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一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昌!你小子不要血口喷人!”秦怀山终于忍不住了,破口大骂。

    “我血口喷人?若不是你当了宁王府的细作,我们绝对信任你!但是现在!不好意思!难以信服!”李昌鄙夷的说道。

    “你......”

    王世成看到二人争吵的厉害,便劝慰道:“好了好了!先别吵!秦怀山,你把话说完!”

    秦怀山看了李昌一眼,说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你若是有更好的主意,那尽管说出来,老夫绝不拦着!”

    李昌不服气,还想斥责秦怀山,却被王世成一把拉住。

    “王鸾的兵马,是羯族人中最精锐人马的之一,待他领兵北上,二位可趁其麻痹大意之际,将其歼灭。如此一来,宁王府的实力大为削弱,而其部的辎重粮草战马刀剑弓矢,皆可为我所用,这样一来,对于西华侯府壮大兵力,便又极大的好处!”

    “为何一定要你回去传信?”王世成问道。

    “呵呵!”秦怀山冷笑一声,问道:“你们可知,今日给我传信的那人是谁?”

    “不就是一个细作吗?”狗蛋儿说道。

    秦怀山摇摇头,说道:“他不是普通的细作,石鉴手下有八个顶尖的刺客,其中几个,在邺城露过面,我若是说出来,二位将军恐怕还有印象!”

    “在邺城露过面?”王世成微微皱眉,问道:“什么时候?”

    “闵公子曾与他们交过手,石世登基之前,在邺城遇到过刺客,也是他们所为!”

    “原来是他们!这伙人果然是石鉴的手下!”

    “这个人,想必已经被你们拿下了吧?”

    “没错!”

    秦怀山微微点头,说道:“他若不回去,石鉴必定起疑心,对公子不利,只有我去,才能消除他的疑虑,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王世成和李昌有些迟疑,没有说话,显然,他们对于秦怀山,还有戒心。

    “怎么?还是不相信我?”秦怀山问道。

    王世成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说的话确实有道理,但是仅凭你片面之词,你叫我们如何信你!”

    “信不信随你,但是我告诉你,今日天黑之前我若是到不了邺城,石鉴必定知道我出事了,到那时,他一定会提前动手!西华侯府在邺城固然有一些人手,但是还不足以对付数万兵马!”

    “二哥,你怎么看?”王世成问李昌。

    李昌看着王世成,说道:“你都拿不定注意,我哪知道?他若是有心欺骗我们,势必会把邯郸的所有消息都告诉石鉴,放了他,等于纵虎归山!”

    “二位将军......”李顺缓缓开口说道:“老汉以为,秦川不会背叛冉将军!二位就给他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吧!既然他说知道邯郸城里藏着胡人的细作,那按他说的,先把那些细作抓了!看看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秦怀山见李顺帮他说话,自然是感动不已,他看着王世成,问道:“王将军,你意下如何?”

    王世成默默点头,对狗蛋儿吩咐道:“带他去,把那些细作拿下!时间紧迫,不要再耽搁!”

    “末将领命!”

    狗蛋儿领着秦怀山匆匆离去,王世成和李昌的心里依旧没有底,但是对于他们来说,秦怀山确实是一个取胜的机会。

    “老爷子,您确定这秦怀山不会出卖我们吗?”王世成问道。

    “铁卫营是当年冉将军的心腹,只有区区三百人而已,但是每个人都是冉将军亲自挑选的,无一不是勇猛过人,忠信有加。当年秦川被选入铁卫营的时候,不过十六七岁,稚气的很,我相信他不会做出悖主之事!”李顺说道。

    王世成又说道:“但是乞活军已经覆灭了几十年了,您也说了,他当年不过十六七岁,这么多年,谁知道他会不会心性大变?”

    “将军说的有理啊!可是除了相信他,又有何办法呢?如今小公子身在邺城,肯定是出不来的,咱们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攻打邺城!秦川刚刚说的办法,老汉认为可行,就是要冒点风险罢了!”

