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一章
    ,精彩小说免费!

    “呵呵,你容我想想!”王鸾似笑非笑,看了老大一眼。

    “王将军,如今宁王府已经和西华侯府翻脸,若是宁王殿下有个万一,石闵也不可能放过你!到了这个时候,大家只有同舟共济,才能度过难关!”

    王鸾也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自从他领兵北上的那一刻起,他的生死便已经和宁王府牵扯不清了,事到如今,想要置身事外,自然是不可能的。

    “这个道理我当然懂!我王鸾也不是那种悖主之人。”王鸾说着,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说道:“天已经黑了!走吧!前面带路,去跟宁王殿下汇合!”

    ......

    成功夺取邺城之后,邯郸方面陆续调拨了一部分兵马抵达,协助石闵守卫邺城。于此同时,新帝被火烧死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传便了整个赵国。虽然这件事的起因,宁王府占绝大多数的责任,但是终究因为石闵是汉人,所以丝毫没有出乎意料的是,新帝之死的传闻,很快就被定罪只石闵的身上,一时间,羯族人与汉人的矛盾愈演愈烈,整个中原变得风声鹤唳。

    “小闵,听说了吗?昨日城中汉人和羯族人之间又发生了多次争斗,还死了十几个人!”

    “大致听说了!”石闵丢下手里的石块,看着一片废墟的西华侯府,说道:“大理寺也不管管?”

    “现在的邺城乱成一团,咱们虽然拿下了邺城,但是拿下个大官贵族,真没几个把咱们当回事!当年西华侯府有石虎撑着,那些人多少给些面子,如今赵国无人称帝,他们都不知道主子是谁,哪还管得了那么许多?”

    “少主!您现在有何打算?”秦怀山问道。

    “先生又要催我自立了吧?”

    “正是!”秦怀山点点头。

    石闵看了一眼秦怀山,说道:“先生的意思我明白,但是这几日我仔细想了想,此时自立,似乎早了点。”

    “您若是不自立为王,如何号召这中原百姓?”

    “先生的话确实有道理,但是就如您所说的,咱们现在的力量还不够,整个中原地区,大多还是掌握在羯族人的手里,我若是此刻称王,定会成为众矢之的!还是稍微缓一缓吧!”

    “哎......”秦怀山叹了口气,微微摇头。

    “库里台走了吧?”石闵转头问张沐风。

    “已经走了!就在今天早上!”张沐风应道。

    石闵微微点头,又问道:“木都病重的消息有没有告诉他?”

    “说了,但是那小子好像没什么反应!”

    “这个随他去!我们已经做了我们该做的,接下来他能不能夺得首领之位,就看他自己的了!”

    “为了能让这小子平安抵达加洛山,老子还给他派了几个人护送他!”李昌撑着腰在一旁说道。

    石闵笑着拍了拍李昌的肩膀,说道:“还是二叔想的周到。”

    “那是!你二叔打了一辈子仗,这点头脑还是有的!”李昌颇为得意的说道。

    石闵笑了笑,又问道:“二叔,有没有石鉴的消息?”

    “说到这个,我差点忘了告诉你!我们派出去的探马来报,石鉴似乎已经和王鸾汇合,一同去了襄国。”

    “襄国?”石闵有些吃惊,问道:“当日他逃走的时候,走的是东门,沿途留下的痕迹也是朝东去了,我以为他会去彭城,怎么会是去了襄国?”

    “这个并不稀奇!”秦怀山微微皱眉,说道:“听说那王鸾与刘显是结义兄弟,如今王鸾效命于石鉴,到了这个时候,王鸾自然也不可能扔下石鉴不管!至于他不去彭城,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便是彭城这个地方,不适合做他的根据地。那里无险可守,一马平川,以西华侯府的精兵强将,若是猛攻,想要拿下彭城,不是多大的难事!而襄国就不一样了!那里地势险要,城高池深,易守难攻,而且刘显那里兵精粮足,对于石鉴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地方去躲灾了!”

    “老子真后悔,当日怎么就没要了王鸾的小命!”李昌后悔莫及。

    “哎......或许天意如此吧!”石闵叹了口气,说道:“石鉴命不该绝!我们与宁王府的较量,才刚刚开始而已!”

    张沐风在一旁说道:“将军,末将认为,不管怎么样,如今我们必须招兵买马,扩充自己的实力!此外,还应该囤积粮草,以备随时可能出现的战事!”

    “你这句话说的没错!此事三叔昨日来信说,已经从邯郸的难民里,挑选了三万精壮入伍!如今我们的兵马,已经有十万之众!”

    听到石闵这么说,众人无不乐呵呵的,但是只有秦怀山丝毫没有激动。

    石闵问道:“怎么了先生?”

    “少主,咱们兵马人数虽然多了,看上去是好事,但是仔细想想,咱们面临的问题也不少!”秦怀山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知道!想要上阵杀敌,无往不胜,这些将士必须要经历千锤百炼。”

    “现在的情况是,胡人未必会给我们充足的时间去操练兵马,当然,这只是一方面。还有一个问题,这三万人马的甲胄,武器,马匹,去何处寻得?据老朽在邯郸对于咱们营中府库的了解,以上所提的三点,咱们都无法解决!另外,中原随时可能爆发大战,咱们的箭矢,勉强只有十万支,就这么点,恐怕一场大战便可消耗掉,如今已经不能指望朝廷给了,什么都得靠咱们自己!”

    秦怀山的话,提醒了石闵,他沉思了片刻,说道:“眼下的这个情况,咱们不能主动挑起战事,得养精蓄锐。”

    “内黄安阳一带,水灾刚过,黄河的淤泥泛滥,土力肥沃,恰好这个地方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之中,得抓住机会,把这个地方的农耕发展起来!这样一来,粮草问题多多少少可以得到一些缓解。”

    “先生说的没错,可以把原先那几十万难民迁回内黄和安阳,也就是他们的老家。如今的邯郸人满为患,除了几万守军和几十万原来的百姓以外,还收容了几十万的难民。走在大街上,几乎连转身都嫌困难!长期以往,总归不是个办法!”

    石闵微微皱眉,问道:“水灾过后,那里早已是一片废墟,就算是种地,也要重新开垦土地,百姓们没有更牛农具,总不能徒手吧?”

    “咱们的手里没有,羯族人手里有!”秦怀山说道。

    “找羯族人要耕牛和农具?秦先生,他们怎么可能给?”

    “邯郸和邺城的羯族人有七八万户,只要咱们想取,凑足需要的农具和耕牛,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问题在于,如何让他们拿出来!”石闵接过了秦怀山的话。

    “公子说的是!但是老朽认为,这些东西,大多原本就是属于汉人百姓的,现在我们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还有一点,不管怎么样,这些人现在是由您统治的,就当是他们上缴的税赋吧!”

    “先生的话是没错,但是还得考虑到一点,我们如今还坐在热锅上,这些羯族人就像篝火旁边的柴火,一旦他们也被扔进了火堆,那么火势势必更旺,咱们的日子可就更难过了!依我看,这件事不能过于简单粗暴,否则容易生事端!我最担心的问题,便是内忧外患同时存在!”

    “少主说的是!既然这样,那老朽建议,从明日起,先行在邺城和邯郸这两个地方张榜,就说征用耕牛......”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来报:“将军!邯郸来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