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九章
    ..冉魏大帝

    罗铁汉有些纳闷,问道:“你是何人?等我作什么?”

    高尚之笑了笑,并没有回答罗铁汉的问题,而是说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老朽等了将军这么久,将军难道就不请老朽到府内喝杯水吗?”

    高尚之的这番言语,让罗铁汉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低声问两个手下:“这老头你们可认得?”

    两个手下都摇摇头,说道:“这老头看起来神神叨叨的,说不定就是个骗子,将军,要不还是赶他走吧?”

    “这老头既然在我家门口等,就说明知道我是谁!应该不是骗子!”

    罗铁汉打量了高尚之一番,又对他说道:“既然如此,寒舍就在前面,走吧!随我进屋!”

    跟随罗铁汉进了前厅,立马有人奉茶。高尚之一边环顾四周,看着屋内的物件和摆设,一边缓缓品茶。这时候罗铁汉已经解开了身上的铠甲,同时问道:“老先生,现在可以说了吧?”

    高尚之看了一眼罗铁汉,又看了看罗铁汉身边的两个随从。罗铁汉心领意会,说道:“放心,这都是跟随我多年的心腹!有什么话,你尽管说!”

    “将军想听老夫说什么?”高尚之不慌不忙的放下茶碗,冲罗铁汉微微一笑。

    罗铁汉一愣,心里想:这是哪来的疯老头,说话颠三倒四。

    “你是何人,在寒舍门口等我又是为了做什么?”罗铁汉微微抬手示意,自己也坐了下来,说道:“说说吧!”

    高尚之微微抬手,行了半礼,说道:“老朽姓高,名尚之。”

    “什么?”罗铁汉“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大吃一惊。

    “老朽手无缚鸡之力,罗将军久经沙场,当不必惧怕老朽吧?”高尚之说着,伸手示意,说道:“坐下说!”

    罗铁汉一脸疑惑的看着高尚之说道:“丞相大人,您来我这里做什么?”

    “哈哈哈哈。”高尚之捋捋胡子,说道:“老朽早已不是什么丞相,今日到将军这里来,就是想替我家殿下结识一下将军!”

    听到高尚之这样说,罗铁汉微微皱眉,说道:“原来你是为了石鉴的事情来的!”

    高尚之微微点头,罗铁汉又说道:“就在刚刚,王鸾已经去找过我们主上!宁王殿下的事情,轮不到我来说三道四,你来我这里也没用。”

    高尚之摆摆手,说道:“将军误会了!老朽前来,并非有求于将军,方才老朽已经说了,只是为了结识将军!如此而已。”

    “末将不过是一个四品武将,何德何能让宁王殿下来结交?若是有什么话,也就直说了吧,不必拐弯抹角。”

    “罗将军果然快人快语,老朽佩服!”高尚之说着,想了想,抬头看着罗铁汉,说道:“既然如此,老朽也就实话实说了吧!如今石闵夺了邺城,毁了祖宗基业,殿下身负杀母之仇却无法得报,故而率军来投,想在侯爷手下谋条生路,替殿下的母妃报仇!但是初来乍到,这襄国我等人生地不熟,恐难以安身,所以多个朋友多条路,今日殿下特派老夫前来,就是为了与将军交好!”

    “依我看,这就没有必要了吧?既然同是为主上办事,还搞这些名堂做什么?只要是对主上忠心耿耿,在襄国,总会有宁王殿下的一席之地。”罗铁汉婉拒了高尚之。

    高尚之笑了笑,说道:“将军说的是,不过相互有个照应,也不是坏事!老朽听闻,将军为了刘侯爷鞍前马后,尽心尽职几十年,但是侯爷依旧偏爱宋维那帮阿谀奉承的小人,对于将军的忠心并不重视。如今我家殿下诚心来投,连续几日被冷落在驿馆,这般心情,可谓与将军同病相怜呐。”

    “丞相大人!注意你的言辞!”罗铁汉义正言辞的说道:“你这番话,我完全可以理解成,你在挑拨我与主上的关系!”

    “非也非也......”

    “我敬你曾经位列三公,你的话,可以到此为止了!再说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传到主上那里,对谁都不好!”罗铁汉说着,指了指门外,对高尚之说道:“请吧!”

