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章
    “母妃,放心,没事!”石鉴宽慰道。

    “鉴儿,他是你五弟的儿子,是你的晚辈,有什么事情你们不能好好坐下来说,要这样拼命呢?”郑妃哭着喊道,内心焦急和无助,令她几乎站立不稳。

    石闵微微抬起手,对手下吩咐道:“将娘娘带走!”

    “不能放他们走!围起来!”文苍喊道。

    文苍同样担心自己家小的安危,自然不会就这样放他们离开,于是禁军的人很快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却不敢上前,生怕那几个人质受到伤害。

    “是男人就不要拿老幼妇孺来要挟!”石鉴斥责道。

    “是吗?小侄的这个办法,还是跟宁王殿下你学的!当日你不就用石勇和文苍的家小要挟他,令他临阵倒戈,张豹才会因此一败涂地!”

    “你......”

    “你勾结鲜卑人,企图加害高祖皇帝,却因此导致我父亲陷入鲜卑人的重围之中,最终战死沙场!这笔血海深仇,你认为我会放过你吗!”

    “大言不惭,你放过我?呵呵,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现在整个邺城都在本王的控制之下,你还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

    郑妃嘶喊道:“瞻儿是你害死的!鉴儿!瞻儿是不是你害死的!”

    面对郑妃的质问,一向冷静的石鉴,终于恼羞成怒,他对文苍吼道:“还不把他们拿下!”

    “文苍!”石闵指着文苍呵斥道:“你敢!”

    文苍见自己的家小在石闵的手里,自然有所顾忌,一时间有些迟疑,没有动手。

    “殿下!”一个呼喊声传了过来。

    石鉴远远看去,来人是巡防营的人。

    “殿下,不好了!高大人被西华侯府的人拿住了!”那人喊道。

    石鉴恍然大悟,一早高尚之便说要去关押文苍和石勇家小的地方,如今这些人已经被解救出来,高尚之自然也有危险了。

    想到这里,石鉴已经完全愤怒了,他没有想到,石闵会处处拿住他的软肋。

    “殿下,怎么办?大人在他们手里!”老大低声问道。

    待那巡防营的人跑到面前,还未来得及再次开口说话,石鉴便一个耳光招呼上去,那人立马被打趴在地上。

    老三蹲下来,一把将他揪了起来,问道:“怎么回事!”

    “大......大人落入了西华侯府的手里,巡防营已经将那伙挟持大人的人围住了,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老三将那人甩在一边,站起身看着石鉴,说道:“殿下,成大事者必须心狠手辣,到了这个份上,您不能再犹豫了!只要您大事能成,我们六兄弟今日舍命在此都可以!”

    老三的这句话,无疑给了石鉴一个莫大的鼓励。细细想来,他石鉴为了这一天,足足等了三十年。这三十年来,宁王府每日受尽旁人冷眼相待,各种讥讽和欺辱,甚至是自己的发妻,在贫寒孤苦中离世。为了帝位,他已经忍耐承受了这么多,岂能轻言放弃。

    “母妃,大人,对不起了!”石鉴口中默念。

    这个时候,石鉴的眼神已经完全变了,石闵看到的,是杀气,是决绝,是无情。

    “要杀便杀!今日你若动我母妃分毫,明日我便杀尽天下的汉人!你大可试试!”石鉴说着,接过了手下递来的刀。

    石鉴的冷酷无情,石闵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对郑妃下手,他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文苍!你现在还有机会回头!”石闵只能寄希望于文苍身上。

    “文苍!成大事就需要不择手段!今日你辅佐本王,功成之后,何须担心荣华富贵,本王可以给你享用不尽的美女,让他们为你生儿育女!”石鉴对文苍喊道:“你别忘了!你是羯族人!他是汉人!今日若是你帮了他!明日便是我们羯族人的灭亡之时!”

    走在犹豫边缘的文苍,听到石鉴的这番话,他终于缓缓抽出了手里的刀,含泪对自己的女人说道:“秀娥,别怪我!”

    听到文苍的这句话,那个叫秀娥的女人便两腿一软,瘫坐在地,旁边的孩子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劲儿的哭喊着。

    “拿下他们!”文苍咬着牙喊道。

    在场的禁军都看到了眼前的情形,尽管他们个个都视汉人为猪狗,但是看到自己的头领这般冷酷无情,尽然对他的命令也迟疑了。有些人刚刚冲出去几步,见有人还站在原地,顿时也停了下来,一时间,禁军在气势上,就完全输了。

    “还等什么!不想死就立马杀了他们!”文苍几乎咆哮着吼道。

    军令终究是军令,尽管他们迟疑了,但是片刻之后,禁军的人还是涌了上来。

    见此情形,石鉴大喜,但是没有加入到围攻石闵的人群中去,而是往后撤了出来,因为他知道,就算石闵再厉害,区区几个人,也逃不出这数千人的围攻。

    “石闵,本王今日要亲眼看着你死无葬身之地!”石鉴的笑容极为奸邪。

    “弟兄们!杀啊!”一声怒吼从石鉴的身后响起,令众人大吃一惊。

    众人转身望去,十几个身着禁军衣服的人,从大殿外冲了过来,挥舞着手里的长刀,个个面容狰狞,杀气十足。

    “殿下,不好!”老大第一个反应过来,他看出来这些人不是冲着石闵去的,目标就是他们。

    那十几个人,正是司马枫和王冲等人,这十几个人立马和石鉴的手下交起手来,狼骑尉是千锤百炼的顶尖精锐,而石鉴的手下则是秘密操练多年的顶尖刺客。若论单打独斗,狼骑尉未必占得了便宜,但是人数的优势,令这六个人丝毫没有取胜的机会。

    “原来这就是你的手段!不过如此!”石鉴看了一眼陷入重围的石闵,不由得冷笑一声。

    石闵的手下一面挟持着郑妃和文苍的家眷,一面与石闵一同战斗,禁军在人数上的绝对优势,令石闵也无能为力,几个人背靠背贴着,奋力厮杀。

    “将军,擒贼先擒王,我们几个顶着,先拿下文苍再说!”石闵的手下喊道。

    石闵一想,这话言之有理,在人群中找到文苍以后,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朝文苍杀去,禁军的人原本就已经军心不稳,加上石闵置生死于度外的疯狂,面对他的砍杀,竟然心存怯意。

    文苍知道,到了这步田地,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除了应战,别无他法。

    但是他与石闵的本事实在悬殊,加上石闵此刻已经用尽全力,仅仅三两个回合,文苍便招架不住,被石闵踢翻在地。

    “放箭!快放箭!射死他们!”文苍一边往后躲,一边对手下喊道。

    “老大,咱们的弟兄还在,放箭恐怕会误伤自己人啊!”

    “管不了那么多!石闵不死,你我都别想活!”文苍已经完全失去理智。

    “可是......”

    那人话还没有说完,文苍便气急败坏的一刀砍了下去,那人顿时倒地不起,血流一地,他恐怕到死也没想到,自己跟随了多年的人,会亲手杀了他。

    一旁的人完全看傻了,看着眼前的一幕,那些弓箭手生怕自己落得一样的下场,不管三七二十一,朝着石闵的方向胡乱放箭,顿时死伤数十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