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七章
    狼骑尉冲上前,拦住了老三等人,双方的企图已经十分明了,但是均没有得逞。

    刀一旦出鞘,再收回绝不会那么容易,十二个人就此展开了厮杀,高尚之头也不回的朝石鉴跑去,徐三等人也连忙爬起来,向石闵靠拢。

    “弓箭手压上去!”石闵和石鉴几乎同时下达了命令。

    双方的阵营开始有所行动,见此情形,朱松果断喊道:“后撤!”

    狼骑尉及时抽身撤退,老三等人不敢再追,因为迟疑片刻,便进入了狼骑尉弓箭手的射程范围之内,而此时,天已经蒙蒙亮。

    “徐三叔!”石闵迎了上去:“您没事吧!”

    “没事!公子,血海深仇,咱们一定要报啊!”徐三流泪说道:“黎妈和顾大嫂他们都死了!”

    石闵咬咬牙,对徐三说道:“您先退后!”

    就在石鉴准备全力反扑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慌乱的声音:“殿下,大事不好!城外集结了上万兵马,看他们的旗号,是李昌的人马!”

    “什么!”石鉴大吃一惊:“来的这么快!”

    高尚之喘着粗气说道:“殿下,眼下形势对我们不妙,王鸾的兵马恐怕指望不上了!咱们得赶紧撤!否则就会陷入腹背受敌的局面!”

    “天不助我!”石鉴叹息一声,对手下吩咐道:“撤!”

    由于担心狼骑尉的追击,石鉴仅仅带着数百人趁乱撤退,由于城内狼骑尉以及蒙泰的人手已经和巡防营完全混战到了一起,战马也冲不开成千上万人结成的盾阵,石闵他们根本无力追击石鉴。

    石鉴自知他暂时大势已去,便与仅存的部下自东城门逃往彭城方向。李昌由于着急救石闵,所带兵马并不多,一时间,也未曾来得及拦住石鉴。但是留在城中的巡防营便没那么幸运了,在狼骑尉和李昌所部的夹击之下,一万多人如同草木一般,几乎被砍杀殆尽,剩下的也都弃械投降。

    大战了将近一天一夜,石闵几近力竭,西华侯府多年来经营的暗线人马,也在这场乱战之中,损耗过半。但是,石鉴的阴谋总算是没有得逞。

    此时的邺城已经是满目疮痍,不少房屋被烧毁,不少无辜之人死于乱刀之下。到处尸横遍地,到处血流成河,场面之凄惨,令人骇然。

    “小闵!”李昌的大嗓门远远的便传了过来。

    石闵缓缓起身,李昌已经骑着马到了他的眼前。

    “没事吧!二叔来晚了!”李昌一边翻身下马,一边问道。

    石闵艰难的笑了笑,说道:“没事,您来的不早不晚......”

    “真他娘的可惜,让石鉴那老小子跑了!”李昌愤恨的骂道。

    “王鸾的兵马呢?”石闵问道。

    “那小子根本没能到邯郸城下!昨日天黑之前,我便带着四万兵马出城埋伏,也就半天功夫,他的人便被我打的溃不成军。你三叔叮嘱我,一旦王鸾兵败,立刻南下助你,若非如此,我定要把王鸾的人斩尽杀绝!”

    “石鉴今日兵败,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公子,西华侯府已经毁了,这一次与石鉴的较量,咱们也损失颇大......”徐三含泪说道。

    李昌微微皱眉,问道:“你怎么这副模样,发生什么事情了?”

    “将军,巡防营的人纵火烧了西华侯府,还杀了二十多人,如今府上只剩下我们几个了!”小武哭着说道。

    “他娘的!这帮畜生!”李昌恨的咬牙切齿,对手下吩咐道:“把巡防营的人统统杀掉!”

    “将军,投降的也杀吗?”狗蛋儿问道。

    “杀!一个不留!”

    狗蛋儿有些犹豫,说道:“自古不杀降,这样做......”

    “杀了!”石闵冷冷的说道:“这些草包留着何用!全部杀光!”

    见石闵吩咐,狗蛋儿不得不照办,默默的走开了。

    这时候,秦怀山走了过来,对李昌行礼说道:“李将军,这回该相信我了吧?”

    “哼,算你识相!”李昌依旧嘴硬。

    秦怀山微微一笑,没有再计较,转身对石闵说道:“少主,如今拿下邺城,邯郸也已经想您的控制之下,是时候大展宏图了!”

    石闵回头看了一眼皇宫,说道:“既然西华侯府已经毁了,那咱们就先入宫再说吧!”

    “少主,老仆有句话要说!”

    经过这次的事情,石闵对于秦怀山的过往,基本已经释怀,客气的说道:“先生有何想法?直说无妨!”

    “如今无论是邺城之内,还是这宫里宫外,都定然已经乱成一团,我建议暂时不要派兵追击石鉴,而是把邺城和邯郸连成一线,赶快让两座城池稳定下来,免生乱事。封锁所有府库,粮仓,派驻兵看守,修缮民房,以安民心!此外!派出探马,确保一旦有兵马来袭,我们能及时有应对之策。”

    石闵想了想,说道:“先生说的有道理,就按您说的去办!”

    说完,石闵对李昌吩咐道:“二叔,这些事情,就由您来操心。”

    “没问题!”李昌点点头,又说道:“我这就派人给你三叔报信!”

    日上三竿,春日的阳光甚是舒适,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感受到一丝暖意,阳光驱走了昨日阴雨,但是心头的阴霾还在。走在皇宫之内,遍地都是昨日厮杀留下的尸体,地上的血迹早已干涸发黑,不少地方还有刀枪留下的痕迹。而宫里的太监婢女们,则四下逃散,不少人都趁机偷窃了内府的东西,但是邺城和宫门早已封锁,没有人能逃出去。

    石闵这才想起永昌阁内的幼帝,便带着人匆匆赶到,才发现,永昌阁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烧的面目全非。

    “怎么烧成这样了?”徐三吃惊的说道。

    “昨日为了救少主,我用了火油,但是当时火油并没有扔到这永昌阁内,照理说不会着火啊!”洪泽说道。

    “肯定火攻之后,在混乱中有人被火引燃,不小心冲进了永昌阁。”石闵脸色有些难看,对手下吩咐道:“找个人问问,新帝在哪里?”

    “是!”

    这个时候,张沐风走来说道:“将军,郑妃娘娘的尸首找到了,怎么办?是不是埋了?”

    石闵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他的初衷只是想要以郑妃来牵制石鉴,从来没有动过杀她的念头,所以就算石鉴不顾一切的想要拼死一战,他也最终没有动手。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石闵心有愧疚,毕竟郑妃于自己的父亲有恩,于是石闵吩咐道:“找一副上好的棺木,厚葬郑妃娘娘!”

    “末将领命!”

    过了一会儿,手下带来了两个小太监,石闵一眼便认出了其中一人,说道:“你先前与陆安一同侍奉高祖皇帝,我见过你!”

    “公子饶命......”那小太监喊道。

    “我问你,陛下呢?”

    “陛下......陛下......”小太监不敢说话,他支支吾吾的回头看了看永昌阁,手指了指那一片废墟。

    “什么?新帝昨日没逃出去吗?”石闵大吃一惊。

    小太监摇摇头,说道:“没有......昨日当值伺候陛下的,都没出得来,有人带着火冲了进来,把门都堵住了,陛下没能逃出去......”冉魏大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