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四章
    众人正在前厅谈话,忽然,有下人来报:“将军,不好了,夫人上吊了!”

    众人大吃一惊,石闵问道:“夫人在哪里?情况如何?”

    “在屋里......”

    话还没说完,石闵拔腿就跑,张沐风等人连忙追了上去。

    待石闵赶到的时候,石欣已经被平放在床上,大夫正在救治。两个婢女贴墙站着,低着头,全身发抖,石闵质问道:“叫你们二人守在门口,你们是怎么办事的?”

    两个女子齐刷刷的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其中一人说道:“回禀将军,夫人说饿了,想吃东西,奴婢就去了后厨。”

    “那你呢!你不是还在门口吗!”石闵问另外一个女子。

    “姐姐走后,夫人又说想换衣服,让奴婢去找人把她从邯郸带回来的箱子搬过来,奴婢只能照办......”

    “少主,夫人是故意支开二人,然后才寻短见。”秦怀山站在门外,捋了捋胡子,对石闵说道:“方才夫人要自己一个人待会儿的时候,老朽就觉得不对劲,现在想想,夫人当时的冷静,是装出来的。”

    石闵有些不耐烦,对那两个婢女吩咐道:“出去出去!”

    两个女子被吓的不轻,几乎是逃了出去。这时候,秦怀山又问那大夫:“大夫,夫人如何了?”

    那大夫将石欣的手放好,取回脉枕,起身对石闵行礼说道:“启禀将军,尊夫人近来心情欠佳,过度忧伤,导致内息不稳,阴阳失调,加上之前的举动,实在是有伤贵体。”

    “可有大碍?”

    “夫人被救治的及时,目前正在昏睡,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如今夫人有孕在身,若是心结解不开,长期意外,不但对胎儿不利,恐怕对夫人更加不利。”

    “那该怎么治?”

    “心病还需心药医,在下只能开一下调理身体的方子,安神养胎,至于其他的,就得看夫人自己了。”

    石闵微微点头,回礼说道:“多谢先生,下去开方子吧!”

    “小人告退。”

    “对了,大夫!”石闵忽然喊住了大夫,问道:“夫人何时能醒?”

    “夫人现在只是睡着了,用不了多久便会醒,将军,恕小人多嘴,谨慎起见,您得派人时时刻刻看着夫人。”

    “多谢。”

    石闵回头看了看石欣,秦怀山识趣的对身边的张沐风等人使了个眼色,示意走开。

    面对石欣,石闵百感交集,自己的糊涂,让她怀了身孕。对于石欣,自己到底是出于怎样的情感,石闵自己都说不清楚,但是无论怎样,他都不想让她置身于危险之中。当然这一点,恐怕更多的原因,是石闵考虑到石欣怀着自己的骨肉。

    “父皇......”石欣忽然惊醒。

    “欣儿!”石闵连忙坐下,一把扶住了石欣。

    石欣醒来,见石闵在自己眼前,她拍打着石闵,说道:“你们救我做什么?让我去死!”

    “你就算不为自己,也该为你腹中的孩子想想!他是无辜的!”

    “父皇走了,小弟也没了,家人全没了,我一个活着有什么意思?”石欣哭着说道。

    “我就是你的家人!燕王府是没了,但是你还是燕王府的血脉,你得好好活着!”

    石欣没有说话,自顾自的哭泣。

    “这一切都是石鉴的阴谋,你要睁大眼睛看着,我会让他血债血偿!”

    石欣缓缓抬起头,似乎有些不愿意相信石闵。

    “你不相信?”石闵看着石欣,说道:“父亲也是他害死的!就算没有你父皇的仇,西华侯府也不会放过他!”

    “爹爹的死也和他有关?”石欣小声问道。

    “对!此仇不报枉为人!”石闵坚定的说道。

    石欣抹了抹眼泪,说道:“可怜父皇,他才刚刚坐上皇位,便得了这样一个下场。小弟还是个孩子,却也......”

    “我已命人将他们厚葬,但是如今邺城内外一团乱,没办法以国君之礼操办,日后再补!”

    “我要去祭拜他们!”石欣说着,掀开被子就要起身。

    “别动!”石闵将石欣按在床上,说道:“大夫说你现在需要静养,今日你做了一件大蠢事,若不好好调理,怕是对你和孩子都不好!”

    “可是......”

    “听话!有我在,你不会有事!”

    石闵的这句“有我在”,瞬间打动了石欣,她深深觉得,如今的石闵,已经在心里接纳了她。原先那种孤苦无依的失落和无助之感,顿时全消。

    “嗯!”石欣泪如泉涌,紧紧的抱着石闵,用力点点头。

    ......

    石鉴坐在屋里,与高尚之二人对弈,两人不急不躁,看似淡定的很。一旁站着的老三等人却似乎心神不宁,眼睛时不时的看看石鉴和高尚之,一会儿又看看外面的动静。

    “老三。”石鉴忽然喊道。

    “属下在!”

    石鉴一边观察棋局,一边问道:“你们几个,一直眉来眼去,心神不宁的,看什么呢!”

    老三行礼说道:“殿下,咱们来这襄国已经好几天了,那刘显到现在都不来见您,只是安排我们在这里好吃好喝的待着,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属下总觉得这刘显有什么心思!”

    “对!属下也同意三弟的猜测!殿下!刘显是个小人,暂不得不防啊!”

    “刘显确实是个小人,却也是一个没多大本事的小人!他恐怕还没这个胆子对本王动什么心思。更何况咱们的兵马就驻扎在城外,如同在他头顶悬着一把刀,他肯定不敢乱来!”石鉴笑了笑,转过头对老三等人说道:“放心吧!不用多久,他还是会来见本王的!”

    “自打进城以后,王鸾那老小子也不怎么过来,恐怕他早就忘了,您才是他的主子!”

    石鉴正要落子,听到这句话,不由得停了下来,眉头微微一动。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殿下,在这个关键时刻,可要沉得住气啊!”高尚之说道。

    “大人!您怎么就一点都不担心?”老三问道。

    “老夫自然担心,不过相信王鸾不是刘显那等反复无常的小人。”高尚之捋捋胡子,对老三说道:“你们几个,不要杞人忧天!”

    老三本还想说些什么,见高尚之瞪了他一眼,便悻悻的闭了嘴。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来人禀报:“殿下,王鸾来了!”

    石鉴微微一笑,站起身,说道:“好!本王亲自去迎他!”

    说完,石鉴拂了拂衣袖,大步走了出去。

    “王将军!”石鉴老远便对王鸾打招呼。

    “拜见殿下!”王鸾连忙行礼。

    “来来来!你多日不来,本王想找人商量事情,都找不到合适的人!”石鉴说着,把王鸾扶了起来。

    石鉴的热情,让王鸾有些猝不及防,他低着头说道:“下官何德何能,劳殿下如此惦记,高大人的智谋当世无双,下官只管照殿下的吩咐做事,其他的,也不敢多想。”

    “呵呵呵,将军过谦了!”高尚之笑了笑。

    王鸾知道石鉴的心思,于是说道:“这几日,下官不来殿下这里,实际上是一直在与我那义兄周旋!咱们虽然进了城,但是他的心里,还在提防着殿下您!”

    “本王知道!”石鉴微微一笑,对王鸾说道:“来,坐下说!”

    “多谢殿下!”

    “这几日本王在这里小住,倒也自在,但是石闵那边,据探马来报,似乎并没有闲着。”冉魏大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