好像不太明白!”秦怀山故作镇定。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王世成说着,从怀里掏出了那张皱巴巴的纸条,展开给秦怀山看了一眼,又说道:“这是你的字吧!”

    秦怀山微微皱眉,悄悄的瞥了一眼狗蛋儿,但是没有说话。

    “你还有什么话说?”李昌质问道:“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你还抵赖什么!”

    秦怀山忽然笑了笑,说道:“苟将军便是你们派来监视老夫的吧?”

    王世成冷笑一声,说道:“没错!不然怎么会抓住你的狐狸尾巴?”

    “自从老夫走进西华侯府的大门,就料到会有今日!”秦怀山说着,看了看围着他的士卒,又对王世成说道:“不过,没有必要这么大架势吧?秦某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汉……”

    “秦怀山!不用再装了!你已经说了太多的谎言!骗了太多的人!”王世成有些愤怒的看着秦怀山,斥责道:“大哥生前把你引为至交好友,而你!你这个骗子!居然是宁王府的细作!”

    听到王世成提到石瞻,秦怀山的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怎么?无话可说了吧!”王世成声色俱厉道。

    “二位,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可否到在下的屋里,听秦某把该说的话说完。”

    王世成想了想,吩咐道:“带他去!”

    秦怀山被带到了他的屋子,屋里只有他与王世成,李昌,以及狗蛋儿,其他的人,都没有进来。

    “苟将军,没想到你年纪轻轻,能有如此敏锐的洞察力,是老夫失算了!”秦怀山忽然对狗蛋儿夸赞道。

    狗蛋儿并未领情,说道:“秦先生,你就不必夸我了,都到了这个份上,说这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确实!”秦怀山笑了笑,说道:“秦某这辈子,只佩服过两个人,其中一个便是大将军。原本秦某进入西华侯府,确实是为了充当细作,为宁王府获取必要的机密信息。”

    “这件事,你如今不也照样在做吗!”王世成反问道。

    “呵呵,没错,将军可以这样认为,但是请王将军仔细看看那张纸上,上面写的内容,可有什么真正有用而又真实的信息。”

    王世成又掏出来看了看,心中不禁咯噔了一下,秦怀山在那纸上写着的,确实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这不免让他觉得有些奇怪。

    “你什么意思!”王世成再次把那张纸条亮在秦怀山的面前,质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