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二章
    石鉴在焦躁中等待邯郸的消息,从天蒙蒙亮一直等到太阳落山,老八始终没有回来,这让石鉴坐立不安。

    高尚之缓缓起身,声音沙哑的说道:“殿下,恐怕出事了。”

    石鉴微微点头,说道:“照理说,这百十来里路,早就该回来了,却是到现在也没有音讯!”

    “自邯郸到邺城,地势开阔,王世成和李昌的几万人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南下!”高尚之背着手,走到石鉴身边,又说道:“再等等,一个时辰后若是还没消息,只能改变策略了!”

    “彭城,洛阳等地的兵马,最快也要三日才能到达邺城,在此期间,若是西华侯府的兵马南下,我们只有招架之功。好就好在如今的石闵,已经完全被困在邺城。”

    “按理说以石闵的头脑,他当初应该猜得到,若是回了邺城,想走便没那么容易了,但是他偏偏还是愿意冒这个险。”高尚之转过脸看着石鉴,说道:“这小子胆子可不是一般的大!”

    石鉴冷笑一声,转过头问老三:“文苍那边情况如何?他的家小可有异样?”

    老三答道:“一个时辰前属下刚刚确认过,一切正常,文苍和石勇的家小也没有异样。殿下不必担心,看押他们的地点隐秘的很,不会有什么问题。”

    “那就好!”石鉴点了点头。

    “在这邺城之中,禁军的分量举足轻重,文苍那里千万不能出任何问题。”

    “放心吧大人!”石鉴拍了拍高尚之道肩膀,说道:“这些日子您劳心劳力,早些去歇着吧!”

    高尚之摇摇头,说道:“殿下的大事一日未成,老臣这心里便没有着落,寝食难安!”

    “没事,您先去歇会儿吧!”石鉴宽慰道。

    话音刚落,门外匆匆忙忙的跑来一个人,喊道:“殿下,来消息了!邯郸来消息了!”

    石鉴一听,喜出望外,连忙走了出去,高尚之自然也跟了出去。

    “你怎么回来了?”

    石鉴一看回来的人是秦怀山,很是惊讶。

    秦怀山满头大汗,喘着粗气,见高尚之走了出来,两人对视了一下,高尚之的眼神微变。

    “殿下......”秦怀山对石鉴行礼。

    秦怀山的出现,是石鉴和高尚之根本没有预料到的。一旁的高尚之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秦怀山,盯着他的言谈举止。

    “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为何会这个时候出现?”石鉴问道。

    “回禀殿下,说来惭愧,在下暴露了,西华侯府已经怀疑在下的身份。”

    “怀疑你的身份?”石鉴微微皱眉,问道:“凭你的本事,怎会被他们识破?”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在下有负殿下所托!”秦怀山说着,看了一眼石鉴,见石鉴一脸的不高兴,又说道:“不过在下不负殿下所托,取了王世成和李昌二人的性命。”

    “王世成和李昌死了?”石鉴有些吃惊,又有些怀疑。

    “对!正是因为这两人死了,所以他们才怀疑我的身份。”秦怀山答道。

    石鉴看了一眼高尚之,高尚之正看着秦怀山,眉头紧锁。于是石鉴又对秦怀山吩咐道:“进屋里说。”

    秦怀山进了屋,一个下人给他奉上了一杯水,他二话不说仰头便喝,看起来说精疲力尽。

    “老八人呢!”石鉴看着秦怀山,问道:“他为何没跟你一起回来?”

    “死了。”秦怀山放下杯子,平静的对石鉴说道。

    “死了?”一旁的老三情绪立马激动起来,问道:“老八是怎么死的!”

    “怀山......”

    一只沉默不语的高尚之忽然说话了。

    “大人请吩咐。”秦怀山点头应道。

    “老夫想知道,王世成和李昌是怎么死的?”高尚之微笑着看着秦怀山问道:“千万不要告诉老夫,你是趁此二人不备,刺杀了他们。”

    秦怀山笑了笑,说道:“大人说笑了,在下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刺杀得这两个人?自然是智取。”

    “智取?有意思。”高尚之捋捋胡子,问道:“说说看,你是如何智取这两位左右前锋大将的性命的。”

    “此二人与在下私交不错,我请他们喝酒,他们自然不会拒绝!于是在酒里下毒便是最佳选择!”秦怀山说道。

    “是吗?”高尚之嘴角一丝冷笑,对老三吩咐道:“拿下!”

    老三立马抽刀准备拿下秦怀山,秦怀山镇定的拍案而起,问道:“殿下,这是何意?”

    “你说你杀了王世成和李昌,老八又死了,这一切都是你的片面之词,叫我们如何信你?”高尚之说道。

    “高大人,你的话是有道理,那我且问你,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在下说的是假话?”秦怀山丝毫不惧。

    “在这个关键时刻,任何值得怀疑的事情,都不能掉以轻心,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高尚之!殿下的大业还没成,你就急着要取秦某的性命!你想要国士无双,未免也太心急了吧!”秦怀山毫不客气的斥责道。

    “老夫嫉妒你?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高尚之讥讽道。

    “哦?是吗?”秦怀山冷笑一声,说道:“你若是怀疑秦某,何不再派人前去邯郸打探一下消息!看看在下说的是不是真的!”

    “据老夫所知,你的女儿还在邯郸,你既然已经暴露,你岂会丢下你女儿,独自逃命?”高尚之看着秦怀山,说道:“所以老夫才断定,你说的是假话!”

    “那丫头不过是老夫当年捡来的,说到底,生死与我何干?”秦怀山冷笑一声。

    “好了!二位不要再争了!”石鉴微微抬手,又对老三吩咐道:“退下!”

    老三见石鉴朝他使了一个眼色,便明白了石鉴的意思,于是转身便出去了。

    高尚之和秦怀山一向不对脾气,但是石鉴显然和高尚之道关系更加亲密,所以这也是秦怀山没有过于强硬的原因之一。

    “到了这个关键时刻,咱们自己就不要窝里斗了!”石鉴说着,对下人吩咐道:“去准备一些酒菜!”

    “是。”

    “秦先生,说说看吧,这些日子混在西华侯府的军营里,有什么收获?”

    “殿下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不要卖关子。”高尚之看着秦怀山说道:“自然是说实话!”

    “若是石闵不死,让他得以直接指挥这几万兵马,殿下的胜算不大!”

    “何以见得?”石鉴问道。

    “石闵的这些兵马,是在下见过的最精锐最善战的兵马!若是给他三十万这样的军队,整个中原必定落入他的手里!不过庆幸的是,现在石闵在邺城,他的几万兵马现在是群龙无首。”冉魏大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