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八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们就不想知道,宁王府这次给我送来的是什么消息吗?”秦怀山说道。

    “呵呵,秦怀山,我不管你耍的是什么计谋,你都难逃一死!”王世成丝毫没有被秦怀山的言语打动,镇定的说道:“趁现在你还能说话,有什么想要坦白的,就直截了当的说吧!”

    “不!你们不会杀了,至少现在不会!”秦怀山丝毫不慌,他拂了拂衣袖,缓缓说道:“因为我有十足的理由,让闵公子不杀我!”

    “姓秦的!我们一直把你当自己人,你却暗通宁王府,替他们当细作!大哥更是把你当成知己好友,就冲这一点,你死不足惜!”

    “将军说的是,秦某愧对大将军!”秦怀山神色有些黯然,又说道:“但是秦某所作所为,并没有害了西华侯府!从这一点上,秦某问心无愧!”

    “是吗!那是谁偷看了陆安给小闵的书信,把石虎老儿的死因传了出去!这难道不是你干的吗!”王世成厉声质问道。

    “没错!那是老夫干的!但是这对西华侯府来说,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强词夺理!”

    “就算老夫不这么做,难道西华侯府就会安然无恙吗?当初庆王府容不下你们,张豹也不会容得下你们!西华侯府起兵是早晚的事情,老夫只是推波助澜了一下而已。”秦怀山目光凌厉的看着王世成,说道:“王将军,你扪心自问,老夫的话说的可有假?”

    “你为何就这么希望西华侯府起兵造反?这对于你来说,有何好处?难道就是为了给宁王府浑水摸鱼趁机壮大势力的机会吗?”

    “老夫替宁王府做事,是因为宁王于老夫有恩!至于是什么恩情,老夫不愿多言。但是正是因为敬重大将军,老夫才没有把西华侯府的其他秘密透露出去!”

    “其他秘密?什么秘密!”

    “宁王府千方百计想要找到西华侯府在邺城的暗线联络渠道,然后毁掉。只可惜,他们一直不知道从何处下手,但是我知道!”

    “别吹牛了!什么暗线什么渠道!都是你胡编乱造的!”李昌说道。

    “洪泽,蒙泰,这两个人想必二位将军都认识吧!”秦怀山镇定自若的说道。

    王世成心中一惊,李昌也顿时愣住。

    “你怎会知道这两个人?”王世成问道。

    “十八年前,雁门关外与匈奴大战以后,大将军余部仅数前人,蒙泰和洪泽便在其中,他们二人与徐三是异性兄弟。回到邺城以后,这两个人忽然不知所踪,想必二位也不知道他们的下落吧?”秦怀山笑了笑,坐了下来,抬起头又看着三人,说道:“他们如今掌管着邺城数以千计的西华侯府暗线,这十几年来,一直在暗中替西华侯府做事!”

    “放屁!这些事情,我们都不知道,你怎么可能知道?”李昌根本不相信秦怀山的话。

    “西华侯府里对于老夫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秘密!”秦怀山说着,将手伸进了怀里,一旁的狗蛋儿警惕的将手握在了刀柄上。

    秦怀山微微侧脸,对狗蛋儿说道:“苟将军,不必紧张,老夫要拿的不是什么暗器,而是几张纸而已。”

    话音刚落,秦怀山已经缓缓的从怀里抽出了几张纸,看起来似乎是几封书信。

    秦怀山将那几张纸摊开,上面果然写着密密麻麻的字。

    “这几封便是洪泽还有蒙泰二人暗中与徐三来往的信件,就算他们二人的字你们不认识,徐三的字迹,你们总该认得出来吧?”

