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七章
    “事到如今,得立马给城外的狼骑尉发号施令,如若无法与他们取得联系,少主,咱们很难取胜!”秦怀山郑重的对石闵说道。

    石闵看了一眼秦怀山,又看了看那黑漆漆的洞口,对张沐风说道:“沐风。”

    “末将在!”

    石闵从怀中取出一块铁牌,递给了张沐风,说道:“你执此令牌,前去给朱松,让他趁夜行军,明日以红箭为号!”

    “将军,邺城有四个城门,他们该从哪边攻入城中?”

    “箭从哪边射出,便从......”

    “不不不!”秦怀山摆摆手,说道:“少主,还是得想好!邺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快马绕城一周,至少也要半个多时辰,若是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狼骑尉放进城,恐怕我们会失去先机!”

    石闵点点头,说道:“你提醒的对!邺城有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往南是一马平川,骑兵可畅行无阻,但是毫无遮蔽,三千人马怕是无从藏身。北边有王鸾的大军驻扎,恐怕难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剩下的就是东边和西边了!”秦怀山说道。

    “从西门!”石闵看了一眼秦怀山,又对张沐风说道:“就从西门进!”

    “末将遵命!”张沐风毫不犹豫的接过令牌,从怀中取出一支火折子,猫着腰进了那条地道。

    “且慢!”秦怀山忽然低下身,对张沐风喊道:“出城之后,路上切不可耽搁,需尽快将消息送到!”

    张沐风应道:“我只有两条腿,要快,也只能尽快了!”

    “你听我说,出城后左手边有一条小道,你沿着小道往南走五六里路,那里有一个马场,里面豢养的都是巡防营的马匹,平常守卫松懈,我建议你可以偷一匹快马,否则恐怕会误了大事!”

    “多谢告知!”

    ......

    秦怀山既然已经将谎言带回了邺城,邯郸方面自然也会有所配合,当老三亲自赶到邯郸的时候,他看到的是邯郸城内乱成一团的景象,大晚上的,城门居然是开着的,时不时有难民从城里逃散出来。

    见到这般情形,老三的心里基本已经确认,邯郸城现在是群龙无首,但是谨慎起见,他还是趁乱进城验证了一番,在发觉城内的驻军早已没有往日的秩序之时,他便完全认定了。

    待老三将消息带回邺城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而石鉴,硬是干等了一夜。

    “如何?”石鉴迫不及待的问道。

    “启禀殿下,邯郸城内一片混乱,大晚上的,城门居然不关。城头上守城的人似乎不如往日多,大街上也无人巡视。素闻石闵治军严明,王世成和李昌若是还在,岂会乱成这样?”

    “这么说,秦先生带回来的消息是真的?”

    “应该没错!”老三应道。

    高尚之一脸倦容,站在了门口,石鉴正要开口,高尚之便缓缓说道:“老臣已经听到了......”

    “王世成和李昌一死,拿下喊道便不是什么难事了!”石鉴颇为得意的说道:“是时候让王鸾北上了!”

    高尚之迈进门,背着手,一脸严肃,没有表态。

    见高尚之不说话,石鉴又问道:“大人?您觉得如何?”

    “再等等!不急着让王鸾北上邯郸。”

    “为何?”石鉴不解,又问道:“那几万兵马始终是个祸患,不早日除掉,恐怕不妙。”

    “老臣觉得,还是先拿下石闵为好!”高尚之抬起头,看了一眼石鉴,说道:“邯郸已经是一盘散沙,不足为惧,晚点收拾也不要紧!有王鸾的兵马在,殿下的大业便多了一分保障。”

    石鉴想了想,说道:“不妥!既然要动手,就双管齐下,不给石闵任何翻身的机会!斩草要除根!”

    高尚之沉默不语,没有再辩驳。

    “老三。”石鉴转脸吩咐道:“去给王鸾传话,让他火速北上,拿下邯郸城!石闵的部下,能杀多少就杀多少!”

    “属下遵命!”

    见高尚之的反应有些异样,石鉴微微皱眉,问道:“过了一夜,您怎么好像又变卦了?”