    李昌看着两人为难的样子,说道:“他不是说城里有宁王府的细作吗?等他带人抓来了再说!”

    “也只有这样了!”王世成眉头紧锁。

    “天意啊!”李顺仰起头,叹息了一声,说道:“天不灭冉家,天不灭汉人!上天让我们这两个老东西活到今日,定是要我们亲眼看小公子继先人未竟之志,驱逐诸胡,复我汉室江山!”

    ......

    没到一个时辰,帐外传来了一阵喧哗嘈杂之声,王世成和李昌连忙走了出去。

    五六个衣着朴素甚至有些破烂之人,被五花大绑,押到了王世成的面前。

    “是你?”王世成微微皱眉,一眼便认出了那个人。

    那人抬起头,看了一眼王世成,此人正是当日混在难民之中,鼓动难民暴乱之人,当时石闵还把他抓了回来,但是最后将他放了。

    “平白无故的,你们为什么抓我们!”那人喊道。

    “秦怀山,这些人便是你说的细作?”李昌问道。

    “不错!他们是奉石鉴之命,混在难民之中,一来刺探军情,二来,在关键时刻制造混乱。上次差点与林炎动手,就是他们这几个人谋划的!”

    “你个老不死的!你到底是什么人!”那人回过头骂道。

    秦怀山没有回应此人,而是对王世成说道:“如何,现在相信老夫了吧?”

    王世成对狗蛋儿吩咐道:“全都处死!”

    狗蛋儿点点头,对手下吩咐道:“带下去!”

    片刻之后,一阵哀嚎声传了过来,王世成看着秦怀山,围着他打量了一番,忽然停下脚步,问道:“若按你说的去办,你有几分把握?”

    “若是我把二位的死讯带回邺城,王鸾北上的几率有八成,至于二位拿下他有几分把握,就不是老夫的问题了!”秦怀山想了想,又说道:“至于邺城之内,老夫自有办法可保公子周全!”

    “你有什么办法?”王世成问道。

    “我得知道石鉴的所有安排,才能确定怎样安排最为妥当!”

    “你说了半天等于白说!”李昌不耐烦的说道。

    “狼骑尉已经多日不在大营,想必公子是想有所安排的吧?但是怎么安排最合适,他未必知道,起码......老夫知道如何让这些兵马进城!狼骑尉再厉害,战马是跨不过邺城的城墙的!难道不是吗?”

    “好了好了!二位将军,赶紧让秦川走吧!小公子千万不能有闪失!”李顺催促道。

    王世成想了想,对李昌说道:“二哥,事到如今,唯有如此了!”

    李昌看了一眼王世成,又看了看秦怀山,说道:“姓秦的,我们暂且信你!不是因为你刚刚的话打动了我们,是因为我们相信,冉将军的铁卫营,不出小人!”

    秦怀山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秦川定不负二位将军的信任!”

    “给他一匹马!”王世成对手下吩咐道。

    秦怀山什么都没带,赤手空拳上了马背,临走之前,又回头说道:“有一件事,差点忘了告诉二位将军!老汉担心此去邺城,若是我有三长两短,怕是这个秘密便永远不会被西华侯府知道了!”

    “什么秘密?”王世成问道。

    “宁王府早已与鲜卑人有勾结,当日大将军的死,便是因为石鉴暗中给了慕容儁准确的消息!”

    “什么!原来是石鉴!”李昌大怒,问道:“你为何不早说!”

    “早说?早说又能如何?时机不成熟,又没有证据,难不成西华侯府还想光明正大的杀掉一个亲王不成?”秦怀山瞥了一眼李昌,又对王世成说道:“王将军,照顾好小女!拜托了!”

    说完,秦怀山微微抬手行礼,未等王世成反应过来,秦怀山大喝一声,策马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