    王世成有些不太相信秦怀山的话,上前拿起那几张纸,仔仔细细的看了看,上面写的内容,让他大吃一惊。

    “老三,怎么样?上面写的什么。”李昌连忙问道。

    王世成放下那几封书信,对李昌说道:“他说的说实话,这上面的字迹确实是徐三的,蒙泰和洪泽这两小子也确实还活着。”

    听到王世成这么说,秦怀山的脸上多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如何?老夫没有瞎说吧?”秦怀山捋捋胡子问道。

    “你这么做,到底是何目的?既然是替宁王府做事,为何不把这个秘密告诉石鉴!”

    “很简单!因为老夫不想这么干!”

    王世成也坐在了下来,面对着秦怀山问道:“你凭什么不想这么干?既然是细作,那就该替你的主子做事!你这般行事,在我看来,是于宁王府不忠,于西华侯府不仁,于大哥不义!”

    秦怀山忽然苦笑道:“我秦某人本就是不仁不义之人!否则早在几十年前,我就随我的乞活军弟兄们战死疆场了!哪还会苟活到今日!”

    “你说什么?”王世成一愣。

    秦怀山微微皱眉,问道:“怎么?王将军也觉得老夫贪生怕死不成?”

    “你刚刚说什么?”王世成严肃的问道:“你参加过乞活军?”

    “没错!四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秦怀山毫不掩饰的说道。

    李昌也很是惊讶低声对王世成说道:“我看他肯定是在玩什么花样。”

    王世成看了李昌一眼,再看看秦怀山,问道:“乞活军是高举义旗,抵抗胡人的军队,我听说那些参军的人个个都是英雄好汉,岂是你这般替胡人当细作的人配当的!”

    “呵呵,王将军数落的是,秦某自问无颜再见冉将军,但是替石鉴做事,乃是因为他于我有救命之恩,我这是为了报他的恩情!”

    “你说你是乞活军,可有凭证!”王世成问道。

    “有是有,只怕你不认得!”秦怀山说着,将自己左手的衣袖大力往上一撸,在他的左臂上,赫然纹着一个“汉”字。

    王世成和李昌忍不住凑上前看了一眼,谁知秦怀山立马又将袖子放了下来,说道:“当年河内大战的时候,你们还没出生,给你们看也是白看!老夫刚刚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若是老夫真想害西华侯府,恐怕洪泽和蒙泰早就......”

    秦怀山话还没说完,王世成便对李昌说道:“二哥,劳烦你亲自去把老爷子请来!有些事情要应证一下。”

    “好!”李昌点点头,便走了出去。

    秦怀山微微皱眉,问道:“哪个老爷子?”

    “既然你不想害西华侯府,你为何不早日远走高飞,非要夹在宁王府与西华侯府中间做什么?还有!就算是为何报答你所谓的什么恩情,你帮石鉴对付西华侯府,似乎也太不分是非黑白了吧!”

    “老夫在进西华侯府之前,只说听说过大将军在外却有贤名,但是在老夫看来,既然是汉人,为什么替胡人出生入死!”

    “你尚且知道要报石鉴的救命之恩,那石虎老儿当年对大哥有养育之恩,难道这就是不合理了吗!你这是什么道理!”王世成反问道。

    “哈哈哈哈哈!王将军原来也是这般能言善辩之人!老夫佩服!”秦怀山笑了笑,说道:“也许你还不愿意相信老夫,但是有件事,你们还是有必要知道!”

    “何事?”王世成微微皱眉。

    “宁王府想要你与李昌二人的性命!”说完,秦怀山从袖中又丢出了一个纸条。

    “这是什么?”王世成微微皱眉。

    “这是今日早上老夫得到的宁王府指令!上面要求老夫杀了你们俩!”秦怀山镇定的说道。

    话音刚落,狗蛋儿已经拔刀出鞘,把刀架在了秦怀山的脖子上。

    “恐怕你没这个机会!”狗蛋儿冷冷的说道。

    “呵呵,你的眼力确实不错,但是老夫猜想,当时你并没有想到,老夫与那小子当着你的面交换了信息吧!”秦怀山不敢乱动,毕竟脖子上那把刀,可是不长眼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