    “心里有些不踏实,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高尚之一脸严肃,声音已经显得苍老无力,缓缓说道:“思来想去,却找不出哪里有问题!”

    “您已经十几天没有睡踏实了,应该累了!”石鉴上前搀扶着高尚之,宽慰道:“您安心回屋休息吧!”

    高尚之倔强的站在原地,摇摇头,说道:“不,过了今夜,大事成了以后,老臣才算了却了心事,越是到这个时候,老臣越是无法安心!”

    “您这是......”

    “殿下,老臣这就去找文苍!一切按昨夜我们商定的计划行事!您也该进宫等着石闵了!”

    石鉴知道高尚之的脾气,就算二人情谊非常,在这个时候,他也是说服不了高尚之的。

    “也罢,就依大人所言!”

    召见石闵的旨意,很快传到了西华侯府,所有人都知道,最后的时刻终于到来,府中上下,无不肃穆。

    徐三捧着石闵的雁翎甲走了出来,说道:“公子,徐三伺候您更衣。”

    石闵微微点头,对身边的人吩咐道:“我离开以后,你们全部躲进密道,待事情办妥,我自会回来!”

    “将军,府中男丁个个都可以上阵杀敌,就让我们一起行动吧!”小六子捧着石闵的佩刀,慷慨激昂的说道。

    石闵看了小六子一眼,说道:“你们都是西华侯府的家人,不该卷入战斗!父亲在时,就希望能保你们平安,我自认也不希望你们流血。”

    “可是......”

    石闵坚定的说道:“都跟三叔进地道!不必多言!”

    小六子焦急的对徐三说道:“叔,您怎么不说话?”

    “听公子的!”徐三应了一句。

    黎妈和顾大嫂沉默不语,二人紧紧的抓着手,眼神里满是担忧和不舍,但是对于眼前的事情,她们无能为力。

    见众人情绪低落,石闵轻松的笑着说道:“都愁眉苦脸的做什么?我又不是去寻死!”

    话音刚落,黎妈和顾大嫂再也控制不住,哭了起来。徐三的反应有些异常,很不耐烦的说道:“哭什么哭?两个老娘们儿,滚一边去!晦气!”

    “徐三叔。”石闵喊了一声。

    徐三不再说话,低着头帮石闵系好铠甲,说道:“公子,都好了!”

    小六子识趣的把佩刀双手递上,石闵说道:“多谢。”

    说完,石闵转身走到屋外,十几个狼骑尉在王冲的带领下,已经换上了巡防营的衣服,还有一个陌生人站在陆安旁边。

    “将军!”王冲行礼喊道。

    石闵微微点头,又打量了一下陆安身边的那个人,对陆安说道:“这位便是你跟我提起的司马兄弟了吧?”

    陆安连忙说道:“正是!这位就是司马枫。”

    那位叫司马枫的人立马向石闵行礼,说道:“下官禁军刀统司马枫,拜见侯爷!”

    “你既然复姓司马,定是汉人之后。”

    “侯爷说的没错,先祖与当年的司马懿是同族,家道中落,胡人作乱,小人不得不委身替胡人看门护院。如今听陆安兄弟说侯爷要起大事,复兴汉室江山,司马枫虽然没什么本事,也愿意助侯爷一臂之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石闵微微点头,说道:“中原的天下,就需要司马兄这样的铮铮汉子!”

    “侯爷言重了!”司马枫说着,指了指王冲等人,说道:“这十几位弟兄,小人一定将他们带入宫中。今日恰好是小人在永昌阁外当值,侯爷放心,若是有任何情况,我等一定不会退缩!”

    石闵行礼说道:“多谢!”

    司马枫点点头,转身对王冲说道:“诸位兄弟,咱们走吧!”

    “司马兄留步!”陆安喊道。

    司马枫站住脚步,陆安上前嘱咐道:“无论如何,要保侯爷安然无恙!拜托了!”

    司马枫拍了拍陆安的肩膀,郑重的说道:“放心!”冉魏大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