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六章
    “石鉴吩咐我,要将王世成和李昌二位将军杀害,如此一来,邯郸的数万兵马便会群龙无首,难成气候。所以今日,老仆已经带回了石鉴想要的信息,当然,二位将军如今安然无恙!但是石鉴一定会有两个行动。”

    石闵问道:“哪两个行动?”

    “第一,邯郸的数万精兵,一直是石鉴最为忌讳的,在他们群龙无首的时候,他一定会派王鸾北上,彻底解决这个隐患。如此一来,石鉴在城外的三万兵马优势,便荡然无存。第二,保险起见,他会诱骗您进宫,趁机将您拿下!邯郸和邺城同时出手,为的就是一劳永逸,不留后患!”秦怀山说着,将那羊皮纸翻过来,赫然是一张地图,秦怀山指着地图上的几个位置对石闵说道:“还有,根据可靠消息,彭城,洛阳等地陆续有数万兵马向邺城进发,这些兵马加起来,恐怕有十万之众,都是石鉴利用各种手段,令其归附的。所以如今的幼帝,不过是一个摆设而已,只要扫清西华侯府这个障碍,他便会称帝。”

    “没错!这就是石鉴的计划!王鸾的兵马虽然是羯族人中的精锐,但是有二叔和三叔在,尚且对我们构不成威胁。”石闵想了想,看着秦怀山说道:“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如今在邺城,西华侯府虽然耳目众多,但是不过区区两千多人,根本不可能与两万巡防营的兵马以及数千禁军对抗!”

    “想必少主已经想到了文苍吧?”

    “没错!”石闵说着,看了一眼徐三,说道:“只可惜,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文苍以及石勇的家眷所在。”

    “文苍和石勇的家眷?”秦怀山有些纳闷。

    “没错!当日张豹也是想趁我入宫之时动手,但是他没有料想到,文苍和石勇的家眷落在了石鉴的手里,文苍临阵倒戈,所以张豹才会一败涂地!”

    “少主是想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石闵点点头,说道:“没错!”

    秦怀山不禁陷入了沉思,缓缓说道:“少主这个主意固然不错,但是没有抓住文苍的把柄,终究只能想想而已......”

    “邺城内外已经找遍了,洪大哥一点头绪都没有!”徐三颇为沮丧的说道。

    “石鉴有多个秘密据点,不是那么好找的!”秦怀山说着,又将地图翻了过来。

    借着微弱的火光,秦怀山盯着邺城的城防图看了一会儿,说道:“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事到如今,只能试一试!”

    “怎么说?你有头绪?”

    秦怀山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对徐三说道:“徐管家,烦劳你上前看看!”

    徐三连忙凑上前,问道:“哪里?”

    秦怀山手指了几个地方,问道:“这几处地方,可曾派人看过?”

    徐三仔细看了看秦怀山手指的位置,说道:“你指的这几处地方,要么是酒坊,要么是妓院,要么就是屠狗宰猪的地方,人来人往,怎么可能藏两个女人和几个孩子?”

    秦怀山摆摆手,说道:“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石鉴此人形势,往往出其不意。在几个月之前,你们谁会料到,那个平日里几乎足不出户,籍籍无名的宁王,会是如此懂得运筹帷幄的野心家?他要的就是旁人想不到。”

    “你说的有道理!事到如今,唯有死马当作活马医了!”石闵想了想,对徐三吩咐道:“将这几个地方记下,立马让人去查明情况!有消息立马来报!”

    徐三连忙起身应道:“明白了!”

    徐三离开了屋子,走到门口,又对张沐风嘀咕了两句,张沐风悄悄转头看了一眼屋里,然后点了点头,徐三这才放心离去。

    “少主,有一件事,老仆想冒昧问一句。”秦怀山识趣的说道。

    “何事?”

    “狼骑尉已离开邯郸多日,您准备作何部署?”

    石闵反问道:“你有何想法?说来听听。”

    秦怀山听得出石闵意思,但是并没有掩饰什么,径直说道:“城外王鸾的兵马,最晚明日午时前,一定会北上,如此一来,只要届时邺城的城门能够打开,狼骑尉便可长驱直入!一旦策反了文苍,再加上狼骑尉的力量,就凭巡防营那两万土狗木鸡,便构不成威胁了!”

    “你说的这些,都是最理想的情况!”石闵看了秦怀山一眼,问道:“可问题是,石鉴定会下令城门紧闭,狼骑尉再厉害,战马终究是不会爬墙的。”

    “世上最坚固的城池,往往是从里面突破的!”秦怀山说着,又指了指邺城的巡防图,说道:“老仆知道有一条路,可以直通城外,若是派部分狼骑尉先行潜入城中,到时候再配合城内西华侯府的人手,只要有五百个人,这五百人集中力量,一定可以把城门打开!给城外的兵马进城的机会!”

    石闵问道:“邺城四面都是城墙,何来出城的路?”

    “地上没有,地下可以有!”秦怀山神秘的笑了笑,指着地图上说道:“有一条密道,可以穿过城墙!直通城外!”

    石闵有些不相信,看了看秦怀山手指动位置,问道:“这密道是谁挖的?”

    秦怀山指了指自己,说道:“正是老仆自己挖的!”

    “你自己挖的?”石闵有些吃惊。

    “没错!”秦怀山微微点头,说道:“老仆在邺城待了十几年,深知自己有一天恐怕会卷入什么争斗之中,所以必须给自己留一条退路!我花了六年的时间,慢慢的挖通了这个地道。”

    “这条地道的入口在哪里?”石闵忍不住问道。

    “少主,您再仔细看看咱们现在在什么位置?”秦怀山捋捋胡子说道。

    “我们现在?”石闵想了想,恍然大悟,说道:“密道的入口,就在这里?”

    “没错!就这这间屋子里!”秦怀山笑着站了起来,对石闵微微行礼说道:“公子,劳烦起身!”

    石闵愣了一下,连忙起身站到一边,秦怀山小心移开桌案,搬开了两块木板,一个黑漆漆的洞口露了出来。

    “就是这里?”石闵指着那洞口问道。

    “正是!”秦怀山说着,拿起了油灯,问道:“少主,您要不要下去看看?”

    “且慢!”站在门口等张沐风忽然开口说话,问道:“既然有这条密道,何不现在就把西华侯府的人全部撤走,我等直接回邯郸,再率领大军杀回来,岂不是更好?”

    “不!绝对不可!”秦怀山坚定的摆摆手。

    “这有何不可?你为什么就非要将军去冒这个险?”

    “回到邯郸,你以为真凭几万兵马和一座邯郸城,我们便可成事?邯郸城里的粮草,最多只够四个月,但是邯郸城外到时候会围着几十万大军,该如何应对?”秦怀山说着,又对石闵说道:“您在冒险,石鉴也是再冒险!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今日您和西华侯府的几十号人或许可以全身而退,但是,日后想再拿下石鉴,就没那么容易了!”

    石闵咬咬牙,说道:“你说的没错,这确实是个难得的机会!”冉魏大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