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
    穿过层层宫门院墙,终于来到了宏光阁外,数日前的那场厮杀,如今似乎还闻得到血腥味。石鉴坐在宏光阁外,左边有人撑着伞,右边有人捧着一把剑。身后则是梁郡主的独子,如今的新帝。

    那孩子一脸茫然,似乎根本不明白,下面会发生什么事情。他穿着并不合体的龙袍,头顶九珠平天冠,看着坐在前面的石鉴,问道:“三皇叔,那不是朕的姐夫吗?他怎么来了?”

    石鉴微微侧脸,笑着说道:“从今天起,他便不是陛下的姐夫了!”

    “啊?为什么啊?”小皇帝问道。

    “因为他要造反!”

    “造反?姐夫怎么会造反呢?”

    “陛下放心,臣自会替陛下分忧!”说完对手下吩咐道:“外面风大,请陛下入宫。”

    小皇帝倔强的从龙椅上下来,想要上前问清楚,却被几个婢女太监强行拖走了。远处的石闵看到这番场景,自然知道,如今的赵国,基本已经握在了石鉴的手里,张豹想要做而没有做成的事情,他石鉴做到了。

    “咚!咚!咚!”擂鼓之声响了起来。

    “哒哒哒......”

    石闵的身后忽然涌进了上千名禁军,将永昌阁外围的铁桶一般,领头的正是文苍。

    石闵看了文苍一眼,冷冷的说道:“文苍,你终究还是选择做宁王府的走狗!”

    “侯爷,文苍是羯族人,自然不会帮外人!”

    “很好!”石闵微微点头,镇定的看着石鉴。

    “这般场景,是否觉得似曾相识?”石鉴笑着问道。

    “不久之前,张豹也是你这般胜券在握的模样,但是最后还是败在了我的手里!”

    “哈哈哈哈!你错了!”石鉴站起身,说道:“张豹不是败在你的手里,而是败在你我二人的手里!本王不是张豹,而你,也没有上次那么好运!”

    “是吗?”

    “石闵,你明知进宫是死路一条,却还敢来,年纪轻轻,颇有胆识,老五的脸上也算有光,虎父无犬子!不错,不错!”

    “你勾结鲜卑人,害死先父!这件事是你干的吧!”石闵问道。

    石鉴微微皱眉,问道:“如果你是为了想听我亲口承认而进宫,那本王也可以告诉你,你说的没错!当然,老五的死是个意外!本王真正......”

    “你真正要杀的人,是高祖皇帝!对吗!”石闵质问道。

    “这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吧!”石鉴笑了笑,环顾四周,说道:“既然你敢就这样进宫,想必也是有所准备。都到了这个份上,还是叫他们全部都出来吧!”

    石闵并未理会石鉴,而是再次回头看了一眼文苍,说道:“当年高祖皇帝从自己的的亲卫军中选拔精锐,设立禁军,要的就是这些人忠于自己。石勇担任禁军统领十余年,忠正无二,你与他兄弟相称,干的却是见不得人的龌龊勾当!真是辱没了高祖皇帝和石勇的名声!”

    文苍沉默不语,无言以对。

    “哈哈哈哈!石闵,死到临头,就别耍这些嘴上功夫了!文苍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什么是良臣择主而事!”石鉴说着,伸出了右手,随从将剑递到了他手里。

    “人人都说你是赵国第一高手,本王一直想试一试,过了今日,恐怕就没这个机会了!”石鉴说完,单手提剑,走向石闵。

    “你这是玩火**!”石闵站在原地说道。

    “那就来试试吧!”石鉴说着,加快脚步,跑了起来。

    石闵飞快的冲向石鉴,手里的长刀瞬间出鞘,禁军的人并未上前相助,石闵的两个手下也站在原地。

    石鉴的身手,石闵先前已经见过,他剑术高超,身法矫健,石闵不敢大意。双方缠斗在一起,你来我往,足足二十个回合,石鉴尚有还击之力,这般身手,看的所有人眼花缭乱,大吃一惊。

    石闵自然是想活捉石鉴,所以出手便会留一些余地,但是石鉴也是难得的高手,想要活捉他,谈何容易。两人打到三十多个回合之时,石闵已经明白,再这样打下去,消耗的恐怕是他自己的体力。于是石闵奋力一挥,长刀朝着石鉴的面门劈下,石鉴挥剑格挡,只听得“铛”的一声,石鉴手里的剑被石闵生生砍断。

    “殿下!”石鉴身后的几个人立马冲上前,护着石鉴。

    石鉴喘着气,笑着说道:“哈哈哈哈!痛快!果然是当世第一高手!”

    “少废话!”

    石闵根本没想停手,趁着石鉴的兵刃折断,他一个箭步冲上去,一个华丽的转身,横向一刀砍去,石鉴连忙往后躲闪。

    “殿下小心!”石鉴的手下抽出兵刃格挡,救了石鉴一命。

    这几个手下,正是石鉴最为倚重的刺客,除了被杀的两个,剩下的六个人已经全部到齐。石闵独自一人大战石鉴的六大高手,尽管对方已经出了全力,石闵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将军!”石闵的手下担心出事,连忙上前帮忙。

    双方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猫和老鼠的游戏,终究有休止的时候,石鉴因为兴起,想要与石闵比试一番,却也无意之间,给了石闵更多的时间。终于,石鉴失去了耐心,对文苍喊道:“文统领!还等什么!快拿下这活儿反贼!”

    “慢着!”石闵闪身与那几个人拉开距离,手里的刀指着石鉴,又回头看了看文苍,说道:“你们都睁大眼睛看清楚!”

    说完,石闵手里的刀一划,直接指向了文苍。

    “都到了这个份上,就不必玩什么花样了吧?”

    “鉴儿!”一个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石鉴脸色骤变。

    “爹......”

    “夫君!”

    嘈杂的哭喊声传了过来,文苍立马听出了是他夫人和孩子的声音,于此同时,文苍身后的禁军也让开了一条路,众人放眼望去,这才看到,郑妃和文苍的家小被三个人押着。

    “母妃!”石鉴心急如火。

    “秀娥,你怎么怎么在这里?”文苍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是被他们带来的!”那个叫秀娥的女子,显然就是文苍的夫人。

    郑妃一脸茫然,她看着眼前的阵仗,意识到似乎即将有一场生死之战,而石闵和石鉴都手握兵刃,显然也参与其中。

    “鉴儿,小闵,你们这是在做什么?”郑妃挣扎着想要过来,却被石闵的人拉住了。

    石鉴这才恍然大悟,他愤恨的指着石闵,说道:“难怪你敢来送死,原来是有备而来!”

    “你机关算尽,但是少算了一步!”石闵看了郑妃一眼,说道:“你怎么也没有想到,当日张豹在此想要取我性命,我的人便已经趁乱将郑妃娘娘带出宫去。呵呵,常青宫还真是个冷宫,这么多天,居然都没有人发现郑妃娘娘不见了。”

    此时的石鉴又气又恼,这段日子,他确实忽略了自己母亲的存在,而正是因为他的疏忽,才让石闵抓住了把柄。

    “臭小子,这是你我之间的事情,放开我母妃!”石鉴说道。

    “郑妃娘娘于先父有养育之恩,你若束手就擒,我自然不会伤娘娘分毫!”石闵说着,回过头对郑妃说道:“娘娘见谅,石闵得罪了!”

    “你们这都是怎么了?”郑妃急的直掉眼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