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二章
    “谁来了?”石闵问道。

    “是夫人……”

    石闵一愣,问道:“她不是在邯郸吗?为何会突然回到邺城?三叔怎么不拦着她?”

    那人面露难色,尴尬的说道:“卑职也不清楚……”

    “人到哪里了?”石闵问道。

    “刚刚到城门口,现在应该进城了。”

    秦怀山捋捋胡子,说道:“公主是少主的夫人,若是蛮横起来,王将军也是不可能拦得住的……”

    “当初要她留在邯郸,就是希望邺城的消息尽可能的不要传到她那里,如今恐怕是瞒不住了!”石闵微微皱眉说道。

    秦怀山摇摇头,说道:“既然夫人突然回到邺城,就说明她已经知道了所有情况。”

    石闵看了一眼秦怀山,说道:“先生说的是!既然这样,走吧,随我去看看!”

    “少主,依老朽看,您还是先不要去,让李将军去迎接夫人即可。”

    李昌连忙摆摆手,说道:“我去?我去了说什么?我这人嘴笨,应付不来!”

    “不不不!将军,您一定得去!现在不知道夫人是什么情绪,这万一看到少主,她便在大庭广众之下闹腾起来,恐怕于少主颜面无益。您去了,不必多说什么,带到原先的燕王府即可!”

    “燕王府?”李昌不解。

    “没错!”秦怀山点点头,说道:“如今西华侯府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皇宫之内又乱成一团,唯独燕王府还算清净,夫人也可在那里住下,毕竟那里也是她长大的地方。”

    石闵一脸严肃,对李昌说道:“二叔,就按先生说的办,您先去看看情况,我们在燕王府等您!”

    石欣披着斗篷,缓缓的下了马车,沿途的颠簸令她深感劳累,但是心中的焦急,让她几乎忘却了**的疲劳。

    看到满目疮痍的邺城大街,石欣深感震惊,她缓缓前行,不时的环顾四周,不禁叹息道:“怎么都变成这般模样了……”

    “公主小心,这里人多!”秦婉连忙上前扶着她。

    石欣根本不理会秦婉,自顾自的往前走。突然,一个衣着破烂的人冲向石欣,他面目狰狞,一脸凶狠,右手从背后抽出了一把匕首。

    “公主!”秦婉大吃一惊,连忙一把拉住石欣。

    石欣根本就没有发觉危险已经临到她面前,而跟在后面的卫士,尚在几步之外,根本来不及赶上来。

    “啊……”石欣惊叫一声,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听到秦婉一声痛苦的喊叫,两人齐刷刷的跌倒,而秦婉为了护着石欣,被那人刺中一刀,却还不忘当石欣的垫背,接住了石欣。

    “快救公主!”秦婉不顾一切的喊道。

    那人一刀刺中了秦婉的手臂,并没有伤到石欣,一击不中,后面的几个护卫也赶了上来,直接将那人打翻在地,正要一刀结果他的性命,秦婉喊道:“住手!”

    “秦姑娘,这人企图刺杀夫人,罪大恶极!”护卫说道。

    “问清他的来历,为何行刺夫人!”秦婉捂着鲜血直流的手臂说道。

    “好!”领头的那人对手下吩咐道:“捆起来!”

    “公主,您没事吧?”秦婉连忙问惊魂未定的石欣。

    石欣捂着肚子,在护卫的扶持下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喘着粗气说道:“没事......你的手怎么样了?”

    “没事......”秦婉强忍着伤口的疼痛,假装没事。

    “怎么回事!”李昌的大嗓门远远的传了过来。

    “是二叔。”石欣说道。

    “拜见将军!”护卫们行礼。

    “这人是谁?秦姑娘怎么受伤了?”李昌问道。

    “此人忽然行刺公主,秦姑娘说为了救公主而受的伤,至于此人的身份,末将还不清楚,需要带下去审问一番。”

    李昌摆摆手,吩咐道:“一定要审问清楚!”

    “末将遵命!”

    “二叔,夫君呢?我有话问他!”石欣见到李昌,直接问道。

    “小闵有要事在身,特让我来迎你!”李昌说道。

    “去哪里?”

    “上车,跟我走就是了。”李昌指了指石欣身后的马车说道。

    “二叔,等一下,我先问你,父皇和小弟在哪里?外面的传言是不是真的?”石欣固执的问道。

    李昌微微皱眉,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这个最不爱管闲事,小闵肯定知道!走走走!咱们先去找他!”

    石欣有些迟疑,显然是不太相信李昌的话。

    “快走吧!你看看,秦姑娘的手受伤了,还需要包扎呢!”李昌指着秦婉说道。

    石欣看了一眼秦婉受伤的胳膊,无奈之下,只能先上了马车。

    李昌终于松了口气,立马对手下吩咐道:“都听到了吧?赶紧去向将军禀报现在的情况!”

    “末将明白!”

    石欣坐在马车上,一旁的秦婉正在用手绢试图包扎自己的伤口,石欣看不过去,说道:“我来帮你吧!”

    “不用不用,我没事!”秦婉连忙推却。

    “刚刚谢谢你救了我!算是报答吧!”石欣说着,用几乎命令的眼神看着秦婉。

    秦婉无法拒绝,缓缓的将自己受伤的胳膊伸了过去。

    “外面都传言父皇驾崩了,就连小弟也死了,为什么突然会这样!”石欣一边包扎伤口,一边哭了起来。

    秦婉想要劝慰,但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因为至少她心里明白的很,外面的那些传言,是真的。

    “他答应过我,不会为难我父皇,为何就这短短几十天的功夫,邺城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公主,也许事情不是像外面传闻的那样糟糕!”秦婉说道。

    石欣擦了擦眼泪,掀开帘子看了看外面,说道:“你看看外面,这哪像是以前的邺城?就像被洗劫一空之后的情形。”

    秦婉也情不自禁的透过帘子往外面看,果然到处是残垣断壁,有的地方还是被大火烧过的痕迹,也有的地方挂着白布,似乎是有丧事。

    “如果父皇和小弟都死了,我活着做什么?燕王府就剩下我一个人了!”石欣说着,哭的更加厉害了。

    “夫人,您肚子还有一个孩子,您还有公子!”秦婉劝慰道。

    石欣擦了擦眼泪,对秦婉说道:“让车夫快点!我要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婉无奈的对外面赶车的人说了一句:“大哥,稍微快点!”

    “好!”

    石闵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一旁的秦怀山和张沐风等人站着,也不说话,似乎都在安静的等着石欣的质问。

    石闵忽然站住脚步,对秦怀山说道:“刚刚二叔派人来说,她见到二叔的第一句话便是问我在哪里,说是有话问我!”

    “果然,老朽的猜测是对的,夫人一定是听说了什么!所以少主,瞒说瞒不住了!”

    “我知道瞒不住,但是她的脾气我也了解,如今她怀有身孕,若是有个万一,那怎么办?”石闵颇为担忧的说道。冉魏大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