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四章
    夜深了,高尚之坐在窗边,并未入眠。一个黑影忽然落在了几步之外的院子里,来人正是奉命前去监视秦怀山的老五。

    “大人。”

    “如何?秦怀山可有异样?”高尚之问道。

    “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老五说道。

    “知道了,退下吧!”

    “是......”

    高尚之对于秦怀山的怀疑,并无真凭实据,仅仅的一种直觉而已,所以在石鉴看来,这纯粹是他多想了。可是为了宁王府的大业,高尚之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机会。

    宁王府的人难以入眠,西华侯府也同样如此,暴风雨前的死寂,让所有人都倍感压抑,石闵辗转反侧,索性坐了起来。

    “公子,您睡了没有?”徐三忽然在外面叩门。

    “徐三叔,发生什么事了?”石闵问道。

    徐三在外面说道:“有情况!洪大哥派人送来一份密信,您一定要看看!”

    石闵连忙起身,一边打火,一边吩咐道:“进来!”

    徐三轻轻推门而入,石闵刚刚点亮了蜡烛,问道:“徐三叔,什么事情这么火急火燎的?”

    “您先看看这个再说!”徐三将一个纸团递给了石闵。

    石闵看了看那个皱巴巴的纸团,有些疑惑,于是小心翼翼的拆开,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不少字,一旁的徐三说道:“事情很蹊跷,一个时辰前,秦怀山忽然出现在了邺城街头,更蹊跷的是,他居然懂得如何与洪大哥的人接头,然后将这封密信,通过洪大哥的手,送到了西华侯府。”

    “这信上的内容徐三叔可曾看过?”石闵皱着眉头问道。

    “没有,洪大哥大致看了一下,派人送信的时候,传话给我,说是非常重要,一定要您马上看,所以就给您送礼了!”

    “秦怀山现在何处?”石闵问道。

    “对了,洪大哥吩咐,秦怀山已经做邺城落脚,不过根据他们的观察,似乎一路上都有一个人在暗中盯着他,只是不知那人的身份。”

    “宁王府!”石闵缓缓放下了手里的信。

    话音刚落,窗口忽然传来了“扑腾扑腾”的声音,徐三连忙出去一看,一只鸽子不知怎么回事,落在了窗沿下。

    “公子,是军营里的信鸽!”徐三认了出来,连忙上前将那鸽子抱在怀里,送到了石闵面前。

    “肯定是二叔三叔的来信!”石闵说着,查看了一下信鸽的腿上,果然有信。

    打开一看,徐三在旁边问道:“公子,信上说什么?”

    “秦怀山居然是当年祖父铁卫营的人?”石闵有些惊讶,对徐三说道:“他回邺城,是为了帮助西华侯府对付宁王石鉴!”

    “真的假的?”徐三显然也没有想到。

    “您看看就知道了!”石闵说着将纸条递给了徐三。

    徐三看了看,又拿起洪泽派人送来的那封密信,愣是看的眼睛都直了。

    “真是没有想到,刚刚确定秦怀山便是细作,就来了这么一出。”石闵的思绪一下子乱了起来。

    “这封密信上,都是秦怀山对您说的话,看着好像确实是有道理。”徐三眉头紧锁,靠着蜡烛一字一句的看着。

    “没错!”石闵坐了下来,对徐三说道:“秦怀山向我说明了他进入西华侯府的初衷,以及数次鼓动西华侯府起兵甚至自立的缘由。若他乞活军铁卫营的身份确认无误,那这个道理也就说得通了!我姑且认为他是为了祖父的未竟之志。但若他说的是假话,那这一切便都是谎言了。”

    “公子说的极是啊!”徐三缓缓放下了那封信,又将王世成送来的纸条拿起来看了看,说道:“但是王世成将军已经来信了,应该就不会死假的吧?否则岂会让他活着离开邯郸?”

    “您说的这个道理是没错!可是怕就怕秦怀山骗过了二位叔父!”

    “您不说过,营中有一位冉将军的随从,他应该认得秦怀山,二位将军想必已经请那位老爷子确认过了!”

    石闵微微点头,徐三又在旁边说道:“还有一个问题,您可能忽略了,我倒是觉得,这秦怀山或许确实可靠。”

    “什么问题?”

    “西华侯府藏在邺城的暗线,所有人马加起来,足足上千人,之所以能隐藏这么多年而不被发觉,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我们的人接头有各种各样的暗语,他秦怀山能够认得出咱们的人,又懂得暗语,这说明,咱们的暗线,他恐怕早就摸清门路了!”

    “对!您要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这个问题!”石闵恍然大悟。

    “宁王府费尽心机,想要暗中摧毁我们的暗线,但是始终没有找到门路。这秦怀山明明是宁王石鉴的人,又知道我们的命脉所在,却没有把这些情报提供给石鉴,难道真的是为了帮助我们?”

    石闵眉头紧锁,缓缓说道:“或许只有这样理解,才能说得通了!”

    “秦怀山被宁王府的监视着,这说明宁王府的人并不是很信任他!”徐三说着,看着石闵,说道:“公子,我认为,这秦怀山您应该见一见!”

    “没错!我也正有此意!”

    徐三问道:“何时去?”

    “他既然刚刚到邺城就给我传消息,便是等着我去找他,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去!”

    “现在?”徐三一愣。

    “没错!”石闵坚定的对徐三说道:“让洪叔他们盯好他!我马上出发。”

    “我去把六子他们叫起来,陪您一起去!”

    “不必!”石鉴摆摆手,说道:“去叫张沐风,我带他一人出去便可!”

    “公子,现在是非常时期,您这样出去太不安全了!”

    “人多了反而不好!没事!”

    徐三想了想,说道:“不行!我绝对不能让您冒这个险!既然您致意要现在出门,那不如从西华侯府的地道走吧!我知道秦怀山在什么地方!他现在已经完全处在西华侯府的监视之下了!您与他会面,也不会有什么顾虑。”

    “地道?”石闵有些惊讶到问道:“西华侯府何时有地道了?”

    徐三笑了笑,说道:“走吧,我慢慢跟您说!”

    石闵连忙换衣服,又问道:“徐三叔,我在府里生活了十几年,您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没有告诉我?”

    “就剩下地道没跟您说了!今天带您走一趟便知!”徐三说着,取下一件斗篷,给石闵披着。

    张沐风在睡梦中被徐三拽了起来,他本能反应,差点把刀架在了徐三刀脖子上,把徐三着实吓了一跳。

    “徐三叔,怎么是你,大晚上的你不睡觉把我叫起来做什么?”张沐风揉了揉眼睛,一边收刀回鞘一边问道。

    徐三看了看张沐风手里的刀,有些惊魂未定,说道:“有情况,跟公子出去一趟。”

    张沐风一听是石闵吩咐,一边穿衣一边问道:“现在?将军现在出去做什么?”

    话音刚落,石闵站在了门口,说道:“就是现在!很重要的事情!”

    “是!”

    两人跟着徐三穿过院子,来到了后厨,张沐风忍不住问道:“三叔,不是要出去吗?您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劈柴吗?”

    徐三转过身,看着一脸茫然的张沐风,叮嘱道:“臭小子,带你走一趟西华侯府的密道!记着,不许声张!不许告诉任何人!”

    张沐风一愣,连连点头,说道:“明白明白!”冉魏大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