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九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确实没有想到,但是不管怎么样,你已经没有机会害二位将军了!”狗蛋儿毫不客气的说道。

    “若想取人性命,可以有很多种办法,不一定要动刀动枪!”秦怀山笑着看着王世成。

    “狗蛋儿,把刀收起来!”王世成也看着秦怀山,对狗蛋儿微微抬手示意。

    “将军!他......”

    “放心!出不了事情!”

    “是!”

    狗蛋儿识趣的收刀回鞘,但是眼睛却死死的盯着秦怀山,生怕他有异动。

    王世成将秦怀山丢出来的纸条打开看了看,说道:“我可否认为,你这样做,实际上是在向我求饶!”

    “你当然可以这样认为!老夫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你若是想杀我,恐怕早就不会让我到现在还坐在这里了吧!”

    王世成微微皱眉,对秦怀山说道:“你确实厉害!不过你只猜对了一半!我并非不想杀你,而是想弄明白一些事情!”

    秦怀山沉默不语,叹了口气。

    没过多久,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有人从屋外推门而入,来人正是李昌。

    “人带来了!”李昌对王世成说道。

    李顺从李昌的背后站了出来,行礼问道:“将军,您找老汉何事?”

    王世成站起身,向李顺回礼,说道:“老爷子,请您来确认一些事情!”

    说完,王世成走上前,一把将秦怀山拽了起来,拉起他的胳膊,将袖子撸了起来,指着秦怀山胳膊上的刺青,问道:“老爷子,您来看看,这个您有没有印象?”

    李顺走上前,看了一眼,脸色立马就变了,他一把抓住秦怀山的手臂,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再抬头看了看秦怀山,眼神里满是诧异。

    秦怀山似乎也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便问道:“老哥,你看什么?”

    “你身上这刺青是哪里来的?”李顺问道。

    秦怀山微微皱眉,再问道:“你认得?”

    “是我在问你,你这刺青哪来的!”李顺神色严肃,嗓门忽然提高了。

    “这是乞活军的凭证!”秦怀山说道。

    “错!”李顺又看了一眼,说道:“这是乞活军铁卫营的标志!”

    秦怀山大惊,问道:“你为何知道铁卫营?”

    “铁卫营是冉将军的亲卫军,当年河内大战,铁卫营全军覆没,无一人存活!”李顺说着,松开了秦怀山的胳膊,指着他说道:“要么你当年做了逃兵,要么你这刺青是假的!”

    “你是何人?为何知道的这么多!”秦怀山问道。

    一旁的王世成郑重的说道:“老爷子是当年乞活军首领冉将军的贴身随从!这些事情,旁人不知,他怎么可能不知?”

    “冉将军的贴身随从?”秦怀山一脸的疑惑,说道:“不可能!冉将军当年的随从我认得!姓李名顺,早就与冉将军的家眷一起被石虎斩草除根了!怎么可能是你!”

    两人的对话,让王世成和李昌顿时摸不着头脑。

    “既然你认得李顺,你再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看看到底认不认得老子是谁!”李顺呵斥道。

    秦怀山仔仔细细的盯着李顺打量了半天,忽然问道:“你是李顺大哥?”

    “先别急着叫大哥!”李顺瞪着秦怀山,问道:“我切问你,铁卫营誓与将军共存亡,当年铁卫营全军覆没,为何单单你活了下来!你是不是当了逃兵!”

    “逃兵?呵呵!”秦怀山往后退了一步,解开腰间的衣袋,脱去衣袍,袒露出上半身。

    众人一看,秦怀山那瘦弱的身躯上,布满了横七竖八的刀疤,还有两个箭眼。这般模样,愣是王世成和李昌这样征战多年之人,也看的触目惊心。

    “看到了吧?这一身的伤,大多便是当年河内大战留下的!秦某身受重伤,原以为就要战死沙场,没有想到,老天垂怜,留了秦某这条命!”说完,秦怀山重新穿好了衣服。

    “不可能......”李顺微微摇头,说道:“当年那般情形,不可能有人活下来!”

    “老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被你们弄糊涂了!”一旁的李昌问道。

    李顺看着秦怀山,秦怀山也看着李顺,两人四目相对,欲言又止。

    “你刚刚说,你叫什么名字?”李顺忍不住问道。

    “在下本名秦川,河内大战之后,我便改名秦怀山......”

    “秦川?”李顺一愣,说道:“我记得!我记得是有秦川此人!”

    听到李顺这么说,王世成和李昌心中的疑惑算是被解开一般,但是更多的疑惑随之而来。众人不敢插话,因为这些事情,都是他们根本没有经历过的,有话语权的,恐怕也只有李顺和秦怀山了。

    “但是即便如此,我也看不出你就是当年的秦川!”李顺依旧没有相信秦怀山,说道:“四十多年了,任何人都会容貌大改,就凭你三言两语,怎么可能让我相信!”

    “秦怀山,老爷子说的没错,你的话虽然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都是你片面之词,我等难以信服!”王世成说道。

    “信或者不信,还有那么重要吗?你怀疑我的身份,我一样怀疑你的真假!”秦怀山看了李顺一眼,说道:“河内大战三年之后,我回过内黄,原来冉家所在的地方早已是残垣断壁,当年石虎屠杀了冉家上下数百口,包括所有家奴眷婢,一个不留,李顺当年没有随军出征,也应该死在石虎的屠刀之下,怎会有你!”

    “你就不要在这里指责别人了!老爷子的身份,已经得到了我们的认可,他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倒是你!你若真是乞活军的人,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如若不是,就算我们不杀你,西华侯府也饶不了你!”

    “好!”秦怀山神色变得严肃起来,看着李顺,说道:“既然他们说你是李顺,那么你肯定知道冉将军的很多事情!也知道冉将军的很多习性!”

    “没错!铁卫营的人与将军朝夕相处,你若是能说出几件来,我便信你!”李顺郑重的说道。

    “冉将军的坐骑是一匹白马,名曰白龙。”秦怀山看着李顺,问道:“我没说错吧!”

    李顺微微皱眉,说道:“这不是什么秘密,你继续说!”

    “每次出征之前,冉将军都会在白龙的脖子上系一条灰色粗布,那是将军夫人亲手织的,将军希望,若是有一天他战死沙场,白龙能带着那条布回归故里,而他的尸骨,便葬于荒野!乞活军一日不驱逐胡人,他便不进祖坟!”秦怀山说着,眼眶湿润,看着李顺,问道:“我没说错吧!”

    李顺早已泣不成声,他点了点头:“没错!我相信你!我相信你就是秦川!”

    “老爷子,单凭这一点就断定他的乞活军的人,未免太草率了吧?”王世成在一旁说道。

    “不!”李顺摆摆手,抹了抹眼泪,说道:“他说的这件事,除了铁卫营,不可能有人知道将军的这个习惯!”

    “如此说来,您真的是李顺大哥?”秦怀山问道。

    “对!就是我!”李顺含泪点点头。

    “这些年,我以为冉家已经没人了!没想到您居然还活着!”秦怀山说着,跪在了李顺的面前。

    两人相拥而泣,这个情形,让王世成和李昌大吃一惊,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没想到秦怀山前一刻还是细作的身份,这一刻便成了乞活军的余脉。

    “四十多年了,你当年还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子,一转眼,我已经认不出你!”李顺说着,抹了抹眼泪,又对秦怀山说道:“不过还好!苍天有眼!冉家没有绝后,冉将军后继有人!”

    “冉家还有人?”秦怀山大惊,紧紧抓住李顺的胳膊,问道:“他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