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八章
    “主意?宁王殿下没有打什么主意啊!大哥,您想的太多了!这事情哪有这么复杂?”王鸾认真的说道。

    见王鸾没有慌乱,刘显也稍稍放松了警惕,问道:“把兵权交给我,他石鉴做什么?这几万兵马,又该由谁来统领?”

    “兵马统领自然还是宁王殿下的事,只不过,他听命于大哥你!”

    “呵呵,石鉴这算盘打的是真不错啊!兵马归他指挥,那效命于我也不过是一句空话而已。他在我这里若是待的不顺心,转眼就可以开溜,我拿什么制约他?”刘显冷静的说道。

    “大哥,你不相信他,难道不还相信小弟我吗?”王鸾说道。

    刘显咂咂嘴,说道:“这个时候,可不是咱俩谈兄弟之情的时候,大哥当然信得过你,怕就怕,你也被石鉴蒙在鼓里!”

    王鸾一愣,刘显又接着说道:“以前,赵国只知有燕王和庆王,从来不知道什么宁王。我的那群手下说的没错,他一个籍籍无名的亲王,能让兄弟你替他卖命,可见此人不简单!我不得不防!”

    “大哥,您这话,只说对了一半!”

    “什么意思?”刘显问道。

    “宁王殿下确实不简单,但是如果他愿意替大哥效命,那大哥的实力便是如虎添翼!将来这中原肯定是大哥你的!这有何不好?”

    “你这是让老子造反称王啊?”

    王鸾看了看外面,故意压低嗓门说道:“现在皇帝都死了,邺城也让石闵占了,整个北方早已乱成一团,只要有实力,谁都可以称王称霸!以大哥现在的实力,可以当一方诸侯,但是如果有宁王殿下的帮忙,大哥可以纵横天下!问鼎中原!”

    王鸾的话,彻底打动了刘显,确实,一直以来,他担心的是石鉴暗藏祸心。但是如果真的能让石鉴为自己所用,岂不是美事一桩?

    思来想去,尽管刘显对于王鸾的话非常心动,他并没有急于表态。

    “行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先回吧!”刘显摆摆手,起身站了起来。

    “大哥!”王鸾一把拉住了刘显,问道:“您要是觉得可以,您就表个态,我得回去交差啊!”

    “急什么?”刘显拍了拍王鸾,说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总得让我考虑一下!”

    “诶!大哥......”

    “放心吧兄弟,回去给宁王捎个话,这两日,我会宴请他!”刘显笑了笑,对王鸾说道:“最近是真的忙!抽不开空!若不是兄弟你来,换作旁人,哥哥我哪有空废这么多时间听人把话讲完?”

    说完,刘显便大步离开了,王鸾拉都拉不住。

    刘显回到正厅,一帮人已经喝的七荤八素,唯独罗铁汉,还是正襟危坐,与旁人大不相同。

    “主上!”罗铁汉第一个起身,问道:“那王鸾可是石鉴派来传话的?”

    “嗯~”刘显点点头,指着罗铁汉说道:“被你说中了!”

    “敢问主上,那石鉴说什么?”

    “正要与大伙儿商议!”刘显说着,环顾四周,对众人说道:“来来来!石鉴托人传话,想率众归入我的帐下,为我效命,你们认为此事如何啊?”

    刘显此话一出,四周一片哗然,一群醉汉借着酒劲,叽叽喳喳议论开了。

    “主上,这是好事啊!不费吹灰之力将其纳为己用,主上您的实力,可就远比赵国的其他各路人马要强的多!”姓宋的第一个说道。

    “对啊!宋大人说的有道理!刚刚您不是还担心如何处置石鉴吗?现在好,他自己识趣,甘愿侍奉主上!一举两得!”

    “主上,这话听起来好听,但是不知道石鉴会不会别有用心。”罗铁汉在一旁说道。

    “嗯?”刘显微微皱眉,回头看了一眼罗铁汉,问道:“你也这么想?”

    罗铁汉点点头,说道:“莫名其妙的,哪有这么好的事情?这石鉴一定是什么谋算!”

    “罗将军,你这话就不对了!万一这石鉴是真心归附呢?你岂不是让主上错失良机?”

    “对对对!主上!三思啊!不管这石鉴的话是真是假,都不能这么急着下定论!”

    众人立马争吵起来,场面有些混乱,刘显一身酒气,很不耐烦的呵斥道:“行了行了!吵什么吵?一个一个说!”

    刘显说了这话,众人倒偏偏安静了下来,谁都不说话了。

    “叫你们说,你们倒不说了!”刘显很不高兴,斥责道:“刚刚不是还吵的起劲吗?现在就没人给个准话了?”

    罗铁汉想了想,终于缓缓说道:“主上,既然宋大人他们觉得这是个机会,倒不如您宴请这石鉴,到时候我等极力劝酒,等他喝多了,说不定会吐露心声,说出他的真实意图。若是真心归附主上,倒或许确实可用,若有异心,主上到时候也千万不能心慈手软。”

    “不能心慈手软?”刘显看着罗铁汉,问道:“难不成你还想让我杀了他?”

    “卧榻之侧,岂容它人酣睡?石鉴如果有异心,定是个祸患,主上怎么能留他?”

    刘显摆摆手,对罗铁汉说道:“你真是一介武夫!见识浅薄!”

    “罗将军,你今日给主上出的这些主意,怎么尽是馊主意?”有人质疑道。

    罗铁汉很不服气,说道:“怎么就是馊主意了?放走石鉴,岂不是纵虎归山?”

    “杀了石鉴,对主上难道就有好处了?他再怎么说,也是皇子,现在虽然赵国乱成一团,但是高祖皇帝的余威还在,现在杀他的儿子,你是想让主上成为众矢之的吗?”

    “说的没错!石闵顶多也就是把石鉴赶出了邺城,没有杀他。高祖皇帝的子孙都在,说不定过段时间就有人要称帝,这个时候让主上来当出头鸟,恐怕不好吧?罗将军,你安的什么心呐?嗯?”

    “我......”罗铁汉哑口无言。

    “罗将军,行了,你的建议,还是好好琢磨琢磨再跟我说吧!”刘显说着,也不看罗铁汉,拿起了酒杯,说道:“去忙吧,这里没你什么事情了!”

    罗铁汉知道刘显是在赶他,悻悻的行礼应道:“是......”

    见罗铁汉走后,刘显嘲讽道:“一介武夫,就是头脑简单!哈哈哈哈!”

    此言一出,哄堂大笑,尚未走远的罗铁汉,听到这句话,羞愤难当。

    罗铁汉出了刘显的官邸,骑着马直接回自己的府邸去了,一路上都在为刚刚刘显嘲讽他的那句话而耿耿于怀,两个随从跟在身后,见罗铁汉一言不发,他们也不敢说话。

    就在罗铁汉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一个身形瘦削的老头,站在路中间,远远的看着罗铁汉。

    “老头!我们将军来了,你还不让开!”罗铁汉身后的手下喊道。

    罗铁汉被手下的声音打断了思绪,不由得抬起头,看了看那老头,只见那人依旧从容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面带微笑,看着罗铁汉,笑容之中,似乎向罗铁汉传递着什么意思。

    “将军,我去赶他走!”手下说道。

    罗铁汉觉得这老头有些奇怪,伸手拦住了手下,吩咐道:“别动!他好像是冲着本将来的!看看情况再说!”

    “是......”

    就这样,罗铁汉等人骑着马朝那老头走去,那老头依旧不避让,却也丝毫不胆怯,似乎就是在等着他。

    “罗将军,老朽在此恭候多时了!”这个老头,正是高尚之。冉魏大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