    高尚之倒也不恼怒,微微一笑,缓缓起身,对罗铁汉行礼说道:“今日多有打搅,告辞。”

    “不送!”罗铁汉应了一声,也没有起身。

    待高尚之走后,罗铁汉对手下吩咐道:“今日宁王派人来的事情,谁都不准说出去!听清楚了没有?”

    手下连忙应道:“末将遵命!”

    这时候,另外一个人说道:“将军,末将不懂,这石鉴到底想干什么?一会儿在主上那里低三下四,一会儿又来您这里献媚讨好,会不会是居心不良?”

    “哼!石鉴肯定有自己的算盘!但是只要有我在一天,就不会让他得逞!”

    “关键是,不知道主上是怎么想的!”那人想了想,问罗铁汉:“将军,今日的事情,何不直接告诉主上?”

    罗铁汉摇摇头,说道:“不能说!这事情说出去,怕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末将不明白您的意思......您可是对主上忠心耿耿啊!石鉴别有用心,您为何不说?”

    “主上生性多疑而善变,若是让宋维他们知道今日石鉴的人来过,怕是在主上那里又会告我一状!到时候免不了有麻烦!与其这样,我何必去自找麻烦?不管石鉴是何打算,我提防着点便是!”

    “将军思虑周全,末将佩服!”

    “行了,该干嘛干嘛去!”罗铁汉摆摆手。

    “是......”

    ......

    高尚之坐在马车上,老三在前面牵着马,不紧不慢的前行着。

    “大人,这不是回驿馆的路,咱们这是去哪里?”老三忍不住问道。

    “去宋维的府邸。”

    “去宋维府邸做什么?属下听说,此人不学无术,只会阿谀奉承,靠此深得刘显的信任,大人找他做什么?”

    高尚之闭着眼,微微一笑,说道:“要他替殿下办一件事!”

    “办事?这种人能办什么事?”

    “你不比多问,继续走便是!”高尚之说着,睁开眼看了老三一眼,说道:“不急,慢慢走!”

    “是......”

    马车在宋维府邸附近停下,高尚之吩咐道:“你去附近看着,宋维的马车快到的时候,立马知会老夫一声。”

    “是。”

    高尚之坐在马车上,手指轻轻叩着旁边的箱子,等了大约半个多时辰,老三忽然跑了过来,低声说道:“大人,看到宋维的马车了!”

    高尚之睁开眼,拂了拂衣袖,说道:“扶我下车!”

    “是!”

    高尚之在老三的搀扶下,缓缓下了马车,这时候,宋维的马车也朝这边过来了。

    高尚之不慌不忙的迎着宋维的马车走去,宋维的手下呵斥道:“什么人?闪开!”

    “老朽宁王帐下仆臣高尚之,拜见罗将军!”高尚之恭恭敬敬的行礼喊道。

    “大胆!这是宋大人的马车,什么罗将军!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宋维的手下呵斥道。

    宋维缓缓掀开帘子,看了一眼高尚之,一眼便认了出来,说道:“这不是老丞相吗?你拦住我的马车,口里喊的却是罗铁汉,何意?”

    高尚之略显尴尬,连忙摆摆手,解释道:“原来是宋大人!见谅见谅!老夫出来襄国,走错地方了!多有打扰!告辞!”

    宋维虽然喝了不少酒,但是也看得出这里面有问题,立马喊住了高尚之,说道:“站住!”

    高尚之连忙站住脚步,转过身,赔笑着说道:“宋大人,怎么了?”

    宋维伸出手,手下立马上前扶着他走下马车,宋维在手下的搀扶下,朝高尚之走了过去,打量了他一番,又看了看站在旁边的老三,问道:“你们不好好在驿馆待着,跑这里来做什么?”

    “这个......”高尚之故意吞吞吐吐,说道:“没什么事情,就是出来溜达溜达,不小心走错地方了!”

    高尚之的这几句话,宋维自然是不相信的,他看了看高尚之的马车,只见那马车上,放着一个大木箱子,格外扎眼。

    “那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宋维问道。

    听到宋维这么问,高尚之的神情忽然有些紧张,这个细节,毫无悬念的被宋维捕捉到了,宋维立马起了疑心。

    “去!看看那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宋维对身后的七八个带刀随从吩咐道。

    “是!”

    “别别别!宋大人!这箱子里没啥东西,不值得您看!”高尚之连忙阻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