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七章
    “末将不是这个意思!”罗铁汉起身行礼,解释道:“石闵的父亲不过是高祖皇帝收养的汉人,石闵身上也没有半点咱们羯族人的血脉,我们若是把石鉴捆了交给他,岂不是等于我们羯族人向他一个汉人俯首称臣了?那样恐怕会让天下人笑掉大牙!末将的意思是,保持中立,谁都不帮,此二人若是斗起来,主上只管作壁上观便是!”

    “然后呢?”

    “不管他们二人谁赢了,对于主上来说,威胁都势必会更小,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您坐收渔利便是!”

    刘显想了想,说道:“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但是石鉴若是个聪明人,只怕请神容易送神难吧?”

    “主上,属下不同意罗将军的想法!”人群之中立马有人说道。

    “为何?”刘显问道。

    “让石鉴卷铺盖走,任凭其和石闵斗个你死我活,坐山观虎斗,未必就能渔翁得利吧?”

    “何以见得?”

    那人清了清嗓子,说道:“当年七国争雄之时,面对秦国的进宫,六国皆抱以罗将军这般心态,最后都是什么下场?被一一吞并了吧?”

    “不要拿这些过往的例子说事!石鉴和石闵不是秦王,我们也不是泥捏的!”罗铁汉说道。

    “哼!这些都是教训!为何不能说?”姓宋的接过话来,对刘显说道:“主上,以属下之见,既然这石鉴来了,要么驯服他,让他为主上所用,要么就夺了他的兵马,送他到黄泉路上!”

    “这个......”刘显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主上,到了这个时候,切不可犹豫啊!”手下人又劝慰道。

    刘显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昨日,王鸾走后,到现在还没来见我,不知道石鉴那里现在送什么情况。你们这说的都有道理,一时间让我难以抉择。话又说回来,这石鉴还当真耐得住性子,这么多日,除了进城的第一日来求见过一次,到现在也没有再登门拜访过一次。不知道他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就在这个时候,屋外有手下来报:“启禀主上,王将军求见!”

    “王鸾来了?”刘显一听,立马来了精神,问道:“他一个人来的?”

    手下点点头:“就只有他一个人。”

    刘显微微点头,又问道:“他可曾说是什么事情?”

    手下摇摇头,说道:“王将军只说又特别重要的事情要见您,其他什么都没说。”

    “行了行了,叫他进来!”刘显摆摆手。

    “主上,王将军说......”

    “他说什么?”

    “王将军说,事关重大,他要单独见您,约您只书房见面!”手下支支吾吾的说道。

    “这个王鸾,卖什么关子?”刘显觉得有些莫名其。

    “主上,这说明,石鉴那边有什么动静了,否则他不会这般小心翼翼。”

    刘显微微点头,又问道:“如此说来,我还得马上去见见了。”

    姓宋的半醒半醉的说道:“主上......您大可以不变应万变......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刘显微微起身,背着手对众人吩咐道:“你们尽情吃喝,我去会会他!”

    罗铁汉想要站起身,刘显却微微抬手,示意他坐下,独自一人去了。

    来到书房,王鸾正在略显焦急的来回踱步。

    “老弟,让你久等了!”刘显站在门外,笑呵呵的对王鸾说道。

    “大哥,你可来了!”王鸾连忙迎了上来。

    看到王鸾这边热情,刘显有些蒙圈,他有些不太适应,问道:“你突然说有要事要见我,是有什么事情?”

    刘显说着,迈进了书房,指了指位子,对王鸾说道:“来来来,坐下说道。”

    王鸾正要开口,抬头看了看站在门口的下人,不由得有些支支吾吾。

    刘显微微皱眉,对门口的手下吩咐道:“都退下!”

    “是......”

    “我已屏退左右,你这下可以说了吧?”刘显一边倒酒一边对王鸾说道。

    王鸾连忙坐在了刘显的对面,一本正经的对刘显说道:“大哥,宁王殿下托我传口信给您,他要把城外的几万兵马托付给您!”

    “噗~”

    这个消息,惊的刘显一口酒直接喷了出来。

    “你刚刚说什么?”刘显擦了擦嘴问道。

    “宁王愿意把他手里的兵马交给大哥你!”王鸾郑重的再次说道。

    “兵马给我?”刘显自然是不太相信的。

    王鸾点点头,一脸的真诚看着刘显。

    刘显颇为心动,但是又担心有诈,便问道:“宁王这是什么意思?我让他进城是避难来的,可不是要趁火打劫!这传出去,让别人怎么看我刘显?”

    王鸾摆摆手,说道:“宁王殿下说了,这些兵马也不白给大哥你,他有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刘显立马来了精神。

    “宁王殿下的母妃,郑妃娘娘,日前死在邺城,仇家正是石闵。这宁王殿下是出了名的孝子,宁王殿下把这些兵马交给大哥,就一个条件,那就是大哥要替他报杀母之仇!”

    刘显微微皱眉,问道:“他自己既然有这么多兵马,还有你在,为何不自己去,非要求我帮忙做什么?”

    “大哥有所不知,宁王殿下心里清楚的很,凭我们自己现在的人马,是根本不可能战胜石闵的,但是如果有大哥你帮忙,那石闵必败!”

    “我?我也不一定帮的了他!”刘显故作姿态的说道。

    “大哥谦虚了!”王鸾一边给刘显倒酒,一边说道:“谁都知道大哥你这里兵多将广,粮草充足!除了大哥你,还有谁有这等能耐?”

    “哈哈哈哈!老弟,我怎么发现你的嘴,可比以前能说会道的多了!”刘显听的颇为开心。

    “哪里哪里?小弟说的句句是实话。”

    “是吗?”刘显似笑非笑的看着王鸾,原本一脸笑容的王鸾,看到刘显这般模样,也渐渐的笑不起来了。

    “砰~”刘显狠狠的拍了一下桌案,怒斥道:“好你个王鸾!一边跟我称兄道弟,一边联合石鉴坑害我这个义兄,亏我一直把你当自己兄弟!”

    王鸾神色略有一丝慌乱,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问道:“大哥,你这话是从何说起啊?我可从来没有坑害你的意思!”

    “没有坑害我?我就不信,石鉴能好端端的把几万兵马交给我?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你说!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冉魏大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