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三章
    “朱大哥!”石闵对朱松喊道。

    “末将在!”

    “带弟兄们撤进皇宫之内。”石闵吩咐道。

    “撤?”朱松一愣。

    石闵的命令让手下有些不明白,张沐风也在一旁问道:“将军,狼骑尉从来只懂得进攻,不懂得撤退,巡防营的人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我们根本不用怕他们!”

    石闵微微皱眉,对众人解释道:“我不是怕他们!而是舍不得用你们的性命去换取胜利!眼下的局势明显对狼骑尉不利。打仗是不能靠蛮干的!不战而屈人之兵,我不会蠢到以己之短搏人之长。”

    听了石闵的话,有些人明白了,有些人还是不懂,但是军令如山,在石闵的指挥下,狼骑尉以最快的速度向皇宫内撤退。

    石鉴的部下问道:“殿下,石闵这是想干什么!他的人马为何撤进了皇宫?”

    “石闵看来知道了,他的狼骑尉在街巷之中与巡防营交手,占不到多大的便宜,所以撤进了皇宫。”石鉴缓缓说道。

    “殿下,属下有句话想说。”老大忽然在旁边说道。

    “如今的邺城尚在我们的控制之下,应该把手头的兵力分配一下,把守住邺城的出口,切断邺城与外界的一切往来,等候彭城等地的援军。”

    石鉴微微点头,吩咐道:“你说的有些道理!”

    老大又说道:“禁军虽然败了,但是不少人还是了出来,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不如就地招募禁军的人马,一来可以多一些人手,而来他们对宫里的情况比较了解,若是咱们攻进皇宫捉拿石闵,也好有人带路。”

    “这件事你去负责!”石鉴对老大吩咐道。

    “属下领命!”

    “还有!”石鉴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又对他吩咐道:“把西华侯府所有的家眷,全部抓起来,本王要他们一个一个死在石闵的面前!”

    “是!”

    郑妃的死,是石鉴解不开的心结,原本宁王府与西华侯府之间只有纯粹的权谋之争,如今看来,私仇的怨恨已经远远超过了对权利追求的渴望。

    而对于石闵来说,他与石鉴之间,更多也是私仇。

    退入皇宫之内,自然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石闵知道,这只是一个权宜之计。诺大的皇宫,若是外面的巡防营全力进攻,靠这三千狼骑尉,根本不可能守得住。

    不过幸运的是,石鉴在石闵退入皇宫之后,并没有急着进攻,一来是他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取胜,二来,他担心石闵还有什么出其不意的手段来对付他。与其不计后果的疯狂进攻,不如先把其他的一些事情给做了,比如救出高尚之,比如拿下西华侯府的家眷们。

    “将军,石鉴还没有进攻!”张沐风对石闵说道。

    石闵一边看着地图,一边回应道:“他早晚会进攻,但不是现在。”

    “真看不出来,石鉴这老小子还真有点能耐!”张沐风嘀咕道。

    “那些帮了我们的禁军兄弟呢?”石闵忽然抬头问道。

    张沐风四下看了看,看到七八个人坐在角落里,相互包扎伤口。

    “将军,他们在那里!”张沐风指着角落对石闵说道。

    石闵抬头看了看,然后站起身,朝着司马枫等人走了过去,张沐风连忙跟上。

    “死马兄!”石闵行礼喊了一声。

    这一举动把司马枫吓的不轻,司马枫顾不上身上的伤,连忙起身想要行礼,却被石闵按着坐了下来。

    “侯爷......”司马枫有些不知所措。

    “今日多谢你和你的弟兄,若非你们,我石闵今日恐怕已经死在了石鉴的手里!”

    “侯爷福大命大!小的们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司马枫说着,看了看自己身边仅剩的几个人,颇为伤感的说道:“只可惜,我的弟兄们大多不能再替侯爷卖命了!”

    “司马兄放心,今日咱们与宁王府的仇怨,不共戴天!我石闵一定会替所有弟兄报仇雪恨!”

    “谢侯爷!”司马枫说着,就要给石闵磕头。

    “司马兄!”石闵再次阻止了司马枫,说道:“眼下还有一件事要劳烦你!”

    “侯爷尽管吩咐!”

    “如今我们虽然已经退进宫里,石鉴也没有发动攻击,但是眼下的安宁只是暂时的!我们必须固守待援!这皇宫有高墙大院,石鉴就算想攻进来,也没那么容易,不过前提是我们必须守好每一道宫门!”

    “侯爷的意思是......”

    “这皇宫里里外外,没人比你们几兄弟更熟悉,趁现在石鉴还没发动进攻,你要赶紧带着我的这些弟兄,把关键的地方安排重兵把守!免得石鉴待人偷袭!”

    司马枫恍然大悟,连忙点点头,说道:“小人明白了!侯爷放心!”

    说完,司马枫便站起身,对手下吩咐道:“弟兄们,再坚持一下!咱们还有事干!”

    这时候,石闵又说道:“如今皇宫之内乱成一团,那些效忠石鉴的余孽恐怕还有不少藏匿在宫里,你们也要尽快把他们找出来!免得我们遭受损失!”

    “是!小人这就去办!”

    石闵对张沐风吩咐道:“沐风,带着人跟司马兄去,他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听明白了吗?”

    张沐风看了司马枫一眼,迟疑了一下,应道:“末将领命。”

    石闵表现出的对司马枫的绝对信任,令司马枫等人异常感动,他们不顾伤痛,全部都参与到石闵的安排中去了。

    于此同时,石鉴还在担忧高尚之的安慰,但是石鉴的手下找遍了邺城,高尚之却不知所终,而那群围困秦怀山等人的禁军,也早已被蒙泰的人打散,这个消息对于刚刚丧母的石鉴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砰”的一声,石鉴踢翻了一旁的桌案,对手下呵斥道:“邺城就这么大!本王就不信,他们还会飞天遁地不成!”

    “殿下,说不定刚刚他们已经趁乱出了城野未必!”

    “不可能!”石鉴果断的摆摆手,说道:“他们一定还在邺城!”

    “殿下,刚刚听下面的人说,挟持大人的,好像是秦怀山!”老五忽然说道。

    “什么?秦怀山?”石鉴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就是他!”

    听到这个消息,石鉴更加气愤,他信任了十几年的人,居然真的背叛了他!

    “如此看来,昨夜大人担心的事情是真的,这秦怀山果然暗地里已经效忠了西华侯府!”老五在一旁说道。

    “不不不!”石鉴冷着脸说道:“现在已经不是他有没有背叛本王的事情,而是他昨日带回来的消息肯定是假的!”

    “假的?可是三哥亲自去邯郸打探了消息,没错啊!”

    “老三看到的恐怕是王世成他们故意安排的一场骗局!咱们上当了!”石鉴悔恨交加,立马对老五吩咐道:“即可快马传信给王鸾,让他无论如何不能再向邯郸发兵,即可赶回邺城!”

    “今日一早王鸾已经拔营北上,此刻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吧!”

    “来不及也要去!”石鉴面目狰狞的一把抓着老五,说道:“再派人催一催,彭城,还有平阳等地的兵马,让他们明日天黑前必须到达!快去!”

    老五第一次看到石鉴这般模样,也着实吓了一跳,不敢耽搁,立马行礼退下了。冉魏大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