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九章
    按照石闵的吩咐,斩获的一千五百六十八个胡人透露,全部被削好的树枝插着,一排排的立在林子外面,这种场面,一般人若是看了,估计会吓晕过去。

    五千人马追击了将近一天,石闵并没有急于赶路,直接下令扎营在林子外,等候探马的消息。

    入夜,林子里忽然传出了豺狼猛兽嘶吼之声,不少睡梦中的将士惊醒过来,那动静令人有些发憷。

    “怎么回事?”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士卒问道。

    “野兽在林子里吃那帮胡人的尸体呢!”一个中年汉子答道。

    “你怎么知道?”

    “猜的!”那汉子笑着问道:“小子,怕了吧?见没见过野兽吃人?”

    年轻人摇摇头,说道:“没见过!”

    “见识太少!”那汉子指着那片树林,对身边的人说道:“听这动静,现在这林子里的野兽可不少!如今世道乱了,人烟稀少,野兽也就多了,没什么稀奇的。”

    “那你说,这野兽该不会跑来找我们吧?”

    中年汉子咂咂嘴,微微皱眉,说道:“这可不太好说,这些畜生只要吃过一次人肉,再见到活人也是会咬的!所以你们晚上最好待在营地里,别乱跑!畜生怕火,咱们营地里到处都是火堆,它们不敢来!”

    “真的?”年轻人紧张的问道。

    “我骗你干什么?”汉子白了他一眼,说完便倒头睡觉,又说道:“睡觉,明天还要跟将军去杀胡贼。”

    没过一会儿,那汉子便鼾声如雷,完全睡着了。就这样,不少士卒在战战兢兢中入睡,不知不觉,便是第二天天亮时分。

    一路往南行军,又走了将近一天时间,先前派出的探马终于回来报信了。

    “将军,派出去的探马回来了,这伙儿胡人应该是从黎阳方向来的!”

    “黎阳?”石闵对手下吩咐道:“地图拿出来!”

    手下连忙掏出地图,平铺开来,石闵仔细看了看,说道:“黎阳在这个位置,从这里过去,快马半天就到!”

    张沐风点点头,说道:“根据打探到的消息,这伙儿人占据了黎阳附近的一个州县,杀光了那里所有的汉人,原先那里朝廷的人也是根本不管不顾。”

    “知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石闵问道。

    “加上他们的家小,估计有三四千人!”张沐风说道。

    “这帮畜生也有家人?我还以为他们是茅坑里爬出来的!”一个副将骂道。

    石闵微微皱眉,没有说话。

    “将军,除去押送粮食回邺城的两百多人,咱们只有四千人,就这样去的话,恐怕不太好啊!”张沐风颇为担忧的说道。

    “你有何想法?”石闵问道。

    张沐风想了想,说道:“依末将之见,如果要去剿灭这群匪徒,必须回去调兵,否则就算我们能剿灭他们,损失也会比较惨重。”

    “你说的没错,但是如果回去再调派兵马,邺城的守军就薄弱了,如果有兵马来袭,那就不好了!”

    “可是黎阳方面的情况到底如何,我们现在都不确定,仅仅是探马看到的,说不定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实在不行,末将觉得,暂缓行动,让这些胡人多活几日,您觉得呢?”

    石闵摆摆手,说道:“这些畜牲多活一日便是浪费,他们多活一日,黎阳的亡魂便一日不得安息!”

    张沐风沉默不语。

    石闵站起身,对手下吩咐道:“传令下去,继续向黎阳进军,沿途派出探马,我需要知道所有关于这帮胡人的消息!”

    “是!”

    ......

    秦怀山站在城楼上,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南边,神色严肃,一言不发。

    “先生,看到什么没有?”李昌走了过来问道。

    秦怀山叹了口气,说道:“还没有!”

    李昌也颇为忧愁的说道:“根据逃回来的那个弟兄说,他们被袭击的地方离这里不过快马一个时辰的路,这都一夜过去了,为何还没有回来?会不会出事了?”

    秦怀山摇摇头,说道:“应该暂时没事!”

    “你怎么知道?”

    “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少主亲自带兵,应该不会有问题。就算是有什么突发情况,少主也肯定能应对,否则,早在昨天日落之前,便会有人回来报信求援了!”秦怀山想了想,缓缓说道:“没有人回来搬救兵,这就说明少主目前是安全的!将军不用担心!”

    李昌微微点头,说道:“还是你厉害!分析的到位!”

    “但是少主一日不回来,老朽这心里便一日不安宁!眼下邺城并不太平,将军,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啊!”秦怀山回过头对李昌说道。

    “你放心,弟兄们不分日夜巡视城内,如今咱们在邺城的兵马已经有七万多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能应付的来了!”

    “还是小心一点的好,星星之火也可以燎原。我听说石虎的族人和其他羯族的贵胄,私下里往来密切,恐怕他们有什么阴谋,谨慎起见,将军应该在他们的府邸周围多派些兵马,防止他们生乱。”

    “哼!一群卷毛耗子!他们若是敢乱动,老子活剥了他们!”李昌骂道。

    “知道将军神勇,将士们也善战,但是目前的局势对于我们来说,能不动武就先不动武,待时机成熟再说也不迟!”

    李昌倒也不再争辩,顺从的点了点头,一拍大腿,说道:“好,就按你说的办!”

    自从石闵夺得邺城以来,李昌对于秦怀山的态度开始有了不小的改变,一方面或许是出于秦怀山为此立下了不小的功劳,另外一方面,应该是李昌出于对乞活军的敬重,而石闵又恰恰是冉隆的嫡孙。

    忽然,站在城楼上值守的一个士卒喊道:“将军!有情况!”

    秦怀山和李昌一听这话,连忙站在墙头远远望去,一队士兵押着十几车粮草回来了。

    “怎么就回来这么点人?”李昌说道。

    “先开城门,去问问他们什么情况!”秦怀山说道。

    “好!”

    待十几车粮食进了城,李昌便问道:“将军呢?怎么就你们回来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回禀将军,大将军已经剿灭了那伙儿抢夺我们粮草的胡人,但是将军又继续往南行军了,据说南边有这帮胡人的老巢,大将军要去剿了他们!”

    “什么?这个时候他去和这帮流寇较什么劲?”李昌觉得莫名其妙。

    “将军无恙吧?”秦怀山关切的问道。

    “将军没事!先生放心!”

    “那大将军可曾说要去什么地方?多久回来?”秦怀山又问道。

    那人摇摇头,说道:“不清楚,我们是今天早上出发的,走之前,探马还没回来,尚不知晓那伙儿胡贼的老巢在哪里,只知道将军往南边行军了。”

    “往南应该是去黎阳!”秦怀山想了想,回头对李昌说道:“将军,一定要对城内封锁消息,就说将军已经回来,其他人千万不能把将军南下的事情说出去!”

    “为何?”李昌不解。

    “少主不在,我担心有意外发生,能瞒一日是一日!”

    李昌点点头,说道:“行,我知道了!”

    “还有,派人往黎阳方向打探情况,襄国方面也要盯紧,石鉴若是有异动,也一定要及时知晓!怕就怕在这个时候他会动手!”

    “先生放心,你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这就安排下去!”冉魏大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