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一章
    “刘显就说了这些?”石鉴问道。

    王鸾点点头,说道:“其他的没有多说,只说这几日会宴请殿下。但是根据末将对他的了解,他一定会对咱们手里的兵马心动!”

    “如此便好!”

    “只是末将担心,就这样安排,是否妥当?刘显果真宴请您,难道单单挟持他便有用吗?”

    “当然不是!本王已有安排!将军放心!”

    看到石鉴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王鸾心里依旧有点疑惑,这石鉴到底是如何打算的。

    就在这个时候,手下来报:“殿下,大人回来了!”

    石鉴刚刚抬起头,高尚之已经走了进来。

    “看到大人满面春风的样子,本王猜想,事情已经办成了!”石鉴笑着对高尚之说道。

    “殿下料事如神,所有的一切,果真如您预想的一样。”高尚之说着,见王鸾也在旁边,说道:“看来王将军这边也已经妥当了。”

    看着石鉴和高尚之一唱一和,王鸾有些茫然,问道:“殿下,这是什么情况?末将好像有些不太明白!”

    “将军稍安勿躁!等个一两天,便知道会发生什么了!”石鉴说完,站起身,看了看襄国的地图,回过头又对王鸾说道:“给城外的兵马传令,让他们时刻备战!”

    “备战?”王鸾一愣,问道:“这是要和刘显的兵马交战吗?”

    “本王希望,兵不血刃的解决此事是最好,这样做,也只是有备无患而已!”

    虽然不明白石鉴的用意,但是王鸾也没有再多问,便也顺从了他的安排。

    ......

    看着整箱的珠宝金银,刘显问道:“宋维,这是怎么回事?”

    宋维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了刘显,说道:“主上先看看这个再说!”

    刘显有些纳闷,接过宋维的那封信,拆开一看,脸色骤变。

    “这是昨日属下截获的!这箱珠宝,正是由高尚之亲自带着,前往罗铁汉的府邸,打算送给罗铁汉。”

    “那这封书信呢?”

    “这书信是在箱子里发现的!原本属下也没有想到里面会有书信,但是当时属下扣下这箱珠宝的时候,高尚之的反应有些奇怪,一再嘱咐此事不可声张,日后会重谢属下,还叮嘱不要打开箱子!”宋维说着,又指着刘显手里的书信,说道:“发现这封信后,属下冒昧,大致看了一下内容,发觉事情不妙,故而今日一早便来向主上您禀报。”

    “看这书信上的内容,莫非罗铁汉和石鉴有勾结?”刘显问宋维。

    宋维点点头,说道:“属下不敢妄断,但是看情况,应该是这么回事!”

    “石鉴的手笔不小啊!这一箱珠宝,可以买下我这一座府邸!给罗铁汉送这么贵重的礼,看来不仅仅是他们有勾结这么简单了!”

    “主上的意思是?”

    “石鉴暗藏贼心,恐怕是想联合罗铁汉,来谋取我的地盘和兵马!”

    “这还了得?这罗铁汉岂不是吃里扒外?主上可得早作准备啊!”

    刘显看了看手里的书信,冷哼一声,说道:“老子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宋维连忙说道:“主上有何打算?属下愿意替您分忧!”

    “看着书信上说话的口吻,罗铁汉与石鉴早已有来往!打铁要趁热,你马上带人去他府邸,把罗铁汉拿下!”

    宋维想了想,说道:“主上,拿住罗铁汉是必须的,但是属下担心,这样光明正大的把罗铁汉抓了,恐怕更加不妙!”

    “此话怎讲?”

    “除了府上这数百名护卫之外,罗铁汉掌管着主上的所有兵马,各大都统,副将,皆为罗铁汉一手提拔任用,对罗铁汉可谓忠心无二。其实属下一直想给主上进言,主上虽然是襄国之主,但是外面的几万兵马,说到底,还是只听从罗铁汉的调遣。”

    “你既然早就知道,为何不早点说?非要到了这个关键时刻才说?”刘显有些不悦。

    “先前,属下以为罗铁汉对主上忠心耿耿,那些话说出来,怕是成了挑拨主上和罗铁汉之间关系的谗言,所以属下没说......”

    “照你这么说,本侯还就拿这罗铁汉没有办法了?”

    宋维摇摇头,说道:“倒也不是!罗铁汉既然已经成了祸患,为了防止他的部下哗变,属下以为,不如由主上您亲自下令召见他,就说有军机大事要与其商量。待他进了您的府邸,再将他拿下不迟!只要封锁消息,过几日,您便可对外宣称,罗铁汉暴毙,如此一来,他的那些部下便不会把罗铁汉的死归咎到主上您这里。到时候就算有人怀疑,他们也拿不出证据,也就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刘显指了指宋维,说道:“好主意!就按你说的办!”

    “属下还有一言,主上三思!”

    “什么?”

    “那罗铁汉对于这件事,一定不会承认,主上到时候千万不要给他辩解的机会,否则恐生变数!若是消息走漏,可能会引起兵变!”

    刘显想了想,微微摇头,说道:“你提醒的有道理,但是罗铁汉毕竟跟随本侯多年,就算要取他的性命,我也得问他几句话!”

    “这个......”

    “先将他拿下,关押在府上的地牢里!等我把石鉴拿下,再一并处置!”

    “主上打算如何拿下石鉴?”

    “你刚刚提醒了我!要拿下石鉴,恐怕也不能强来!城外还有数万兵马,弄不好,这也是个祸患!”

    “但是就算咱们再怎么安排,这些人终究不是咱们的人,石鉴只要一死,他们也未必会听我们的吧?”

    “你说的没错,但是王鸾有办法!这些兵马都是高世荣的旧部带出来的,与王鸾全部是旧识,否则又岂会听了王鸾的话,效命于石鉴?”

    “属下不明白主上的意思,请主上示下......”

    “也许王鸾是在帮助石鉴谋害我,但是不代表他对石鉴完全死心塌地!如果石鉴死了,他难道会与我们拼个你死我活,替石鉴报仇吗?”

    “应该不会!他跟随石鉴才不久,岂会有那么深的情谊?”

    “那便是了!石鉴一死,王鸾除了归顺我,似乎没有更好的出路吧?”

    “主上的意思,属下大致明白了!”宋维点点头。

    “你亲自去一趟驿馆,给石鉴带话,就说今日晚上,我设宴请他到此一聚!共商大事!”

    “那罗铁汉那边怎么办?”宋维问道。

    “这个简单,随便找个人去把他传来便是!他应该不会起疑心!”

    宋维想了想,说道:“此事非同小可,谨慎起见,这两件事,都由属下去比较好!不知主上意下如何?”

    刘显想了想,说道:“也好!那就都交给你了!记住!切不可走漏风声!”

    “属下明白!主上请放心!”冉魏大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