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八章
    天下着蒙蒙细雨,石闵仅带两名随从,来到了皇宫之外。石闵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城门,自打他懂事开始,这道门不知走过多少次。

    守门的依旧是那几张熟悉的面孔,只是少了往日的熟络和热情,此时,那几个人正用略显生分的眼神看着石闵。

    石闵心中冷笑一声,他知道,在这些人的眼里,西华侯府已经少昨日黄花,恩宠早就不再,他们又岂会对西华侯府还有往日的恭敬?

    这便是人,哪怕是最底层的人,也懂得见风使舵。

    “侯爷,请吧!”守门的人淡淡的说道。

    石闵瞥了那人一眼,没有与他多说一句话,挺直腰杆,手握佩刀,径直走进了皇宫。

    整个皇宫,在春雨的笼罩下,显得格外的安静,这种安静,令人感觉有些压抑。或许是因为知道,生死存亡之际就在眼前,三个人的无心他事,石闵和两个随从一路上并未交谈。

    高尚之坐在马车里,他盘膝而坐,紧闭双眼,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情,又似乎是在闭目养神。忽然,车夫的一声吆喝,把高尚之道注意力拉了回来。

    “大人......到了。”车夫说道。

    高尚之稍稍拉开了一点帘子,朝外面看了一眼,正是一间酒肆。

    “怎么好像还没有开门?”高尚之问车夫。

    车夫回头看了看,说道:“不清楚,或许是因为今天下雨吧!”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高尚之连忙拉开帘子,对车夫说道:“扶老夫下车!”

    车夫不敢怠慢,连忙扶着高尚之从马车上下来,来到了酒肆门口。

    “叩门!”高尚之吩咐道。

    车夫看了高尚之一眼,并未违背他的意思,微微点了点头,便轻轻叩门,谁知才敲了一下,门就被敲开了以道缝隙,似乎这门是根本就没有关。

    车夫也觉得有些奇怪,高尚之微微皱眉,直接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酒肆里安静的出奇,不见一个人影,但是却也是一片狼籍,酒具碎的到处都是,地上还有几具尸体。

    看到这里,那车夫被吓到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高尚之却丝毫不惧,他知道,他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出来吧!”高尚之说道。

    “哒,哒,哒......”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高尚之转过身,一个略显单薄的身影,出现在了酒肆的门口,拦住了他们的退路。

    “你果然心怀不轨!”高尚之一眼便认出了来人正是秦怀山。

    秦怀山笑了笑,说道:“你我各为其主罢了!”

    “宁王殿下当年救了你的性命,你就是这样报答他?”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在下替宁王府做了几十年的事情,宁王殿下的恩情应该够偿还了吧!”

    “何时做了西华侯府的狗?”

    “呵呵,在下是昨日才下定决心要为西华侯府鞠躬尽瘁!”秦怀山笑了笑,故意问道:“你信吗?”

    “秦怀山,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你!你确实和殿下不是一条心!老夫真不应该留你活到今日。”

    秦怀山冷笑一声,讥讽道:“只可惜,宁王殿下一直不是这样认为!”

    高尚之不慌不忙的说道:“你机关算尽,救走石勇和文苍的家眷又如何?大局已定,西华侯府掀不起什么风浪。”

    “恐怕未必吧!”

    高尚之微微皱眉,低声对车夫吩咐道:“火速去通知殿下!”

    车夫点点头,警惕的看了秦怀山一眼,然后很快的往窗户边上撤,想要跑出去给石鉴通风报信,就在这个时候,一支冷箭“嗖”的一声从窗外射了进来,车夫一声惨叫,被射倒在地,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弹。

    “恐怕你是无法把这个消息送出去了!”秦怀山笑了笑,看着高尚之。

    高尚之并没有惊慌失措,他心里非常清楚,以秦怀山的做事风格,他一定是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周密的圈套。生死在这一刻,对于高尚之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自打他第一天替石鉴做事开始,他的性命,便完完全全的交在了石鉴的手里,为了成就他的大业,高尚之什么都可以牺牲。

    即便如此,他必须想办法通知石鉴,但是很明显,西华侯府的人,已经包围了这里,他是无法脱身的。宁王府的人手,大多已经被调派去了宫里,而且面对这样的情形,高尚之不愿多费人力与西华侯府交手。

    “既然如此,秦怀山,取了老夫性命吧!何必耽误时间?”高尚之故意说道。

    “不不不!我得留着你的性命!让你看到最后的结局。”

    秦怀山刚刚说完,两个壮汉走了进来,秦怀山吩咐道:“把咱们这位丞相大人带走。”

    那两个人点点头,上前想要把高尚之押走,高尚之呵斥道:“滚开!”

    那两个人一愣,居然真就没有再上前。

    “高大人,还是配合一点吧!免受皮肉之苦!”秦怀山皱眉说道。

    “老夫一把年纪了,经不起折腾,我自己会走,无需你们动手。”

    那两人回头看了看秦怀山,秦怀山吩咐道:“看好他!带走!”

    高尚之背着手,不慌不忙的走了出去,两个人一左一右,寸步不离。

    出了酒肆,雨还在下,高尚之缓缓走在雨中,背影已显得苍老。忽然,高尚之从袖中摸出了一支竹管,朝天一拉,一枚赤霄“嗖”的飞了出去。

    “糟糕!”秦怀山喊道。

    话音刚落,秦怀山已经被那两个人按住手脚,手里的东西掉落在地上。

    那两个人有些紧张的抬头对秦怀山说道:“先生,我们……”

    秦怀山脸色有些难看,他蹲下来看着秦怀山,说道:“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高尚之艰难的笑着说道:“老夫已经做了该做的事情,你就算现在杀了我,你也未必可以全身而退,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高尚之那副样子,秦怀山后背一凉,立马对那两人吩咐道:“赶紧撤!”

    两人压着高尚之匆忙想要撤退,然而为时已晚,四周传来了“哒哒哒”整齐的步伐声,显然是有大队人马围过来了。

    “先生,巡防营的人过来了!”站在屋顶上的弓箭手喊道。

    “哈哈哈哈哈……”高尚之艰难的抬起头,看着秦怀山,说道:“还记得当年我们那盘没有下完的棋吗?”

    秦怀山面色严峻,没有说话。

    “有一种棋局,叫做两败俱伤。”高尚之冷笑一声,又说道:“不,叫同归于尽,哈哈哈!”

    就在这个时候,四面八方围过来数百名巡防营的人,他们手持利刃,十几个名弓箭手开弓搭箭,瞄准了秦怀山等人,将众人围了个严严实实。

    “大胆刁民!还不放了高大人!”领头的那人呵斥道。

    “高尚之,没想到你还留了这一手!”秦怀山说道。

    “不管你留着老夫的性命想要做什么,今日恐怕你们几个是离不开这里了!”高尚之说着,对巡防营吼道:“赶紧通知殿下,这里......”

    高尚之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秦怀山直接将一团布塞进了嘴里。

    领头的那人似乎明白了高尚之的意思,立马对身边一个人嘀咕了几句,手下转身就走。

    “把人放了,我留你们一个全尸!”巡防营头领喊道。

    “让开!否则高大人的性命恐怕不保了!”秦怀山不慌不忙的用一支匕首,架在了高尚之的脖子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