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八章
    石闵深吸一口气,阴沉着脸不说话,张沐风知道石闵的心思,对手下摆摆手,说道:“把人带下去。”

    ......

    在得知新帝的死讯之后,按照石闵的吩咐,所有人马都驻扎在皇宫之外,只留了一部分人驻守皇宫。

    “小闵,现在咱们手下精兵十万,占着邺城和邯郸,干嘛还睡大街上?皇帝都死了,这皇宫也应该让弟兄们进去快活快活了!”李昌一边喝着酒,一边醉醺醺的对石闵说道。

    “还没到时候,二叔耐心等等吧!”

    “等什么?”

    一旁的秦怀山说道:“入宫是早晚的事情,但不是现在!多少双眼睛可都盯着我们呢!一旦住在了宫里,那便等于告诉天下,西华侯府称帝了!李将军觉得,这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什么结果?”李昌不以为然。

    “成为众矢之的!各路人马恐怕会群起而攻之!”秦怀山严肃的说道。

    “如今我们有精兵十万,怕什么?”

    秦怀山摇摇头,说道:“邺城和邯郸虽然相对富庶,但是这两座城池加起来,相比整个中原,便如同弹丸之地!咱们的实力,还远远不够自立!最多也就勉强自保!”

    “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二叔,秦先生说的没错!如今入定,名不正言不顺,城内还有不少皇亲贵族,还有不少达官显贵,他们虽然翻不了天,但是多少能掀起一点风浪。我们若是想壮大自己,这后院便不能着火!否则后患无穷,怕是在关键时刻还要出问题。”

    “那下面有什么计划?”李昌问道。

    “自古成大事者,必先造势,公子若要起兵,也得有个由头!正如您所说,名不正则言不顺。只有名正言顺了,大势所趋,百姓才会归附,如此,您才有取之不竭的粮草,召之不尽的兵马!”

    秦怀山的话,说的李昌等人一愣一愣的,石闵微微皱眉,沉思了片刻,问道:“先生我的意思我明白了!您接着说!”

    “当年的乞活军,名震天下,冉将军的故事,至今还在百姓中流传。要造势,没有比这个由头更好的!更重要的是,少主是冉将军的直系子孙,这是最大的优势!”

    “十万兵马,在这乱世之中,确实可以有个立足之地,不夸张的讲,算得上是一方诸侯了。但是先祖之志,不仅仅是要当一方诸侯,那样和占山为王有何区别?”

    “少主说的没错,驱逐胡贼,复汉室江山,是冉将军毕生所愿,如今少主也该秉承先人之志了。”

    “但是要驱逐胡人,哪有那么容易?现在整个中原,胡人足有数百万,走在路上,随随便便看到的十个人中,起码半数是胡人!就咱们这点兵力,恐怕根本不可能!”

    “老仆认为......”

    “先生!”石闵打断了秦怀山的话,说道:“不必再以老仆自称,从今往后,您还是石闵的先生!”

    “这个......恐怕不妥......您是少主,那......”

    石闵摆摆手,说道:“您和李老爷子,是祖父给我留下的宝贵财富!您便如同我的家人一样,就这么说定了!”

    秦怀山甚是感动,跪地说道:“谢将军!”

    “来来来!您接着说!”

    秦怀山起身,走到石闵面前,说道:“将军请看地图。”

    石闵也起身看着身后的地图,只见秦怀山指着地图上说道:“将军您看,如今邯郸和邺城已经在您的控制之下,接下来要做的第一步,是稳定这两个地方的民心!”

    “衣食足而知荣辱,仓廪实而知礼节。稳定民心的首要条件,就是让百姓吃饱!”石闵想了想,说道:“邺城的官仓应该还有存粮,这几日看看情况,实在不行,就得给百姓们发粮了。”

    “将军说的没错,当然,这只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要拉拢世家贵族,兴孔崇儒。天下可马上取之,却不可马上治之!胡贼祸乱中原多年,这天下早已礼崩乐坏,百姓不懂伦理纲常,势必起乱事,统治者不守仁德,则难以长治久安。”

    “那第二步,先生认为应该怎么做?”

    “第二步,便是要开拓属于您自己的地盘。”秦怀山捋了捋胡子,说道:“仅靠邯郸和邺城这么点地方,根本养不活这么多人!”

    “往北是冀州,襄国,幽州等地,往南则是洛阳,往西有河西地区,往东则是彭城。这些地方要么有羯族人的重兵把守,要么是临近鲜卑人的地盘,又或者无险可守。”

    “将军分析的没错,彭城位置虽然重要,但是放眼四周,无山川大河,地势平坦,易攻难守。比如当年楚霸王项羽选择在彭城建都,就是一个错误!河西离邺城过于遥远,关中地区虽盛产粮食,也有兵员,但是又过于靠近羌氐两族的地盘,咱们的手也伸不了那么长。”秦怀山想了想,说道:“若是能拿下整个兖州,往西接壤河东和平阳,北临太原,则可有一番作为。”

    听完秦怀山的话,石闵不由得仔细看了看地图,缓缓说道:“想要屯田练兵,确实应该把整个这一块全部拿下。占地若是无法连成一片,容易被人各个击破!”

    秦怀山点点头,又说道:“对了,有一件事,将军还需要重视!”

    “先生说的何事?”

    “老朽听说,石鉴纠集了十万兵马,用于对付将军,如今石鉴暂时是落荒而逃,但是支持他的人还在!威胁还没有消除,说不定,十五日之内,便又有战事!”

    “说到石鉴,先生,你在他身边十几年,对此人应该了解的比我多,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您和我们大家说一说,这石鉴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秦怀山想了想,问道:“将军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自然是真话!”

    秦怀山叹了口气,说道:“石鉴此人,文能定国安邦,武能征战四方。懂得运筹帷幄,而且......”

    一旁的李昌有些听不下去了,说道:“秦先生,怎么你一开口,就是不停夸石鉴这小子?”

    秦怀山严肃的说道:“将军既然想听真话,那老朽自然不能掩盖他的真本事,想要对付石鉴,就得知道他有几斤几两,不是吗?”

    “二叔,您让先生接着说!”石闵打了个圆场。

    李昌摆摆手,对秦怀山说道:“行行行,你继续说,我不说话!”

    秦怀山看了一眼李昌,又对石闵说道:“而且这石鉴性情沉稳,能忍人所不能忍,这等本事,恐怕和当年的越王勾践一样。所以想要对付他,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将军您不但不能掉以轻心,还需要全力以赴!”

    石闵微微点头,说道:“确实,石鉴是我平生所见的人中,最难对付的一个人!”

    “当今整个北方,有雄才伟略的,当属鲜卑慕容儁,石鉴日后也会和慕容儁一样棘手。至于匈奴的单于,他志向再大,毕竟年老,将来要和您逐鹿中原,争霸天下的,一定只有慕容儁和石鉴!可是以咱们目前的实力,想要同时对付他们俩,恐怕不太可能。”

    “近来鲜卑方面似乎没有什么动静,至少目前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

    “目前没有动静,是为了以后能掀起大风浪!慕容氏南下是早晚的事情,所以眼下我们需要盟友!”

    “盟友?哪来的盟友?”

    “有一个人,恐怕将军忘了!”

    “谁?”

    “羌族首领木都的长子,库里台!”

    “先生若是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这个人!”石闵恍然大悟,又说道:“但是现如今赵国已经乱成一团,羌族去年呈上的降表文书,此刻恐怕已经是一文不值。当初我虽然算是帮了库里台和他的族人,但是如今的他,未必还肯给我面子。更重要的是,羌族的大权,现在还掌握在卡布的手里。”冉魏大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