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五章
    汗水湿透了他的衣服,疲劳束缚着他的身体,他两眼深邃,却又如烈火一般炽热,燃烧着内心的愤怒。

    “打开宫门!”石鉴对手下吩咐道。

    “将军!”朱松站出来说道:“石鉴就是想用他们让您屈服,您可千万不能......”

    “西华侯府绝不丢下任何人!”石闵看了一眼朱松,坚定的说道:“开门!”

    听到石闵的吩咐,手下不敢不从,立马将堆在宫门口的障碍物清开,缓缓的打开了宫门。

    见宫门打开,石鉴终于稍稍松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轻松的神色。

    “公子!不要管我们!”徐三大声喊道。

    旁边的人甩手给了徐三一个耳光,骂道:“你个贱种,你给老子闭嘴吧!”

    这一幕,恰好被石闵看到,石闵不禁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那人碎尸万段。

    “你到底还是出来了!”石鉴远远的喊道。

    石闵站在宫门口,问道:“你想干什么!”

    “呵呵,本王想干什么?真可笑!”石鉴冷笑一声,说道:“本王要你和你的人马放下兵器,你死,他们便可以活!”

    “公子!千万不要管我们!黎妈他们都死了,您得替我们报仇啊!”小六子也喊道。

    “把他们的嘴给我塞起来!”领头的那个巡防营头目喊道。

    为了不让徐三等人说话,那伙儿羯族人粗暴的把他们的嘴堵了起来,狠狠的重击他们的小腿,强迫他们跪下。

    看到自己的家人被如此对待,石闵终于爆发了,他举着手里的刀冲石鉴吼道:“石鉴!如果你敢杀他们,今天我三千狼骑尉势必与你血拼到底!”

    “血拼到底?好啊!尽管放马过来!”石鉴也不怯懦,回应道:“你害死我的母妃,你西华侯府的这十几条狗命,尚且不及我母妃的一根头发丝!”

    王冲有些按耐不住,对石闵低声说道:“将军,还等什么!跟他们拼了吧!”

    “你给我闭嘴!”张沐风呵斥道:“这个时候你别添乱!”

    王冲悻悻的不再说话,但是如果石闵一声令下,他绝对会是第一个冲出去的。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面对石鉴的挑衅示威,石闵没有再有任何一步举动,既不进攻,也不后撤,这把石鉴弄的有些不太明白。

    “殿下,这石闵到底是什么意思?打又不打,降又不降,莫非是在拖延时间不成?”

    “那就先杀一个,免得他以为本王是在开玩笑。”石鉴毫不迟疑的吩咐道。

    “属下遵命!”

    就在这个时候,巡防营的阵容里,忽然一阵惨叫,众人回头一看,已经有几十个人被射中倒地。

    “背后有人偷袭!”

    “防守!”

    场面瞬间有些混乱,石鉴当机立断,对老二吩咐道:“阵型不要乱!你带一千人,防守好我们的后背!这一定是西华侯府的余孽在兴风作浪!”

    “属下领命!”

    蒙泰带着西华侯府的人马在暗中不断偷袭巡防营,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但是由于人手有限,他们并不敢与巡防营硬碰硬。

    “既然你不愿意自尽,那本王只能拿你的人来祭奠母妃了!”石鉴说着,对手下吩咐道:“先把那臭小子砍了!”

    石鉴的手下到也不含糊,听到石鉴的吩咐后,抬手便挥刀要砍小六子。

    “啊!”那人忽然大叫一声,不知从何处射出了一支箭,正中他的胸口,小六子暂时捡回了一条命。

    石鉴大怒,骂道:“蠢货,把人带到本王面前来,本王要亲自杀了他们!”

    此时,天已经似乎有点蒙蒙亮,而石闵实际上一直在拖延时间,因为他知道,就现在的局势而言,靠他们想要杀了石鉴,根本不可能,巡防营还有一万多人,石鉴完全可以趁乱脱身。现在唯一的希望,就邯郸能有援军到来,切断石鉴的后路,唯有如此,才能反败为胜。

    可是石鉴不是傻子,他一定能猜到自己的意图,而且他不会有耐心等太久。

    “朱大哥,刚刚那一箭射的漂亮!”王冲低声对背后的朱松说道。

    朱松眉头紧锁,叹了口气,说道:“这下没办法了,现在他们离这里将近三百步,咱们的弓箭根本射不了那么远。”

    “做好准备,听将军的吩咐!”张沐风提醒道。

    就在石鉴准备杀徐三等人的时候,手下忽然喊道:“殿下!殿下快看!”

    石鉴不由得停下了手里的剑,回头一看,远处走来了几个人,走在最前面的,竟然是高尚之。

    “大人!”见高尚之没死,石鉴喜出望外。

    “宁王殿下!”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高尚之背后传了出来,石鉴再一看,说话的正是秦怀山。

    “你这个叛徒!”石鉴咬牙切齿的骂道:“本王真后悔当年救了你们父女!这十几年,居然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

    “谢殿下夸奖!”秦怀山不怒不恼,笑着说道:“殿下的大恩,秦某没齿难忘,但是这十几年来,在下替您做的事情,应该可以抵消当年的恩情了!”

    “快快把大人放了,我可念在往日的旧情上,饶你一命!”

    秦怀山笑了笑,不慌不忙的说道:“殿下的好意,秦某心领了!但是,这高大人,请恕在下不能放,这是用来交换您手里西华侯府的人质的!”

    高尚之的嘴早已被秦怀山堵上,说不出半句话,但是高尚之那有些扭曲的面容,似乎是在告诉石鉴,不要管他。

    所以,石鉴迟疑了。

    “宁王殿下,您觉得如何?”秦怀山依旧那副不紧不慢的样子。

    “你在跟本王讨价还价?”石鉴冷冷的看着秦怀山,说道:“你可知道,就算本王把人还给你们,你们也不能活着离开邺城!”

    “想必您已经知道,在下从邯郸带回来的关于王世成和李昌二位将军的消息是假的!也就意味着,王鸾的三万兵马,不出意外的话已经遭受了灭顶之灾!”

    石鉴脸色变了,没有说话。

    “从邯郸到邺城不过百十里路,一个多时辰便到,如果在下所料不差,此刻应该讨价还价的人不是在下,更不是西华侯府,而是殿下您。”秦怀山说着,颇为得意的笑了笑,说道:“毕竟留给您的时间不多了!邯郸顶多只需要来一万轻骑兵,宁王殿下,到时候陷入死地的人可就是您了!”

    “你休想威胁本王!”

    秦怀山捋捋胡子,说道:“没事,在下不急,只要我家公子不急就好!您可以再考虑一下。”

    石鉴没有说话,而是怒视着秦怀山。冉魏大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