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九章
    “不管库里台是否愿意与将军结盟,只要他想夺权,羌族一定会乱,如此一来,就算他忘了昨日之恩,至少羌族人暂时不会和石鉴一样,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如今库里台的族人虽然还在加洛山下,但是老朽近来得到了一个消息,木都忽然身染重病!这正是库里台回到羌族夺位的好时机。”

    石闵恍然大悟,立刻对张沐风说道:“沐风,赶紧去驿馆,把库里台找来!”

    张沐风应道:“末将领命!”

    石闵问秦怀山:“先生的消息可不可靠?”

    “当然可靠!”秦怀山笑了笑,说道:“这个消息,是二十多天前,老朽在邯郸的时候,通过几个马贩子那里得知的,那几个马贩子正是羌族人!”

    “难怪今年羌族的岁贡迟迟不到,原来是木都得了重病。卡布和木都的夫人胭脂,本就不想让羌族人投靠赵国,如今木都病重,羌族的大权便完全由这两个人掌握。”

    “所以我们这才有机可乘!至于羌族人如何去去争夺这首领之位,就与我们无关了!我们要做的,只是放库里台回去,既不给他们粮草,也不给他们兵马。若是库里台胜了,那么他就欠了您一个人情,若是他败了,羌族也已经四分五裂,不足为惧!”

    “一箭双雕,妙计!”石闵夸赞道。

    ......

    石鉴一路向东逃窜,狂奔了百余里路,见无追兵,这才停下了休息。此时的石鉴,如同丧家之犬,神情有些沮丧。

    “殿下......老臣愧对您......”高尚之痛哭流涕,跪在了石鉴的面前。

    “这不是你的错!”石鉴沮丧的低着头,叹了口气,说道:“是石闵命不该绝,也是本王百密一疏!”

    “若非那姓秦的,我们怎么会败的这么惨!”老三站在一旁骂道:“他背叛了殿下,将三万兵马送上绝路,还害死了老八!到了最后关头,再用大人来威胁殿下!若非如此,石闵此刻早已人头落地!弟兄们也不会死伤惨重!”

    提到秦怀山,石鉴恨的牙痒痒,他不由得握紧了拳头,狠狠的捶在地上,说道:“这秦怀山,枉费本王这么信任他!没想到最后他背叛了本王!”

    高尚之自责道:“只怪老臣没有早日抓住他的狐狸尾巴!否则也不至于让他有机可乘!”

    石鉴摇摇头,说道:“不怪大人!您早已提醒本王,是本王过于相信他!秦怀山老谋深算,这么多年,本王居然都没有看透他!”

    “他日这厮若是落在我的手里,定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老大愤恨的骂道。

    高尚之坐在地上,叹了口气,颓废的说道:“这时候说这样的话,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咱们如今要想的,是如何对付石闵!”

    石鉴点点头,对老大吩咐道:“你亲自跑一趟,往东去找彭城来的兵马,让他们速速来见本王!”

    “属下遵命!”

    “王鸾肯定兵败了,但是三万兵马,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全军覆没!他在羯族人中颇有威望,殿下将来要成就大业,离不开此人!必须马上找回他!”

    “但是这兵荒马乱的,时间仓促,去哪里能找到他?”石鉴问道。

    高尚之想了想,说道:“王鸾与刘显私交不错,刘显坐拥襄国,既有兵马,又有粮草,危急时刻,他定然会去投奔刘显,去襄国方向寻他,肯定没错!”

    “刘显是个小人,王鸾怎会与这样的人交好?”

    “这是他们的陈年往事,与我们无关!不过老臣有一事想问殿下,您这是要往哪里逃?”

    “彭城!”

    高尚之摇摇头,说道:“彭城去不得!”

    “这是为何?”

    “彭城不是个好地方,地势开阔,无险可守,难做长久之计。”

    “那您说该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游荡吧?”

    “洛阳和关中等地,没有咱们熟悉的人,去不了,就算去了,也无处立足。往北去,太原和雁门关还有不少兵马,但是石勇未必能听我们的,毕竟文苍的死与咱们有关。”

    石鉴冷笑一声,说道:“如果不去彭城,倒不如去襄国!”

    “襄国?”

    “大人不是说了吗,襄国有兵马有粮草,城高池深,定是个好去处!”

    “但那时刘显的地盘,未必能容得下我们?就算接纳了我们,怕是也要仰人鼻息!”

    “刘显是孬种,给他兵马和粮草也是浪费,只要进得了城,便可以看准时机,本王将他取而代之!”

    “如此也是个好计策!”高尚之沉思片刻,又说道:“但是即便如此,也必须得到王鸾的帮助,否则就不可能成功!”

    “既然如此,咱们稍作休息,继续往东赶路,等到彭城的兵马与我们汇合,便可坐等王鸾归来,其他的几路人马,也得有他在才行!”

    “殿下说的极是。”

    石鉴看了看四周,对手下的吩咐道:“你们先退下,本王有事要与大人私下交流。”

    老三识趣的点点头,对周围几个执勤的人招招手,带着他们离开了。

    高尚之看到石鉴一脸严肃的模样,心中已经大致猜到他想要说什么。

    “有一件事,本王想问问大人。”

    “殿下要问的,是秦怀山说的那番话吧?”高尚之直接问道。

    石鉴撇了撇嘴,应道:“正是!”

    “殿下休要听秦怀山胡言乱语!他那是故意的!为的就是乱殿下的心智!让您做出错误的决策!”

    “大人难道觉得,本王不该救你吗?”

    “从当时的情形来看,殿下完全可以舍弃老臣!想要做成大事,不死人是不可能的!”

    “好了,先不说这件事!”石鉴打断了高尚之,又问道:“但是秦怀山的话,本王没有想明白,如今母妃已经不在了......”

    “什么?郑妃娘娘不在了?什么意思?”高尚之显然对于郑妃的死还毫不知情。

    “母妃自尽了!全因石闵把她搅了进来!母妃得知老五的死与本王有关,便以死谢罪了!”石鉴说着,又流下了眼泪。

    一旁的高尚之在得知郑妃的死讯之后,泣不成声,异常悲痛,这让石鉴有些手足无措。

    “大人......”

    “你母妃这辈子,没有享一天的福,没想到,她回走的如此匆匆!”高尚之含泪说道。

    “本王想知道,您到底为何要这样帮我!”

    “殿下就不必猜测了!您是石虎的亲生儿子!”高尚之坚定的对石鉴说道。

    “那为何......”

    “因为老臣对您母亲有承诺!”

    “承诺?什么承诺?您和母妃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母妃失宠,是因为您的缘故吗?”

    “当然不是!石虎始乱终弃,荒淫无道!在你出生之前,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女子死在他的手上,郑妃娘娘能在宫里生活几十年,已然是万幸!”高尚之叹了口气,又说道:“事到如今,老臣也不愿意再瞒着殿下什么,当年您的母亲在进宫之前,早与老臣相识,我二人曾私定终身,若非石虎将你母亲抢进宫,老臣便与你的母亲成婚了!”

    “那您为何还要待本王如此?”

    “因为你是郑媛儿子!”高尚之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喃喃说道:“我视你如己出,皆因我一直深爱你的母亲!但是我们俩从未越雷池半步!她知道自己不受宠,你将来一定会被人欺辱,所以才托我照顾你!”冉魏大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